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驭鬼之术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顿时心软,本来想要责怪的话语最终吞了回去,轻抚着安若兰的秀不断安慰。?? ?? ㈧.?㈠1㈠Z?W.

    “以后有任何事情,都要跟我说了再做决定,知道了吗?”赵君宇语气不容置疑。

    “嗯……。”安若兰乖巧地埋在他怀里,莫名安心。

    “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小爷宰了你!”个狼狈的身影跳了起来,莫宝军满嘴鲜血,指着赵君宇含混不清地大骂。

    赵君宇放开安若兰,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莫宝军也在打量赵君宇,来者不善,他踌躇了下面上露出心痛的神色,咬牙掏出个桃木牌,嘴里念念有词,蓦地口鲜血喷在木牌上,右手急掐法诀。

    木牌顿时开始轻颤不已,周围温度似乎下降几分。

    “疾!”股阴风从木牌上凭空升起,旋转着朝赵君宇当头罩来。

    还不死?任你武力值破天,还是要喝小爷的洗脚水!

    做完这切,莫宝军大松了口气,面色煞白,气息委顿了不少,显然这几下奇异的动作耗费了他极大的体力精力。

    安若兰和罗姨感觉到了危险,纷纷惊叫起来,这莫宝军这几年都神神叨叨地,难不成通神了?

    哎……赵君宇摇头叹气。

    什么玩意儿!

    别人看不见,他是能看见这股子阴风,其实就是驭鬼之术,还是个面目模糊,随时就有溃散危险的小鬼。

    可见这个莫宝军的法力差劲,才是炼气二层的样子,拼了老命才养了个最低阶的小鬼。

    怪不得他刚才就觉这货副气血亏虚的模样,原来耗费那么多自身精血就是养这个小鬼?

    当然,这小鬼虽然低阶,也不是普通凡人能对付的,即使身体再强壮如牛的凡人,旦招也是要昏迷不醒。

    不过,对于赵君宇,就是个笑话了。

    金丹期,在些修真小世界,甚至被称为老祖级的人物了。

    小鬼还没近身,还在数丈之外,就忽然停住,阴风里的小鬼面相瑟瑟抖,出拟人化的尖叫。

    虽然还没有衍生神智,但是股原始本能的恐惧,已经将它包围。

    “老子当年,鬼族的鬼王就杀了不下数百个!”赵君宇抬手轻轻点。

    小鬼立刻出凄厉的惨叫,蓬的声,原地消散于天地之间,再无丝气息。

    扑!莫宝军再狂喷口鲜血,不过这不是牙齿流的血,而是从体内喷的血,心脉已经受了重伤。

    这个小鬼他用自身精血喂养多年,早已与他是体,小鬼被灭,等于要了他半条命,

    他下跪倒在地,再头脸朝下栽在地上,粗重的喘息声时断时续。

    眼睛余光,看见赵君宇缓缓走来,莫宝军仍然是脸狰狞:“我叔祖马上就要过来此地,道友你如果识相,现在马上离开,我们莫家可以当做什么也没生!”

    “谁跟你尼玛比是道友!”赵君宇脚将他的脸踩进泥里。

    在红尘凡俗时间长了,骂人骂脏话也甚是痛快,赵君宇前世几千年没骂过人了,没办法仙帝包袱,动不动就要仙风道骨,即使生死搏杀也要讲究风度,还是在凡俗界爽快!

    正要再跺几脚,却被安若兰把拉住,轻轻晃了晃他胳膊。

    安若兰见到莫宝军凄惨的模样,面露不忍,毕竟莫宝军很小时就被她父亲安沧海,从街上带回来当学徒,算是起长大了。

    赵君宇瞥了她眼,心暗叹,安若兰毕竟心机单纯,认为莫宝军只是个小人而已。

    其实,这切,包括安家钱财被骗,安父病重,十有**就是这厮搞得鬼。

    不过,马上真相就会大白,赵君宇感受了下周围的气息,心有了大致的猜测。

    脚将莫宝军踢到院子角落,正要让安若兰带着自己去看安父。

    阵嘈杂声传来,只见大约十几个衣着各异的老年男女,踏进院子。

    “七婶?”

    “四叔?”

    “王大爷?你们怎么来了?”安若兰愣,急忙迎了上来。

    “若兰啊,你借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还啊。”

    “这些年,你七七向我们借了不少钱,什么时候还也没个准信。”

    “就是,乡里乡亲的,都沾亲带故不假,但也不能总不还钱啊。”个胖胖的年妇女不满道。

    “这……不是说好,过年时起还的吗?”安若兰和罗姨,脸懵。

    “过年?看你父亲的样子能挺到过年吗?”

    “万你父亲过世,你跑了怎么办?”

    众人七嘴舌。

    安若兰目瞪口呆,看着这些所谓亲戚的嘴脸,心里泛上浓浓的悲哀。

    安家富裕的时候,安沧海没少帮助这些老家亲戚,给村里修路,挖渠修水利,建设些基础设施,几乎都是安家出钱。

    而且这里的人,每个都受过安家巨大的帮助,才过上好日子。

    只不过,最近几年落魄,又要给父亲治病,才每户借了几万块钱。

    她自从认识了赵君宇决定开古玩店,也有了些底气,和这些人说好今年过年还。

    这才没多久,就个个上门逼债。

    “若兰啊,不是婶子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家境富裕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大学生也不值钱,你也不是以前那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小公主了,还挑什么?我看宝军就不错,你嫁给他,这钱他就替你还了,我们也放心。”

    “还犹豫什么?若兰你看看,叔当年怎么说的,宝军这孩子看就不是普通人,怎么样?现在风水轮流转,人家达了,你们家败落了,这就是各人的命。”

    “你嫁给宝军,就是和他家人了,我们这点欠款,在人家那根本不算什么,你还犹豫什么?你父亲现在病重,我也算你长辈了,大爷我替你做主,和宝军挑个好日子吧。”

    安若兰气得浑身抖,原来在这等着她呢,莫宝军之前就已经面露狰狞,再结合这些乡亲上门做说客,她终于明白,这里面显然有阴谋。

    如果安若兰没有认识赵君宇,还是原来那个单纯的平民校花,还真有可能稀里糊涂地就这样答应。

    赵君宇冷眼看着这切,安若兰太过单纯,现在这种情况对她冲击虽然大,但早点认识这些所谓七大姑大姨亲戚的真面目也算是极好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