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安若兰出事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天海大学内,不少学生们渐渐聚集到校门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 ㈧1?Z?W㈠.

    天海大学武神赵君宇,跟着小鬼子出去已经两个多小时了,没有任何音讯。

    胖子姜偷偷打了几次电话,赵君宇的手机都打不通。

    “不会被小鬼子收拾了吧?”

    “我看,你们还是报警吧,那个装x犯,十有**是被收拾了。”冷如烟双手抱胸,冷冷地嗤笑道。

    身旁的杨轩却是脸凝重,之前他和那个黑袍人其实暗过了几招,这人的实力不出剑的情况下,就已经稳压他,自己在此黑袍人手撑不过十招。

    赵君宇能对付吗?

    就在这时,杨轩突然双眼收缩,脸色愕然地盯着远方。

    怎么了?旁冷如烟愣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嘴角渐渐撅起,脸露不忿。众人也纷纷极目远眺。

    只见远处,男女翩翩而来,直到近前,大家才现当前的年轻男子正是天海大学武神赵君宇,面露丝笑意却气势庄严,副世家少爷的做派。

    而后面却跟着个皮肤白的几乎透明,点点朱唇,艳若桃李的美貌少女,低垂着头亦步亦趋,这是哪位美女啊?

    待得两人近前,小胖子第个跑上去。

    “老大,我就知道你英明神武,什么狗屁小鬼子的剑仙您老还不是根手指头……。”姜正在谄笑着拍马屁,突然觉不对。

    “不过,老大,你怎么头剃了,还换了身衣服?”小胖子弱弱地问道。

    “边呆着去,就你话多!”赵君宇巴掌拍在那肥脑壳上,也是有点尴尬。

    之前装比有点大,直直冲到雷云里,虽然身体没受伤,但头却被烧没了,刚才直吊呼呼地只管走没觉,快到学校才觉头像个癞痢头,干脆直接剃了个板寸。

    至于衣服是早没了,自己真气护住裤子,但饶是如此凡俗界的裤子也不必前世的法袍,还是破了几个大洞,怪不得走起来凉飕飕的。

    也是给自己光辉形象打了折扣,

    还好千代美子被自己完全折服,些许小细节小尴尬嘛,也无所谓,赵君宇摸了摸鼻子,自我安慰。

    “这位美女是谁?不会是……。”小胖子偷偷瞟了几眼旁低垂着头,乖巧顺从的千代美子。

    哦?看出来了?这小子还有点眼力劲,孺子可教,我的小弟也不是那么差嘛!赵君宇傲然笑。

    “不会是你刚刚泡上的学妹吧,老大你果然是狂拽酷霸吊炸天,我……。”

    “噗!”赵君宇差点噎住,脚踹在姜的肥屁股上。

    “滚边去,瞧你那猥琐样!老子守身如玉,不近女色的大好青年,岂会去拐泡学妹!”赵君宇脸浩然正气。

    此言出,干呕了片。

    围观的学生们纷纷面如土色,有点犯恶心。

    把两个校花都泡了,据说还大被同眠了,居然还号称不近女色?

    这尼玛也太无耻了吧?

    就连乖巧低眉顺眼的千代美子,都禁不住娇躯颤抖,想撕了主人的嘴。

    想起刚刚侵犯自己时,主人的花样百出,守身如玉?不近女色?

    冷如烟咬着下唇,狠狠盯着负手而立,脸正气的赵君宇,世上怎会有如此无耻之人?

    “叼!老大我真服了,你的不要脸堪称世间极品。”小胖子呆了好半天,才竖起大拇指,由衷地朝赵君宇比了个赞。

    众人笑闹了许久,渐渐散去。

    只有杨轩皱着眉头,盯着千代美子的背影,感觉哪里不对劲,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女,似乎有点熟悉。

    千代美子感受到背后的目光,回头朝杨轩嫣然笑。

    很美好的笑容,跟樱花样美丽炫惑,杨轩却身体僵,像被毒蛇盯住样。

    ……

    地球上的科技武器很不错,比如这个手机吧,凡人之间也可以千里通话,在修仙界普通修士之间都靠传音符或者飞剑传信,那可比手机昂贵多了。

    就是有点不好,打架就要毁个手机。

    手机之前就又被雷劈了,赵君宇只好下午放学后花钱又搞了个几百块的智能手机,寻回原来的号码。

    几天没和安若兰联系了,打开手机,看见有几个未接电话的短信提醒。

    正是安若兰的号码,赵君宇立即回拨过去,却关机了。

    怎么回事?赵君宇隐隐有点感觉不妙。

    急忙下载微信,看到安若兰的微信留言。

    赵君宇脸色大变。

    “宇哥,我爱你,永远爱你!”

    “和你在起的这两个月,是我最快乐的生,爱你!若兰。”

    股惊天动地的气势,突然在赵君宇身上爆。

    扑地声,身旁个消防栓被气势所压,突然暴掉,水柱直冲上天。

    千代美子悚然惊心,主人这是怎么了?

    此时,通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却是黑龙帮的钱老。

    “老大,我们前几天陪大嫂直在选古玩店铺地址,好容易找到个不错的,刚谈下来,昨天大嫂接了个电话,便急急地说是回老家,还死活不让我们的人陪同!”

    “今天我们要询问大嫂是不是要签约,却怎么也打不通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钱老小心翼翼地问道。

    “先给我想办法把通话记录调出来,看看她最后是和谁通的电话,最好搞清楚说了什么!”赵君宇沉声说道。

    若兰,你出什么事了?

    赵君宇急忙给洪宝镇的李老板打了电话,他和安若兰家是世交,知道些情况。

    “安家原来也是相邻Z省的收藏大家,只是五年前突遭变故,不禁生意失败家道落,而且若兰的父亲还染上了怪病,卧床不起,家因为生意欠款,和给她父亲治病,负债累累,但这父女犟的很,不肯接受我们帮忙,我们只是偷偷帮他们还了部分欠款。”李老板在电话时说不清全部,只能大概说了下情况,连连叹气。

    若兰,你有什么难处,为什么不跟我说!赵君宇只觉股闷气郁结在胸。

    向李老板问清楚安若兰的老家所在,赵君宇二话不说立刻向相邻的南方Z省飞掠而去。

    同时途,他打了电话给尹冰月,让她腾出个房间给千代美子。

    赵君宇心思颇细,前几天尹家姐妹刚刚遇袭,不能掉以轻心。

    为了避免顾头不顾腚,他指派千代美子入住尹家别墅,以她现在的实力,可以了却赵君宇的后顾之忧。

    自己则修为全开,趁着天已渐黑,向Z省安若兰的老家迅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