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您身体可好?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F**koFF,滚边去!”

    史密斯指着赵君宇说道:“我告诉你,想坑我,你还嫩了点!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史密斯是谁?你这是找死!”

    哎呦喂,这鬼佬说华夏语还挺溜,看来没少祸祸华夏妹子。?  ㈧.??1?Z㈠W㈧.㈠

    “你最好别用手指着我,我虽然是土包子,但我就是力气大能打。”赵君宇淡淡的笑道。

    “哈哈,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外国人在华夏地位又高,你敢打人是吧?”

    史密斯躬下身子骨碌着脑袋就往赵君宇身上撞。

    “你打啊,你倒是打啊,我今天还就不信了,你真敢动手?我让你……啊呀!”

    话还没说完,赵君宇就巴掌扇在了史密斯的后脑壳上。

    这巴掌,虽然没用什么真气,但史密斯还是感觉阵眼冒金星,天旋地转。

    “真有意思,老外都喜欢上杆子求人抽他吗?”

    “大家伙都听到了,是他让我打的,对吧?”赵君宇朝四周的人说道。

    围观的群众也都看明白了,赵君宇肯定不是什么土包子,在耍这个老外而已。

    土包子的话,会知道什么是轩尼诗皇家礼炮?开口就往最贵的点?

    也就史密斯这么个自以为是的脑残会那样认为。

    “F**k,你还真敢打我?”史密斯叫道。

    史密斯嚎叫着,右手记勾拳就直直朝赵君宇面门打来。

    他有这个自信,自己身高体壮,般华夏男人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然而下秒,啪地声,他感觉自己的手腕犹如被铁钳钳住般,丝毫动弹不得。

    赵君宇稍稍用力,啊!史密斯声惨叫,手腕脱臼了。

    “你,你等着!不把你送进你们国家监狱蹲上两年,这事没完!”史密斯知道面前这土包子不好对付,边鬼叫,边掏出手机,哆哆嗦嗦打电话。

    “歪,妖妖零么?我是米国人,我在mu酒吧被流氓打了!”史密斯对着电话里怪叫道。

    挂了电话,史密斯冷笑着朝赵君宇,示威似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们国家警察,对外国人非常重视,马上就会来把你抓走!”

    “我还要让你在里面也不好过!”史密斯又拨通了个号码,叽里咕噜的用鸟语低声说了几句。

    不过,赵君宇已经早没理他了,杯杯地喝着点完还没喝的洋酒,边低声逗着两女。

    尹冰月和叶莲馨,也不担心,被赵君宇逗得咯咯娇笑。

    史密斯气得七窍生烟,转身看见酒吧里的保安,隐隐堵住他的退路,显然是怕他不买单跑了。

    更是气得暴跳如雷。

    不会,外面滴滴地传来几声警笛声。

    赵君宇皱了皱眉头,华夏这里警察解决外国人的麻烦,来得非常快,对本国人可就不定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是谁闹事?”个有点嘶哑的声音传来,几名身穿警服的警察,冲了进来。

    “是谁闹事?报警的外国友人呢?”当先名身材瘦高,脸色蜡黄的年警察,气势汹汹的四处巡视。

    “警官先生,我在这里,是我报的警!”史密斯举起没脱臼的左手。

    “就是这个流氓,不仅当酒托骗我买高价酒,还动手打人!,赶紧把他抓起来!”史密斯指着还在气定神闲和两女说笑的赵君宇,鬼喊鬼叫。

    “就是你打伤了外国友人?跟我们走趟!”年警察上前步。

    赵君宇三人没理他。

    嗯?这是……尹家大小姐和叶家大小姐?年警察先是注意到两名光彩夺目,气质出众的极品美女。

    他马上就认出,这是尹家和叶家的小姐。

    心里暗暗叫苦,这两位大小姐和这个出手的人,似乎关系很亲密,这事不好办啊。

    此时,赵君宇缓缓转头,看向年警察,微微笑。

    卧槽!年警察仔细看了这张脸,立马懵了。

    诸位看官,你们没猜错,这个年警察就是上次去天海大学,抓捕赵君宇去江东分局的,熟知自己管辖区域,所有大人物资料的那位。

    卧槽,怎么是这位大爷!年警察蜡黄的脸,立刻变为苦瓜脸。

    想起后来,分局内关于此人的传说,开国将军,市委市局领导接到消息第时间过来毕恭毕敬地接这个人,轻松撸掉万副局长……

    看守所里,拧断手铐,暴打七个壮汉……

    我怎么这么倒霉,两次碰上这位爷。

    “这位爷……不,这位先生,您身体可好?”年警察懵比之下,脑子有点不好使,脱口而出。

    TF?正在旁得意洋洋的史密斯愣。

    围观的群众也蒙了,这警察脑子没烧吧?

    赵君宇也是有点措手不及,摸了摸鼻子,这是什么套路?

    年警察反应过来,十分尴尬,急忙挺直身体。

    “怎么回事?”他不敢盘问赵君宇,回头向酒吧招待问道。

    招待急忙将事情原委,五十统统都告诉了他。

    这么回事?年警察又问了几个酒吧的客人,证实了招待所讲。

    顿时心大为放松,原来明面上,理在这位爷这边啊,这就好办了。

    “这位外国朋友,你既然答应了请人家喝酒,怎么能反悔呢?”年警察,回头朝史密斯严肃地说道。

    这浑身是毛的外国吊毛,老子看你也不爽,年警察皱了皱眉。

    什么?难道不是应该来帮我的?史密斯蒙了。

    “你……这是圈套,圈套,他们在诈骗你不懂?你这警察怎么当的?”史密斯气愤之下,跳脚骂道。

    “我要向我们米国大使馆揭此事,你们警匪勾结!”史密斯跳脚连连。

    “你说话要讲究证据,说人家诈骗,证据呢?有人替你证明吗?”年警察也是股邪火上来,踏马的,你个外国人牛比什么?还找大使馆?

    周围的群众纷纷附和证明,明明是你这个鬼佬之前说了,请人家尽管喝,现在又反悔?

    “那这个华夏猴子,打伤我怎么算?”史密斯气得佛出世,二佛升天,脱口而出。

    什么?你这吊毛叫我们华夏人为猴子?这下,酒吧里的群众立马炸了锅。

    草尼玛的!已经不少喝了点酒的群众,上前撸袖子就要抽他了。

    “谁看见这位先生打他了?”年警察此时高声喊道。

    “没——看——见!”众人齐声应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