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斗法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冷哼声,反手指,大手竟然半空个翻转。? ??? ?.㈧?1?ZW.

    蓬地声,大手已经当空抓住长刀,空间产生阵阵波纹,只是僵持了数息时间,黑色长刀就已经渐渐支撑不住,渐渐暗淡。

    “夏风”大骇之下,当即双手急掐法诀,随后猛地抬手,只见十指之间涌现出更加浓郁的黑气,不间断地凭空连接至黑色长刀上。

    然并卵,赵君宇负手而立,面带不屑地摇了摇头。

    刀身不停颤抖,越来越剧烈,刀掌相交处出牙酸的摩擦声,又只是数息之后。

    嗤地声闷响,大手抖,长刀当空溃散,“夏风”顿时脸色白,口鲜血涌上喉咙之间。

    而大手却只是黯淡了些,去势不减,当空继续遥遥向“夏风”拍来。

    “夏风”大惊之下,连声暴喝,身形飞退。

    同时咬牙十指连弹,又是数十道黑光拼命打出,连连击大手。

    连串闷爆声不断,大手终于被抵住,并逐渐暗淡。

    最终砰地声,大手和黑光双双消散。

    哇!此时“夏风”终于支撑不住,狂喷口鲜血。

    你……法力怎如此深厚?“夏风”面露惧色。

    “果然如此。”赵君宇露出丝微笑,不出所料此魔真实战力比修真界和魔界的同阶魔族要弱上不少。

    虽然法力不足,但是真元却算得上比较精纯几乎不逊于魔界,这是为何?赵君宇心下疑惑。

    “哼,老夫被镇压数百年,法力尚未完全恢复,不然岂容小子嚣张!”“夏风”眼珠转。

    “现在退去,老夫刚刚重获自由,心情甚好不与你等计较。”“夏风”负手而立,声音冰冷,浑身气势暴涨时无两。

    “计较尼玛个头!”赵君宇愣,哭笑不得,跟本帝玩心眼。

    老子忽悠人的时候,你爷爷的爷爷他么还是液体形态呢!

    “疾!”赵君宇单手急掐,往空这么甩。

    顿时头面目狰狞,长达数丈的火龙,空翻滚遨游昂咆哮。

    两只火球似的眼睛瞪着“夏风”,下刻火龙厉啸声,张开血盆大口向“夏风”狠狠咬来。

    “这小子是从哪冒出来的!”“夏风”心胆俱裂。

    法力如此深厚,即使数百年前老夫被镇压前,此等人物也应该早就是圣域哪个年轻天骄,为什么从没见过此人?

    容不得他多想,“夏风”双手指,顿时柄魔气森森的黑色小剑凭空飞出。

    不是法力凝聚,而是真正的实体飞剑!赵君宇心不由大喜。

    “夏风”面色狰狞,火龙已经当头罩来,到了生死攸关关头,容不得他多想。

    咬牙就是口精血,喷在黑色小剑剑身之上。

    顿时黑芒大盛,黑色小剑陡然暴涨数丈,嗡地声爆射而出。

    狠狠向火龙身体钉来。

    啪嗤声,火龙龙身不停扭曲咆哮,却渐渐缩小。

    黑色小剑的黑芒同时间也渐渐暗淡。

    赵君宇面色如常,而“夏风”内心却已是惊涛骇浪。

    自己已经祭出本命法宝,怎么才堪堪抵住对方的火龙。

    要知道数百年前的仙魔之战,自己被圣域几个高手联手围攻,也只是堪堪将自己封印。

    本命法宝虽然受损,但是在自己紫府里温养数百年,早已恢复如初。

    但即使这样,碰上对方拼尽全力还只是勉强敌住。

    对方甚至还没祭出任何法宝,等到他祭出法宝,老夫岂不是死无丧身之地?

    想到这,“夏风”心胆俱裂。

    其实他想多了,赵君宇不是不祭法宝,而是根本件法宝也没有,法器都无。

    所有的法宝,灵宝都在百族之战损毁殆尽。

    说时迟那时快,空传出阵阵牙酸的摩擦声,黑芒火光忽明忽暗,最终火光熄灭。

    黑色小剑终于贯穿火龙龙身,不过明显后继无力。

    摇摇晃晃地继续向赵君宇刺来。

    强弩之末!赵君宇摇了摇头,此番术法之斗也是过瘾。

    重生以来好几次都是武技之斗,拳术相争,术法直没用上。

    这次斗法,火龙他也是足足耗费了六成法力。

    单手指,正要继续施法。

    黑色小剑气息突然有些不稳,黑芒大盛!

    “卧槽,至于吗!”赵君宇愣,双手大张,浑身真元狂飙,给我定!

    黑色小剑顿时半空定住,但是剑身开始剧烈抖动。

    砰砰砰!连续几声惊雷般爆响,黑色小剑不断出雷暴声,强大的爆炸威力几乎将空间撕破。

    他么的,这时候就自爆法宝,草泥马!赵君宇破口大骂。

    自己不惧他自爆法宝,可是身后的路虎车可就危险了,车上尹雪和安若兰容不得受到丝伤害!

    “给我锁!”赵君宇真元狂飙,使出全力锁住周边空间,抑住黑色小剑的接连自爆。

    余光,“夏风”狂喷鲜血,身体已经化作缕青烟,迅捷无比地向远方遁去。

    妈的!失算了。

    对“夏风”果断的断尾求生行为,赵君宇暗暗点头,在修真界这种看实力悬殊,拼着本命法宝自爆也求线生机的行为其实很常见。

    争斗经验丰富的修士,生死存亡时刻都会这么做。

    自己重生以来,太过逍遥放松,倒是大意了。

    不过,也不必本帝亲自去追,赵君宇往远处望了眼,脸上露出莫名笑意。

    他手伸,将半空犹在颤动不已的黑色小剑收入掌,随手就是这么抹,剑身立刻安静下来,静静地躺在掌心,只是尺寸缩小了许多,黑芒不在。

    蓬!已经远在百里之外的“夏风”又是口鲜血喷出,他留在本命法宝的精神烙印已被赵君宇轻易抹除。

    心大骇之下,咬舌尖奋起余力,下度又是大为提升,边飞遁边狂骂。

    “老夫刚脱困,就碰上这变态,也是日了狗了!”

    自爆本命法宝,他本身已是重伤,此时亡命而逃,甚是狼狈。

    “老魔哪里逃!”突然半空两声爆喝。

    两道白光,左右向“夏风”袭来,声势凌厉,瞬间而至。

    啊!“夏风”措手不及之下,肉身顿时被打得血肉模糊,隐约缕黑烟逸出身体,消散于天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