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你快走吧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嗯,差不多了,赵君宇微微颌,对年人的实力大概有了了解,看样子这什么劳什子秦川方家,应该是个古武世家。 .

    这年人在家族里地位似乎不算低,或许在古武界小有名气,但是在赵君宇这里,还是标准辣鸡。

    其实赵君宇当初就想揍杨轩这小子顿,试试他什么水准。

    但是直没找到由头,总不能上去无缘无故就抽他顿吧。

    这个年人散的气息和杨轩在伯仲之间,战力属于同档次。

    但是只相当于赵君宇前世修真界,普通修士炼气六七层的战力。

    标准辣鸡。

    赵君宇声冷哼,回身脚横扫,毫无意外,年人气势恢宏的连踢,所谓的无影脚,没有什么卵用。

    整个人被横着踢飞,身体在地面划出长长的印迹,鲜血混合着内脏碎片不断吐出,已经是完全失去战力。

    你没有机会了,赵君宇望着已经身负重伤的年人,眼神不带丝感情。

    指点在方浩的胸口处,将丝真气注入他心脉,维持着他的性命。

    然后静静地点点踩碎了他的四肢全部骨头,方浩在这过程次次痛醒过来,再次次痛晕过去,碎掉的下颌让他喊都喊不出。

    年人不断咳血,赵君宇暴虐的手段让他不寒而栗。

    眼见赵君宇还要继续踩断方浩全身骨头,“别别,前辈,我拿物换我侄儿性命!”年人嘶哑地叫道。

    哦?赵君宇似笑非笑。

    “两个月后古武界会有次探宝行动,是位于十万大山的上古武道强者的遗迹,我们方家有个名额,我愿意转让给你,请你饶我们命!”年人勉力爬起,不停朝赵君宇顿哀求。

    他膝下无子,对这个侄儿从小甚是疼爱。

    上古武道强者?老子连武帝的东西都不稀罕,还他么要什么狗屁武道强者的东西?

    赵君宇正要上去巴掌,突然转念想,去去也行,不是古武界么?见识见识地球上的古武强者也不错,也许能了解些秘密。

    年人见他犹豫,当下咬牙当机立断,掏出个木牌,并起双指朝木牌连点数下,打入了几个印记。

    “凭着这个木牌去就可以,还请前辈饶我们命!”年人再次顿,献上木牌。

    赵君宇略犹豫,此时最好的抉择是杀掉二人照样拿走木牌,但是随后他眉头皱,感官有十几名训练有素的特种人员正在迅接近。

    “好吧,滚吧!什么狗屁秦川方家是吧,再来惹老子,秦川方家就不必存在了!”赵君宇接过木牌,脚将昏死的方浩踢向年人。

    手个夹起尹家姐妹,朝尹家别墅飞掠而去。

    十分钟后,群全副武装的特警,包围了刚才战斗的区域。

    此时,赵君宇和年人,方浩都已经不见踪影。

    只留下地下斑斑血迹,拳力掌风打出的深深沟堑,以及横七竖倒伏的灌木丛。

    当前是个身着特种作战服正气凛然的年男子,约莫四十七岁,饱经风霜的脸上带着丝坚毅。

    他的旁边站立着名身材火辣皮肤白皙,表情冷艳的美貌女警,方雨琴。

    “来晚了,他们已经走了。”年男子惋惜地说道。

    “爸,追不上了吗?”方雨琴问道。

    年男子正是方雨琴的父亲,方天翼。

    方天翼点了点头,皱眉仔细勘察了下痕迹,突然脸色大变。

    “怎么了?”方雨琴疑惑道。

    “这条长长的痕迹,是我们方家的独有的方氏无影脚,刚才其战斗的方,应该是我们方家的人。”方天翼皱眉道。

    哦,方雨琴也是惊,“其方我已经暗调查多时,可以肯定他不是方家的人,那么就是另外方了。”方雨琴自语道。

    “哦?你调查的这个人,确定他身怀异能?有可能接触看看吗?”方天翼赞许地望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还拿不准,我会去试试他。”方雨琴沉吟道。

    ……

    尹家别墅,赵君宇皱眉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赵婶和几个下人。

    还好,只是被打晕而已。

    赵君宇向他们体内打入丝真气,第二天醒来就没事了。

    比较麻烦的是段叔,双臂骨折,失血较多。

    赵君宇三两下替他接好骨头,体内丹田催,真气化元,雄厚的真元导入段叔体内,强大的生机作用下,渐渐地段叔的脸上有了血色,过了会悠悠醒来。

    睁开眼,段叔看见早已被赵君宇唤醒的尹冰月和尹雪,正关注地盯着他。

    “冰月小姐,雪小姐,你们没事!太好了!我没用,没能保护好你们。”段叔大喜,随之满脸惭愧,激动之下连连咳嗽起来。

    “段叔,您别这样说,这不怪您,那两个人不是普通罪犯,应该是古武者。”尹冰月脸色冷静,沉吟道。

    “姑爷,是您出手相救?每次都是您救了我们,真是惭愧啊。”段叔这才注意到身后,正在向他度送真元的赵君宇,急忙要起身道谢。

    “算了,你不要动歇着,那人实力远于你,落败也是正常。”赵君宇抽回手掌,缓缓坐下,端起杯茶,寻思着要不要传授段叔门武技,哪种适合他呢。

    “段叔,他们是谁?为什么对我们出手?”尹冰月疑惑地问道。

    咳咳,赵君宇清了清嗓子,正想怎么组织语言将来龙去脉说清楚。

    “难道是他的手下?”尹冰月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苍白。

    “我也直在疑惑是谁,现在想来,能这么明目张胆又有这么厉害的古武者手下的,也只有那位了。”段叔苦笑道。

    “果然我没猜错,就因为我不肯做他的玩物,就要将我掳走?更可怕的是?他居然还要起掳走雪儿?”尹冰月脸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

    段叔沉思了下,快把跟尹家不对付的势力都过滤了遍,如此风格的也只有那位了。

    靠,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赵君宇愣,心里泛起丝荒谬的感觉。

    敢情老婆是以为那个原来要娶她的,所谓异能者搞的鬼啊。

    赵君宇不禁有些尴尬,这是老子惹出来的事好不好。

    摸了摸鼻子,正要将事情真相说出。

    尹冰月突然急冲进房间,拿了张银行卡出来。

    塞给赵君宇。

    “这都是我惹出来的,要不是我拿你当挡箭牌,也不会把你牵扯进来,你今天救了我们打伤了他的手下,惹下大祸,你虽然也是古武者很能打,但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尹冰月急急地说道,美目带着雾气,注视着赵君宇。

    足足好几秒,尹冰月突然踮起脚,樱唇轻轻啄了下赵君宇的嘴唇。

    “你快走吧,跑得越远越好,这卡里有五百万赶紧拿了钱躲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