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又见莫大师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明白了?”赵君宇回头朝着安若兰和罗姨两人,淡淡地说道。?  ?? .

    嗯……两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赵君宇又是掌拍在安沧海的后心,股雄厚的真元源源不断地输入后者体内。

    不会,安沧海苍白的脸上渐渐泛起红晕,有了丝生气,越来越见活力。

    鼻息也开始逐渐沉稳匀称起来。

    “慢慢调养个半年左右,就能慢慢痊愈。”赵君宇皱了下眉头,后半句没说出口,毕竟被吸生命精华这么多年,折寿是无法避免的。

    安若兰悲喜交加,下子扑入赵君宇的怀抱,低声垂泣。

    困扰她多年的心事,被自己的男人举手之间解决。

    现在才知道自己看上的男人不是般人,可不是只会鉴玉弹琴打架这么简单。

    可笑自己之前,还不想依靠他,自己解决家事,谁知道自认为天大的大事在人家眼里,举手之劳。

    罗姨脸欣慰,若兰终于找到个可以依靠的归宿,安家终于时来运转。

    赵君宇安慰了下安若兰,声冷哼,将仍然躺在院子的莫宝军提了进来。

    啪地声,按跪在安沧海床前。

    “说吧,怎么回事,有半点不老实叫你神魂俱灭。”赵君宇冰冷地说道。

    莫宝军此时已看出安沧海体内的女鬼被拔除,心知面前此人的手段非同小可,自己是决计抵挡不过,只能等到自己叔祖前来,还怕此人嚣张?

    但是眼下好汉不吃眼前亏,莫宝军只好老实交代。

    期期艾艾,含混不清地从头交代。

    这是个老套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莫宝军小时候孤苦无依,在街上流浪,安沧海好心将他接回家当了学徒,只是此人本性不纯,长大后渐渐心生不平,直暗打算谋夺主家财产更是对安若兰垂涎三尺。

    直到五年前偶然遇上了个有身通神本事的远方叔祖,见他有些修道根骨,便传给了他些低阶法术。

    此人丧尽天良的将主意打到了安沧海身上,利用亲近的关系,取得安沧海贴身之物,下了养鬼咒,还与外人串通,使了障眼法,让安沧海接连几次古董生意打眼,花几千万买了堆不值钱的破玩意儿,当然这些钱转了圈都落入了莫宝军的口袋里。

    从此后,安家逐渐败落,莫宝军却逐渐成了远近闻名的富翁,并且因为手通神本事,交好些达官贵人。

    安若兰和罗姨在旁听着听着,气得浑身簌簌抖,恨不得上前手撕了这个白眼狼。

    正躺在床上的安沧海,气息突然急促不稳,闭目着的表情扭曲,双手竟开始颤抖起来。

    安若兰急忙上前抚慰。

    赵君宇却微皱眉头带着丝冷笑,这事儿真的就是谋夺家产这么简单?

    正在此时,阵嘈杂声从院门口传来。

    “是哪个不长眼的小畜生,竟敢对莫某的后辈下毒手?还不出来领死?”个嘶哑的声音暴喝道。

    正跪在地上的莫宝军,听到这个声音,如蒙仙音,下子跳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

    赵君宇双手抱胸,微微冷笑,没有阻止。

    悠哉悠哉地负手,慢慢走了出来。

    只见院子里围着七个人,有几个是刚才偷偷溜出去的村民。

    另外三四个人身着山装,毕恭毕敬地跟在个身丝绸蜈蚣扣衫,头半黑半百的年人身后。

    见到赵君宇出来,刚才的那个年胖大妈,下子跳了出来,“就是这个狂妄的小子,打伤了宝军,莫大师你可不能放过他。”

    “臭小子,你找死啊,敢打我们莫门的人,还不赶紧跪下赔罪?”

    “光赔罪怎么行?自断四肢,跪到天亮!”

    “莫大师的侄孙也敢打,活得不耐烦了?”

    那几个身着山装的年轻人,纷纷七嘴舌,恶毒地盯着赵君宇冷笑。

    莫宝军连滚带爬地爬到年人脚下,把扯住年人的裤腿,嘴里含混不清的哭叫道:“叔祖,叔祖你可要为小军做主啊,此人胆大包天,完全不把叔祖放在眼里,不能放过他!”

    转头,血红的眼睛又恶狠狠地盯着赵君宇,目呲欲裂。

    “小畜生,你不是叼么,你不是牛比吗?”

    “我让你他么的叼!”

    “我保证不下子打死你!我要……。”莫宝军自顾自地说道,完全没注意到上面他的叔祖,年人的面目表情变化。

    “捏碎我全身骨头是吧,我说你们这些人就不能换换台词?”赵君宇摇头嗤笑。

    他也不看下面的年人,悠哉哉地自顾自坐下。

    周围那几个身着山装的年轻人,还有村民,已经感觉到不对,呱噪声渐渐低了下来。

    莫宝军也感觉到不对,叔祖的腿怎么在战抖?

    抬头往上看去,只见叔祖向气势威猛的脸上,布满了黄豆般的汗珠,双腿不停战抖,几乎站不住。

    “你他么的给我死开!不长眼的东西!”叔祖突然声暴喝,脚将莫宝军踢飞。

    莫宝军半空,像皮球样划出道弧线,蓬地声脸朝下摔在地上,这下摔得更惨,鼻梁都摔断了,鲜血鼻涕直流。

    这起变故,亮瞎了众人的眼,刚才还洋洋得意的几个村民和所谓莫门的人,大眼瞪小眼,头雾水。

    难不成莫大师,最近直神神叨叨,自己都不正常了?

    这还没完,年人又是几巴掌将刚才叫嚣的几个弟子,个个扇趴下。

    “前辈!我他么眼瞎,真不是故意的,真是不知道前辈在这儿啊,还请前辈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年人,也就是众人眼牛比大的莫大师,在众惊诧的目光下,缓缓跪下。

    啪啪啪,记接记地抽自己耳光。

    “我他么嘴贱,我眼瞎!”

    寂静!死般寂静,只听得啪啪啪的,扇耳光的脆响。

    众村民,包括刚刚出来的安若兰和罗姨,纷纷石化。

    年人就是当初在酒会后厅,被赵君宇戳穿又被暴揍的莫大师。

    他早被赵君宇吓破了胆。

    刚才没见到人,在外面就脱口而出句小畜生,这可把他肠子悔青了。

    “前辈不是在天海吗,怎么会到这?”

    莫大师边抽自己耳光,边看到安若兰上前挽住赵君宇。

    “卧槽,这下麻烦大了。”莫大师暗暗叫苦,不禁抽得更用力了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