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小鬼子的剑仙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窒,有点哭笑不得,但随即阵感动浮上心头。?? ≤.≥≤1=Z=W.

    自己这个名义上的老婆还真是可爱。

    貌似对赵君宇也直心存愧疚,其实最先这只是场交易。

    展到现在,渐渐变了味儿。

    丝邪笑飞起嘴角,赵君宇非常自然地把尹冰月拥入怀。

    “老婆别担心,什么狗屁异能者,来个老子杀个来两个杀双!”

    等到尹冰月回过神来,才觉自己已在赵君宇的怀抱里,双不安分的大手已经抚上了美背,正在偷偷下移。

    尹冰月急忙挣脱,脸红如血,同时暗恼自己对他的怀抱出奇的没有反感,反而有丝贪恋,我这是怎么了?

    “这时候还开玩笑,你不怕死啊?”话语不自觉的带着丝娇嗔。

    靠,本帝要是怕死就不会领兵跟妖族,魔族打了上千年了,这点小阵仗算个p。

    那个意图霸占尹冰月的异能者,最好来找老子,不来找老子还要找他呢。

    咳咳,“老婆,按你们的说法那个什么异能者是个心胸狭窄的小人,睚眦必报,我和你结了婚又打伤他手下,以他这尿性估计是怎么也不可能放过我,跑也没用啊,异能者要找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他伤害到你们,这是我的承诺。”赵君宇严肃起来,对尹冰月和尹雪,淡淡地说道。

    两女从他身上,感受到股强大的气势和安全感。

    尹雪冒着星星眼,早就对赵君宇死心塌地,崇拜地无以复加,即使在身处险境的时候,也不怎么害怕她坚信赵君宇定会来救自己。

    尹冰月将尹雪的表现收之眼底,心暗叹,她本是冰雪聪明的女人,已经看出了些端倪。

    入夜,赵君宇浑身浸入药液,丝丝白气在头上升腾。

    在蕴灵金兰的灵气环绕下,配合药液的药力。

    赵君宇运起万象炼体诀,尝试冲击筑基后期。

    灵气混合着药力,丝丝导入赵君宇的经脉,再随着奇异的行功路线,最终汇入丹田气海。

    个大周天之后,股股真气从丹田气海散全身,犹如浪涛拍岸,不断冲击着修为的壁障。

    对于赵君宇来说,由于前世丰富的修炼经验,再加上九阳圣体,他这路修炼回仙帝修为,都不存在瓶颈。

    只要按部就班,就可以路顺风顺水的修炼。

    小境界之间,基本不费什么力气,当然在几个修为大关卡之间,还是要稍微麻烦些。

    良久,赵君宇口鼻之间,肉眼可见的丝丝灵气吞吐,整整桶墨黑的药液,全变成了透明,药渣沉入桶底。

    在灵气和药力的双重作用下,最后次运转大周天!

    赵君宇身躯猛地震,脑海阵轰鸣,股精纯无比的真气雾化为水雾,从丹田迸,修为的壁障顿时破裂,丹田真气螺旋变为三道。

    筑基后期修为,突破!

    等到赵君宇将修为完全稳固,天已大亮。

    赵君宇精神抖擞,动身去趟学校,本帝还是个学生呢。

    他现在可是天海大学的名人,出现在学校,立刻引起众人瞩目。

    “武神来了!”

    “太好了,小鬼子太嚣张了。”

    “可算是有人为我们出头啦!”

    大群学生围了上来,叽叽喳喳,赵君宇愣,才全国同庆放假几天出什么事了?

    “老大你可来了!”小胖子气喘吁吁地迎了上来。

    “上次你暴揍的那几个小鬼子,他们的剑仙来了!”

    “说是要正面挑战你!”

    哈,有意思,上次暴揍RB人的事赵君宇早忘了,没想到东瀛鸟人的狗屁剑仙还真的来复仇了。

    天海大学武术馆内,个身着黑袍却蒙着白纱,只露出两只眼睛的神秘人,正盘着双膝,端坐在垫子上,双眼微闭不语。

    几个学武术的同学,鼻青脸肿互相搀扶的站在旁,狠狠地瞪着黑袍人,却不敢再上前,显然之前吃了大亏。

    赵君宇安步当车,跨入武术馆,看到黑袍人,双目凝上下打量了番,随即脸上露出丝笑意。

    这笑意略显猥琐,黑袍人只觉得自己全身像被看光样,白纱阵阵抖动,显然气得不轻。

    “尊驾就是上次打伤我国人,侮辱我国剑道的那个华夏人?”黑袍人哑声说道。

    “你就是那个什么东瀛剑仙?”赵君宇反问道。

    “没错,请指教。”黑袍人微微躬身。

    “剑道,剑仙?呵呵,你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我没直接打死你就不错了,还叽叽歪歪个p,要打快打,老子的女人还等着老子去疼爱呢。”赵君宇嗤笑道。

    “你!华夏人难道就这么粗鲁?”黑袍人气得白纱又是阵阵轻颤。

    此时学生越围越多,人声嘈杂。

    “这里打起来误伤到别人不太好,我们出去解决。”黑袍人哑声说道。

    赵君宇不着痕迹的又瞟了对方的胸部眼,点了点头,正合我意。

    黑袍人起身,众人眼花,还没看清楚他的动作,黑袍人就已经闪出武术馆。

    “靠,我不是眼花了吧,这是瞬移?”小胖子在旁吃惊地喊道。

    “老大,这人不简单啊不会是真的剑仙吧。”

    “仙你个头啊,我看你够贱的。”赵君宇巴掌拍在他肥脑壳上,也是身形晃,消失在门口。

    众学生纷纷愕然,对赵君宇更加敬畏。

    今天天气阴沉,天海大学这个校区远离市心,比较偏僻。

    两条人影在几乎空无人的马路边上飞纵,闪而过。

    不会,在处停工废弃的水泥厂内,两人站定。

    赵君宇好整以暇地看着对面,宽大黑袍下的身影,放肆地上下扫视,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意。

    黑袍人似乎受不了他的目光,抽出把形状怪异的细长长刀,哑声说道,“请亮出你的兵刃!”

    “你是剑仙?这不是刀吗?”赵君宇愣,仔细搜索了下前身的记忆,这个国家刀剑不分?

    “别胡扯,这是我国玉钢真剑,你们华夏不识货统称为武士刀。”黑袍人驳斥道。

    说完,气势变,黑袍人整个人气势变得冷冽凌厉,隐隐锋芒毕露。

    有意思,居然有那么丝剑气,赵君宇讶然,同时心又有点惊喜。

    这他么才有意思嘛!

    感谢书友185331o48o,书友1735691493,书友1464478o96,北之羽翼,被遗忘的时光的打赏,太白躬身致谢。国庆节后恢复天两更,尽量多更谢谢大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