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小胖子的家事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武者当不侍权贵,而你却纵容弟子委身权贵,成其爪牙,为虎作伥!这是其。?  ?? ?.㈠㈠1?Z㈧W?.㈧”

    “武者当无所畏惧,而你却在探得我没有门派,家族背景之后,才敢放心动手,这是其二。”

    “武者当睥睨天地,不屈奉世俗帝王,而你却要跪服天地之力,皇王之威,这是其三。”

    “这桩桩,件件,你也配跟我讲武道之心,配跟我谈傲骨,口个武者尊严!”

    赵君宇大踏步步步逼近,厉声大喝,犹如天外炸雷,下直劈在元海心田。

    “这……这。”元海喃喃自语,不停重复咀嚼赵君宇所说的话。

    “不侍权贵,无所畏惧,睥睨天地……。”元海遍遍重复,头渐渐低下。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雨下,片刻间竟然湿透了他的衣领。

    脸色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白,显然赵君宇的当头棒喝,给了他巨大的心理冲击。

    “可是,你说的这些,又有多少武者能做到,尤其像我们这样没有家族,没有门派资源支持的散武者!”

    “想要生存,想要修炼,不屈从权贵可能吗?”

    “你说的,并不现实,你自己见过你说的那种真正的武者吗?”半晌之后,元海霍然抬头,眼神带着丝不服气,但是再无刚才气势。

    我没见过……我没见过?赵君宇哈哈大笑,时间,感慨万千。

    我见过的武者,拳碎山河,掌灭星辰。

    我见过的武者,虽千万妖魔吾往矣。

    我见过的武者,铮铮傲骨金钱如粪土。

    我见过的武者,帝王权贵皆是蝼蚁。

    我见过的武者,遨游九重天外,身心大自在,指天伐地,天可逆,地可平。

    赵君宇深吸口气,脑海浮现出个个惊天动地的身影。

    “信不信由你。”

    “今日,我不杀你,你回去后好好想想。”

    “不管有没有心得,如果想再找我寻仇,随时可以。”

    “我相信,你要找到我很容易。”

    赵君宇丢下句话,再不看元海眼,踏江而去。

    扑通声,元海跌坐在地,眼睛里片茫然。

    鸿盛大酒店,赵君宇轻轻个闪身,跃进顶楼的高级套房。

    出去打了架,汗都没怎么出,只是鞋子裤脚湿了。

    冲了个澡,躺回床上,两具温香软玉的娇躯左右贴了上来。

    呵呵,赵君宇放松地笑了笑,张开怀抱,拥住尹雪和安若兰。

    “事情处理完了?”

    嗯,赵君宇点了点头,面色有些复杂。

    “你心情似乎不怎么好,出什么事了?”安若兰担心的问道。

    “没事,只是想起了些往事,些故人。”赵君宇的笑容有些勉强,眼光深邃。

    仙界到底怎么样了?其他仙域战况如何?我的朋友们,你们都还好吗?

    “别想了,吻我。”安若兰吐气如兰,樱唇滑向赵君宇的嘴唇。

    另边尹雪,两只雪白的硕大半圆,轻轻蹭着赵君宇的胸膛,素手轻轻下移。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重生就如场梦,如果醒来,本帝也可以骄傲地说,我喝过最烈的酒,有过最好的女人。

    ……

    已是初冬季节,今天天海出奇的没有雾霾。

    阳光灿烂,照在人身上暖暖的。

    天海大学和天海理工大学的校际运动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主要是田径,游泳,足球篮球这几项。

    “这也是够无聊的。”赵君宇心暗骂。

    今天死胖子怎么了?赵君宇回头看了看姜,只见后者脸紧张,不停地往看台上张望。

    那里不仅是两校的学生,还有很多学生的家长也来看运动会。

    突然,姜起身向看台上奔去。

    “爸,您来了!”姜面带丝激动,望着看台上出现的个五十岁出头的男人说道。

    此人身名牌西装革履,手上昂贵金表,黄金戒指闪闪亮,看就是个事业成功,家财万贯的男人。

    只见他点了点头,“儿,爸今天难得有空,过来看看你比赛。”

    只是他脸上的笑容,有点勉强,有点心不在焉。

    “是,老爸你从初开始就没来过我学校了。”小胖子虽然脸带笑容,但是话里带着丝酸楚。

    “哼,来学校有什么用,你学习那么差,来学校也是被老师训,丢人。”此时个略带尖利的声音响起,只见个三十五岁左右,浑身珠光宝气,气质妖艳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男人的背后冒了出来。

    听到小胖子的话,出声讽刺。

    “你!”姜脸色大变。

    “梦洁,你能不能少说几句。”男人有点尴尬。

    “爸,你怎么带她来了,不是说好你个人来的吗。”小胖子言语颤抖,带着浓浓的气愤和失望。

    “儿,你怎么这么和你小妈说话,再怎么说,她也算是你的母亲。”

    “十几年了,你能不能懂点事!”男人怒道。

    “我可没有她这样的妈,我的母亲只有个,她已经过世很多年了!”小胖子眼睛通红,梗着脖子,声音颤抖。

    “哈,幸亏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从小丢人丢到大。”女子刺耳得笑道。

    “老姜,不是我说你,你以前那个老婆生的这儿子,从小到大给你惹了多少麻烦,学习又差人见人厌,你花了多少钱求了多少人,才把他塞进天海大学,还学什么铅球,笑死人了。”

    “再看看我们家小乐,不仅长得表人才,从小就是神童,什么钢琴,画画,外语从小就是顶尖,这不今年又免试进了市重点高还是天才班。”

    “都是你生的,人和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呢?”女子嗤笑道。

    男人闻言想起自己那个绝顶聪明,表人才的小儿子,男人不仅没有训斥女子,反而露出丝笑意。

    “你……”姜转头看到父亲的表情,脸上露出浓浓的失望和痛苦。

    “你不就是担心我接管我爸公司,有必要这么说吗?”姜怒道。

    “哈哈,我担心?就你这个样子,老姜放心把公司交给你吗?这公司当然以后是我们小乐的,也只有他能管理好公司还能青出于蓝呢。”女子得意地说道。

    年男人默然。

    “好了,好了别吵了,小你要尊重长辈,对你小妈尊重点。”

    姜气得浑身肉直抖,他上小学时亲生母亲病逝,父亲又娶了个年轻将近2o岁的女人,而自从这女人生了个聪明的儿子之后,父亲越来越忽视他,后来展到每次替他交了学费给生活费之后就基本不管不顾,小胖子于是就淘皮捣蛋逃学,破罐子破摔想引起父亲注意,反而使父亲对他越来越失望,越来越忽视,绝大部分父子亲情都给了那个小儿子。

    其实,姜的内心深处,还是直非常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可,以他为傲。

    这切都落入了远处赵君宇的感官里,皱了皱眉头。

    怪不得小胖子以前自暴自弃,原来是这么回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