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又是“您身体可好?”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吼完,周辉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下赵君宇,迅将这张脸比对上百个身份在脑海过了遍。?  ≤.≠≤1≠Z≠W≤.≈

    虽然这张脸隐隐有点熟悉,但是他可以确定,燕京天海还有其他主要的些省市大员的公子圈里,没有这个人!

    看穿着这吊丝气息,最多是哪个县长或是三四线市的市长家的!

    哼,还治不了你?

    周辉的脸上显出丝狰狞,这下不是关晚上了,莲馨,冰月我要让你们的男人,在我脚下像狗样乞求宽恕!

    让你落本公子面子!

    你们这些大人物之间的恩怨,能不能别总带上我这样的小警察啊,年警察见到气氛剑拔弩张,心里是欲哭无泪。

    他很清楚燕京周家,和周辉的能量,但是让他铐赵君宇,再给他十个胆子,不,百个胆子也不敢。

    周公子只是落了面子,又不是什么生死仇恨,兴许明天就忘了。

    容不得他多考虑,“您还是打电话给陈局吧,我真不能铐这位爷啊!”年警察哭丧着脸。

    “草尼玛,你这身皮是不想穿了!”周辉不断受挫,失去了风度,就像泼皮样破口大骂,风度翩翩的脸上脸扭曲。

    叶莲馨和尹冰月,脸色更显厌恶,还带着丝失望。

    当初傻傻的少女情怀,就让他随风去吧。

    这周辉,还真是处处都比不上面前的这个家伙,虽然这家伙现在翘着二郎腿,副可恶的样子。

    啊!两女回过神,忍不住要叫出声,这可恶的家伙这个时候趁她俩分心,居然偷偷的两手左右,在不着痕迹轻轻摩挲她俩的翘\臀!

    尹冰月和叶莲馨,又娇羞又可气,脸上飞起绯红,但是又不敢推开他。

    刚刚这死鬼还在生气,就让他占点便宜吧。

    两女只好咬住下唇,任由他胡作非为。

    众人已经开始低头窃窃私语,带着嘲讽地目光纷纷向周辉飘来,这所谓周公子不会就嘴上牛比吧?

    史密斯也是有点懵,mR.周可是在华夏算得上手眼通天的人物,怎么不管用了?

    “好,好!反了!”周辉失去冷静,咆哮道,拨通了个电话。

    “喂,是陈局长吗?我是周辉啊。”

    “有流氓在mu酒吧,打伤我的外国朋友,你的手下出警却不作为,这事儿你看……。”周辉虽然语气上比较克制,但还是显示出了丝颐气指使。

    “来,你过来,你们市局陈局长要你接电话。”周辉脊背挺直,带着丝冷笑,对着年警察招招手。

    “哎呀,我肚子疼,要去厕所,你们哪个接下。”年警察突然脸色苍白,捂着肚子往厕所走,边走边吩咐其他两个警察。

    我靠,这什么套路?

    众人都愣住了,其他两个警察也不是傻子,“我也肚子疼”,“我尿急!”两个警察简直是神同步,都往厕所跑。

    ……围观的吃瓜群众,被这三人的神反应都给闪得愣愣的。

    周辉脸上阵青阵白,自己在这吼啊,喊啊,又是威胁又是咆哮又是打电话的。

    转眼,人家那位,却已经根本没往这边看,居然手个,搂着两女在喝酒。

    而且他那意思,还要尹冰月,和叶莲馨喂他喝!

    两女脸色通红,却真的在乖乖地喂他喝酒。

    这样强烈的对比,更显得他的暴躁,像个跳梁小丑。

    周辉深吸口气,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本是极为聪明的个人,已经感觉到不对。

    自己向运筹帷幄,但今天却隐隐有股要在阴沟里翻船的感觉!

    但是,在众人面前,在史密斯面前,尤其在尹冰月和叶莲馨,两个曾经的迷妹面前,他已经骑虎难下!

    “陈局长,你还是自己过来趟吧,情况很严重!”说完,周辉撂了电话,心愤怒如狂,这点小事搞这么大阵仗。

    毕竟让天海市局的局长大晚上为件小事跑来,他本事再大,传出去也不美。

    也会让些高级的官员,心生不满。

    这切,都是因为你这个臭吊丝!周辉暗自想好了好几种,弄死赵君宇的办法。

    此人表面风流倜傥,风度翩翩,其实心眼小的跟针孔样,容不得点挫折。

    十几分钟后,个身着便衣,面目威严的年男人,跨入酒吧。

    正是天海市市局的局长,陈局长。

    陈局长其实心里也是暗骂不已,这个周辉仗着燕京的些关系,还有周家的撑腰,越来越嚣张。

    使唤个局长就像使唤下人,但是自己职务低微,过来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但是,再有过分的要求的话,就不定了!

    陈局长打定主意,抬起头,挤出丝微笑,“周公子,不知道你在天海,真不好意思,什么事情让周公子不满意了?”

    周辉双手抱胸,带着丝冷笑道,“陈局长,这就得问你的属下了。”

    此时,年警察和其他两个警察,也“刚巧”从厕所里出来了。

    见到领导,畏畏缩缩地上前嗫嚅道,“陈局……。”

    我靠?还真是个局长?

    围观的吃瓜群众,见到这几个警察的样子,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看来,这个后来的穿风衣,又是咆哮又是打电话的装比小子,也不是完全在装比吗。

    还真喊来个局长。

    史密斯身体放松下来,双手抱胸,看向还在享受两女喂酒的赵君宇,大祸临头还不自知。

    这回看你还牛比不?

    “到底怎么回事?”陈局长威压地向几个警察训斥道。

    “我是米国人,这个人当酒托骗我的钱,还将我悍然打伤,华夏还讲不讲王法!”史密斯底气上来了,指着赵君宇叫道。

    嗯?陈局长皱了皱眉头,显然对史密斯这个语气颇感不满。

    华夏没王法?总比你那个动不动就枪击案的米国,王法了多吧!

    眼光向端坐在吧台上的那个身影扫去。

    有点熟悉……嗯,是熟人?

    陈局毕竟五十多了,在酒吧昏暗的目光下有点看不清,往前走了几步,朝赵君宇仔细看去。

    这看,就不得了了。

    这张脸!这……这,这是赵大师!陈局身体僵住。

    开国孙将军,军区领导,市委领导都毕恭毕敬的赵大师。

    而且,前不久在嘉胜国际酒会后厅,他远远站在边,亲眼目睹了赵大师的风采,那神鬼莫测的通神手段,深深刻在他的脑海!让他彻底拜服!

    五十多岁的陈局长现在就像个小粉丝,有点福的身体居然激动地有点抖。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陈局上前步,双手紧握在赵君宇的手。

    “您身体可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