第93章 赌石大会(一)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进入冬天,天海逐渐冷了起来,这种冷还不像北方的干冷。 =.≈≠1≥Z≥W≈.≤

    而是湿冷,对没错,就是那种骨头缝里湿乎乎的冷。

    雾霾结合着动不动连下个多星期的雨,天海的人民群众除了比拼身体素质,还要比各自的内裤够不够换的。

    郊外,赵君宇盯着前面那个已经瘦下去圈的身影,心既欣慰又惊讶。

    行踏天武道,铸不灭金身!

    当赵君宇将不灭金身诀的基础部分传授给小胖子的时候,心里是犹豫的。

    因为姜的资质不算太好,习练天级功法不灭金身诀也是难为他了。

    不过,能学到多少算多少,本帝脑万千功法,道诀,浩如烟海。

    老子的小弟,就是块真正的废材老子也能把他堆成天才!

    不灭金身诀基础锻体部分,不是常人所能忍受。

    尤其这其要借助外部环境,甚至利用瀑布,树木,巨石等等来淬炼身体,这不是般人可以忍受这种修炼方式。

    不过,小胖子迸出的毅力和耐力让赵君宇都大感意外。

    “我再也不要被人嘲笑,再也不要被称作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我要母亲的在天之灵,为我骄傲!”

    修炼的时候,姜除了负重奔跑,还要在山林次次用拳头,肉掌,腿部,膝盖,胳膊肘疯狂击打坚硬的树木。

    然而,姜并无怨言,给了赵君宇极大的惊喜。

    嗯……这死胖子大事可期。

    而赵君宇本人经过在蕴灵金兰下的修炼,药液的淬体。

    还有和尹雪,安若兰,千代美子三女的双修。

    修为也渐渐到了突破金丹期的临界点,只差临门脚。

    只是万象炼体诀功法还停留在第三重,这圣品功法即使以赵君宇九阳圣体的恐怖。

    修炼度也无法再加快,而是要细水长流,稳步进行,急不得。

    而尹雪,安若兰却进步比较快,已经是炼气二层,赵君宇打算开始教她们些基础术法。

    千代美子则在不久前顺利突破筑基期。

    切都稳步进行。

    叶莲馨则三天两头往尹家别墅跑,她和尹冰月看见尹雪变得越来越漂亮,皮肤更加细嫩,羡慕不已。

    两女时不时含羞带着丝幽怨地看着赵君宇,似乎在等着他有所动作。

    嘿嘿,求我啊。

    赵君宇脸邪笑。

    ……

    天海市警察局江东分局,方雨琴正在翻阅着卷宗。

    突然急促地电话响起。

    “雨琴,有特殊情况。”电话那头传来二叔方耀武沉稳的声音。

    “怎么了?”方雨琴心沉。

    “最近异能局监控到些异常情况,可能有些国际杀手要对付赵先生。”

    什么?方雨琴惊,忽地站起,针对那个可恶的家伙?

    “其很可能有极度危险份子,我们华夏异能局正在调查,你马上去通知赵先生。”

    位于苍海园的收藏化公司里,赵君宇舒适地坐在太师椅上,享受着安若兰温柔地按摩。

    “什么?赌石大会,这是什么?”他皱了皱眉,对面前恭敬而立的孙嘉良问道。

    “赵大师,所谓赌石,赌的就是眼光,你要解的原石里包裹的翡翠原料,档次越高,说明你眼光越准。”孙嘉良大致解释了下赌石原理。

    “这次赌石大会,国内外些隐秘富豪,玉石专家都会参加,我想请您起去。”孙嘉良说道。

    经过几次和赵君宇的合作,孙嘉良早就对他心服口服。

    凡是赵君宇鉴定过,收上来的古董,百分之百不存在打眼,很多还是价值极高的流失藏品。

    这段时间,让嘉胜国际和龙宇公司,双双都赚了大钱。

    “好的。”赵君宇也是颇感兴趣,点了点头。

    傍晚,赵君宇正驱车往尹家别墅飞驰。

    啪!脚刹车,路虎个急停。

    “我说,你这娘们是找死啊。”赵君宇刚才走神,差点撞到前面的黑色轿车。

    看着走下来的方雨琴,不禁有些气急败坏,全无大师风范。

    “赵君宇,这段时间你不许离开天海,哪里也不要去。”美艳的警花方雨琴走下车,急急地说道。

    “我要去哪,关你p事。”赵君宇翻了翻白眼。

    两人虽然没见过几次面,但是异能局好几次心照不宣地替他擦屁股之后,两人就像神交已久的老熟人样,说话直来直去。

    “你!”方雨琴时气结,这人全无绅士风度,每次跟她说话都不怎么客气。

    “你知不知道,现在境外有人要对付你,而且极为危险。”

    “你不离开天海,我们异能局还能保护到你,旦离开,鞭长莫及,就是想救援也来不及。”方雨琴跺着脚说道。

    她父亲和二叔都和她不止次说过,赵先生虽然心狠手辣,说话不饶人。

    但是看得出来是个正道人士,难得修为又如此之高,如果出事,对华夏正道异能者也是个重大的损失。

    尤其现在,华夏异能界风雨欲来的情况下。

    “而且,现在那么多人关心你,你如果有什么事就不怕她们难过吗?”方雨琴说道。

    这花心大少,女人还不少!莫名地,方雨琴心泛起丝酸意。

    赵君宇微感讶异地上下打量了下方雨琴,这女人似乎对他有点过于关注啊。

    屁股翘,大长腿,肤白貌美,倒也不错,赵君宇滴溜溜地眼睛上下打量了下方雨琴,摩挲着下巴,带着丝邪笑。

    “不准你瞎看,更不准瞎想!”感受到赵君宇火热的眼神,方雨琴高耸的胸部上下起伏,又羞又气。

    谁能让本帝出事,老子倒要看看。

    赵君宇冷笑声。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别再啰嗦。”赵君宇不耐烦地说道。

    径自上车,绝尘而去。

    留下气得不停跺脚的方雨琴。

    赌石大会,选在华夏领海外,东部公海处豪华游艇上。

    “其实,孙某这次去参加赌石,还有另外个意义。”

    “就是邀请我赌石的外国藏家,和我约定,如果我们赢了,就将流失在海外的那几件国宝,交还给我们,也就是还给华夏。”

    在直升机上,孙嘉良脸凝重,说起了这次赌石的另外个意义。

    “老爷子对这些国宝的流失,向痛心疾,孙某参加这次赌石,是为国家做点事,二也是为了还老爷子个心愿。”

    不好意思,各位读者,刚忙了天回来,夜里还有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