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幕后指使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鬼龙,夜魔,鼹鼠这三人,是血狼杀手团,最优秀的几个杀手之。?  ≥.≥≠1≠Z=W≈.≥

    即使在全世界顶尖的杀手,也能排进前百。

    “没想到我们被请来同时刺杀个人。”

    “如果不是那个华夏人,给的钱那么诱人,我才不会跟你们起出动。”鬼龙脸嫌弃。

    在平时,他们都是独当面,出去执行任务,哪怕难度再重大的刺杀任务,个小队配他们其个就足够。

    “这是让我们起出手,把这小子打成粉末吗?”鼹鼠吱吱地笑了起来。

    最初间人请他们三人同时出手的时候,他们是拒绝的,但是间人将每人的酬劳比平时翻了三倍的时候,他们终于心动了。

    “据说这个人不简单,很有可能是能力者。”鬼龙低声道。

    “那又怎样,死在我们血狼杀手团手里的能力者也不少了。”夜魔笑道。

    “咦?我怎么感觉他往我们这边看了眼,还笑了下。”鼹鼠举着望远镜,惊奇的说道。

    “你他么眼花了吧,距离足足三千米,他能看到个p啊。”夜魔嗤笑道。

    嗯,应该是眼花了,鼹鼠放下望远镜,总有丝不安感袭上心头。

    “现在时候还早,人太多,在闹市远距离狙杀他的话会引起骚乱,华夏警察也不是吃素的,到时我们出境会有点麻烦,等到深夜的时候他落单时再动手。”鬼龙说道。

    随即他扶着耳麦,对着微型对讲机说道:“给我盯紧他,有情况报告。”

    “我们可以先去喝杯,”

    “甚至找几个华夏美女泄泄火,完事再干活。”夜魔哈哈大笑。

    几个人站在天海的最高处,指指点点,如同指点江山,把华夏踏在脚下样。

    时得意无两。

    只有向第六感极其敏感的鼹鼠,感觉到哪里不对,皱了皱眉头。

    “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你们是在找我吗?”

    个腼腆的声音响起,三人倏地回头。

    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个俊朗的青年,两手背后,悠闲地站在楼顶,他们三人的身后。

    正是刚刚他们在望远镜里,直注视着的目标。

    “不好!”三人反应也是迅,下秒鬼龙几乎是瞬间,手扶腰,腰间佩戴的消音连手枪,就已经自动射出七子弹。

    与此同时,夜魔拍手腕,顿时十几根细如牛毛的毒针,当头向赵君宇罩去!黑暗之根本无法辨别。

    如此近的距离,又是在高楼楼顶,方寸之间对方根本无法躲避!

    还是在同时间,鼹鼠几乎是平行贴地疾飞近身,把蓝幽幽的匕,已经狠狠从侧面扎向赵君宇的下腹处!

    这切都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这么快的度这么短的距离,你就是神仙也躲不过。

    三个血狼杀手团的顶级杀手,虽然很少联手,但是旦配合起来却几乎天衣无缝!

    “有点意思!”

    赵君宇淡然笑,地球普通人能有如此战力的,也是罕见。

    蓬的声,鼹鼠连人带匕被踢飞,空狂喷血雨,划过道弧线,直接甩下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

    十几根细密的毒针,如数刺在他的头脸,脖颈处。

    成了!鬼龙和夜魔,不由大喜,虽然折了鼹鼠,被打成重伤,这么高的高度掉下去肯定不活了,但是毕竟杀掉了这个大敌,数秒之内,剧毒就会作。

    二三,足足好几秒过去了,赵君宇缓缓睁开眼睛。

    手掌摊开,几颗暗灰色的弹头被他生生捏成团废铁。

    皮肤上的牛毛毒针,纷纷脱落,没有留下丝痕迹。

    赵君宇的皮肤,似乎与黑夜融为体,表面散着股黑铁之色,没有半点生气,就像个铁人。

    “魔鬼,你是魔鬼!”鬼龙和夜魔用e语狂叫,从没有过的恐惧将他俩尽数吞没。

    “跟他拼了!”两个杀手,左右闪而至,两把锋利的军刺,狠狠插向赵君宇的太阳穴。

    废话那么多!

    赵君宇摇了摇头,原地拔高数丈,半空飞起两脚,狠狠踢两人的胸膛。

    哇啊!鬼龙和夜魔胸骨塌陷,半空鲜血,混着内脏碎片不断喷出。

    还是在空,赵君宇个侧扭身,又是两脚下踢在两人的颈椎之上。

    直接将两人踢下高楼。

    鬼龙和夜魔,还在空颈椎爆裂,眼球爆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蓬蓬两声,等他们摔到地上,已是惨不忍睹,摔成了两团肉泥。

    短短两三分钟,三个血狼杀手团的顶级杀手,已经变成了三团子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的尸体。

    楼下已经有行人在尖叫,汽车在避让,乱成了团。

    赵君宇负手而立,神识扫描到大约七公里外,个身影慌乱的上了辆越野车,朝郊外飞驰而去。

    能逃得过本帝的手掌心?赵君宇淡然笑,犹如大鸟般,从楼顶直接飞纵而下。

    “快,快!”王二虎魂飞魄散,油门踩到底,在绕城高上横冲直撞。

    刚刚耳麦,那几个老外的惨叫声着实吓了他跳,等他举起望远镜看,惨烈的景象更是吓得他几乎大小便失禁。

    好容易抖抖索索动了车子,疯了般向王家大宅开去,赶紧跑回去报信!

    市郊,王家大宅,家主王东啸,眼皮子直跳,烦躁的走来走去,站起又坐下。

    “我说三爷爷,您老就不能安生坐会?”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面容英俊,浑身上下带着股出尘的气质,看着王东啸的样子,哑然失笑。

    “无非就是个有点本事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罢了,我请的这三个顶级杀手,可是从没失过手。”

    青年人叫王逸青,是王东啸的孙辈,虽然不是嫡孙辈,但是自小和他感情很深。

    “青儿,你真的有把握?”

    “那天夜里,他可是杀了黑龙帮足足百十号人,连王铭都杀了。”

    “哼,黑龙帮不过是群乌合之众,王铭也不过是门內的个下人,实力低微,落败被杀也是正常。”

    “此人实力最多是玄级高阶武者,无论他是散武者,还是来自哪个门派,只要惹到我们王家,下场定就是死无全尸!”王逸青淡淡的说道,身上散出种高高在上的气质,仿佛他的话就是生死判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