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散武者元海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足足十分钟后,在众人啼笑皆非的强势围观,夏风狼狈地爬起。? .

    “不可能啊,我明明加持了大力咒,没道理啊。”

    “定是运功术法的时候哪里出了差错,定是了。”

    “不然,对面那些凡俗之人,怎么能和我匹敌,我以后可是要成仙的。”夏风抖抖索索地把破碎的眼镜框带上,嘴角抽动,不停的喃喃自语。

    尹雪皱起眉头,这个夏风年多不见,变得越来越神经质了。

    成仙?呵呵,这条命都快没了,鬼都做不了还成仙?全场只有赵君宇听到他的自语,心不由冷笑。

    “雪儿,失误,这是失误,等到明天正式比赛,你会看见个不样的我,会给你惊喜的。”夏风嘴角抽搐,勉强笑道。

    惊喜?惊吓差不多,尹雪满脸无奈。

    居然扳回来了,哈哈,体育老师也是惊喜不已,由于关系生多,体育成绩不行,他经常被其他学校,尤其理工大学的体育老师嘲笑,今天也算是扬眉吐气了回,这点战绩够他吹年。

    不过,对于那些正式比赛的项目,他是压根没抱什么希望,别太惨就行。

    夏风还想对尹雪说什么,但是他鼻梁骨似乎被压断,鼻血直流,被体育老师强行送到医务室去。

    边走还边回头痴痴地看着尹雪,“雪儿,等我。”

    等尼玛个头,要不是看你也没几天可活了,老子现在就掌拍死你,赵君宇暗自腹诽。

    拔河不过是点小插曲,双方校领导根本没放在心上,笑而过。

    开幕式正式开始,两校领导们开始言致辞,赵君宇懒得听,这些领导致辞就像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踏马的,搞的老子xing趣都快没了。”

    赵君宇打电话吩咐钱老给自己在鸿盛大酒店开了个豪华套房,拉着尹雪和安若兰偷偷溜出校门。

    开房去喽,**刻值千金。

    装修豪华奢侈的套房里,大大的圆床上,铺着高级奢华的寝具。

    激烈的荒唐过后,房间里春意无边。

    尹雪和安若兰,绸缎般光洁的玉\体,左右贴住赤着上身的赵君宇。

    两女脸上羞人的春潮尚未褪去,正乖乖地剥着水果,喂给赵君宇。

    嗯,赵君宇品尝着酒店的送餐,满意地点了点头,这酒店的硬软件各种服务都不错。

    鸿盛大酒店也是黑龙帮的产业,看来最近钱老搞的些正经生意,也是有声有色。

    回头看看两女,就更满意了。

    刚才在自己**的“滋润”下,通过双修法门度送真元,两女终于双双突破炼气层。

    算是真正踏入了炼气士的行列。

    两女都是凡体,能修炼也是不易,如果不是通过圣品功法万象炼体诀之的双修法门,又有赵君宇这个大Bug的指点,是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突破到炼气层。

    日后来日方长,赵君宇邪笑下。

    如果有条件,能搞到些灵药资源,或是自己修为达到元婴期后,给几个老婆都洗筋伐髓,则她们修炼起来更会事半功倍,赵君宇摩挲着下巴。

    尹雪和安若兰,刚刚突破炼气层,就已经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

    不仅觉得耳聪目明,精神奕奕,身体变得轻松了很多,体内有种淡淡的力量在涌动。

    甚至皮肤都变得更加光洁细嫩,变得更漂亮了。

    大喜之下,两女更是对赵君宇极尽温柔,香吻不断。

    哈哈,赵君宇心花怒放,左拥右抱,正要再来。

    嗯?呵呵。

    “乖,你们在这等我。”赵君宇松开两女,穿上衣服。

    直接从房间窗户跳了下去。

    两女见怪不怪,自去边品着红酒,边兴奋讨论着容貌上的变化。

    鸿盛大酒店,紧靠蒲江,酒店大门街边拐角路灯处,个身着单薄长衫的年男人,傲然挺立。

    现在正是晚上九点,蒲江两岸灯火辉煌游人如织,路过的游人纷纷面露怪异地看着这个年男人。

    身百年前的长衫打扮,干嘛?拍电影还是装比啊。

    年男人闭目负手而立,身材如标枪般挺直,任凭初冬的江风,带着刺骨的寒意扑在身上,纹丝不动。

    赵君宇犹如片树叶,轻飘飘落地,没有任何人觉。

    年男人,脸色却微微变。

    睁开眼睛,盯着赵君宇半晌,点了点头,只说了个字,“请!”

    猛地手撑江边栏杆,纵身跃,竟然整个人跳入蒲江。

    啊!附近几个游人纷纷失声惊呼。

    有意思,赵君宇淡然笑,也是个翻身,直接跳入蒲江。

    啊!路人都呆了,连忙趴在栏杆上往下看去。

    他们见到了永生难忘的幕。

    两个身影,前后,在水面上奔跑如平地,两人背后分别拉出条长长的波痕,向下游疾驰而去。

    卧槽!这是眼花了还是碰到神仙了?

    几个路人,纷纷身子软,拼命地揉眼睛。

    蒲江游船,是天海的标志性旅游特色之。

    晚上九点多,真是高峰时刻。

    几个游客不惧寒冷,有说有笑的披着衣服在甲板上欣赏蒲江两岸夜色。

    “我靠,我好像看见个人在江面上跑。”

    “你他么黄酒灌多了吧,你到江面上跑个试试?”

    “卧槽,是真的,貌似还是两个人。”

    年男人和赵君宇,以极快的度过几座游船,直冲到下游偏僻的个长满杂草的江心小岛上,双双站定。

    “这里安静无人看到,也没有监控,更不会波及无辜。”年男人缓缓转过身来。

    这是个方脸粗眉的魁梧汉子,看样子有四十岁出头。

    但赵君宇知道,这人真实年龄有五十多了。

    “散武者,元海,请问阁下尊姓大名,师承何派?”年汉双手抱拳,随后两手手心向上外推。

    嗯?这套武礼倒是和修真界武修,并无二致。

    赵君宇皱了皱眉,难得严肃起来,也回了个礼。

    “赵某独来独往,并无师承,阁下相邀不知有何指教。”

    原来不是门派人,看样子也不是武道家族之人。

    元海松了口气。

    “既然同为散武者,那就好说了。”

    “我两个徒儿,冒犯阁下,技不如人被教训也是理所应当。”

    “只是,阁下出手实在太过狠辣,两个徒儿鬼门关走了遭不说,而且修为尽废,终身瘫痪,我这个做师傅的,不得不来向阁下讨个说法。”

    元海提气凝神,盯着赵君宇,缓缓说道。

    不好意思各位读者,回来太晚只有更,明天补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