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捏碎我全身骨头?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夜晚的天海市郊,些匆匆赶路的路人,只觉得头顶上方几道轻风掠过,有眼尖的人看见似乎是人影在飞纵。? .

    我靠,是不是眼花了?拍仙侠剧呢?路人们纷纷揉眼。

    赵君宇筑基期修为全力展开,心暗暗后悔。

    他神识已经能分辨出,前方两人人,修为已不是凡人能敌,显然不是普通流窜犯,而是特意来寻仇的。

    到底是尹家的仇人,还是来找自己复仇的?

    重生以来惹了几个小麻烦,他不是没想到不会遭人报复,但潜意识认为段叔保护尹家姐妹足够,而安若兰的安全交给黑龙帮保护也是没问题。

    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

    还好这次自己离得不远,如果过自己的神识范围,怕是会造成终身遗憾。

    真气骤提,身形如箭,直直地朝前方两人冲去。

    “这人来的这么快?他是怎么现我们的”前方年人感受到股可怕的杀意,飞接近,不禁大惊。

    方浩说的此人,最多也就是黄级武者,自己玄级初阶,对付此人完全没问题。

    但是我们刚动手,就被此人觉,而且以惊人的度追来。

    这切本事,不是个黄级武者可以做到的。

    年人心泛起不详的预感。

    说时迟,那时快,赵君宇落在二人面前。

    眼看见尹冰月和尹雪,被两人夹在腋下,赵君宇笑了。

    前世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赵君宇旦露出这种笑容,就是要杀人了,仙帝怒,伏尸万里!

    “臭小子,你还敢追来!”年轻黑影把扯下脸上蒙着的布。

    赵君宇眼认出这就是上次意图残害安若兰,却被自己打断手***给警方的变态狂。

    “原来是你……。”

    “就是小爷我,你不是牛比吗?你不是断小爷只手只腿吗?”

    “放心今天小爷保证不打死你,小爷要亲自将你全身骨头根根敲碎,然后让你看看我是怎么花式玩你女人的!”变态狂狞笑道。

    “方浩小心!”年人声惊叫。

    只见赵君宇伸手抓,变态狂也就是年人口的方浩,立刻感觉到股大力吸来,整个人动弹不得,连带着腋下的尹雪被赵君宇凭空抓到掌。

    “很好,你成功惹怒了老子。”赵君宇把昏迷的尹雪轻轻放下,只听得咔地声,方浩出声惨叫,刚刚愈合好的右臂又断成数截。

    “搞不懂你们的口头禅就是敲碎全身骨头?非常好,引起了我的兴趣。”赵君宇温和地笑道,对面的年人却整个人感到股刺骨的寒意。

    “你竟敢伤害方家的人,无论你是谁,秦川方家都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之地!”年人大叫,以掩饰心的恐慌。

    赵君宇摇了摇头,前世在修仙界,还有仙界,有过不少这样依仗家族的二世祖,结果基本都成了些天骄崛起的垫脚石,光是他灭了多少个牛比的家族,自己都记不得了。

    到了凡俗界,故事还是样的套路。

    他上下打量了下面前的年人,心有了大约的判断,此人的实力和杨轩应该在伯仲之间,不知在地球上的武者属于哪个阶层。

    “将方浩放了,不然我杀了你老婆!”年人手扼住尹冰月的咽喉叫道。

    呵呵,赵君宇声冷笑。

    双目凝,尺许神识化作无形利箭,疾射而出。

    炼神刺!神识攻击!

    年人只觉得眉心处直至大脑,刹那间阵剧痛,是那只直刺脑神经的痛,难以想象的痛。

    啊!年人惨呼声,几乎失去知觉,蹭蹭蹭倒退数步跌坐在地。

    等他缓过神来,睁开眼睛。

    对面赵君宇已经将尹冰月轻轻放下,和尹雪放在起。

    “老子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我现在决定尝试下,捏碎他全身骨头,给你个机会,使出你全部本事来阻止我。”赵君宇冷笑道。

    说完,赵君宇轻描淡写地将方浩另只手臂也掰断数截,将几乎痛得晕死过去的方浩扔在地上。

    “竖子找死!”年人声暴喝,他虽然心惊赵君宇诡异的手段,但是亲侄儿的惨状,让他怒如狂。

    奔雷掌!

    说时迟那时快,年人个飞纵,人在半空就是双掌快如疾风,短短数息之间,十几记凌厉的掌刀。

    带着隐隐的划破空气的劲啸,当头朝赵君宇劈下。

    这也叫作奔雷掌?赵君宇摇了摇头,和他记忆武修的基础武学奔雷掌,简直差了好多。

    虽然内劲外放,但是还是属于人的**自身衍生的劲气,不是融合真气。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经过吸收灵气转化真气这环,单纯的是自身内劲外放。

    而武修的奔雷掌,不禁掌力融入真气,外吐威力强劲数倍,更是掌风带着雷暴之声。

    太弱!赵君宇原地站着不动,没有任何花俏,就是拳轰出!

    轰地声,拳风犹如条蜿蜒的蟒蛇,张着渗人的大口,狠狠迎向十几记掌刀。

    蓬地声,十几记掌刀就像十几个气泡,毫无意外的个接个轻松泯灭,年人整个被轰上天。

    扑!半空蓬血雨落下,年人狂喷鲜血,重重地摔在地上。

    瞪大双眼看着赵君宇,满眼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可是玄级初阶,这人再强能到地级武者?”

    “地级武者很少出现在俗世,这怎么可能?”年人咳出口鲜血。

    很可惜,这个机会你没把握住。

    “前辈,前辈,是我们的错,多有冒犯,且听方某言!”年人还在震惊,见到赵君宇步步走向方浩,心大惊失色。

    晚了!赵君宇又是脚踩在方浩的左脚掌上,啊!脚掌立马粉碎,皮连着碎骨吊在起。

    方浩生生被痛醒,见到左脚被踩碎,出阵惊天动地的嚎叫,眼泪鼻涕之流。

    “饶命!”

    “饶你妹!”赵君宇烦他呱噪,把捏碎他下颌,方浩赫赫地叫着,又痛晕过去。

    “我跟你拼了!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方家势必灭你全族!”年人鼓起全部内力,个鲤鱼打挺,窜了过来。

    无影脚!

    年人身体几乎和地面平行,双铁腿带起阵阵骇人的劲气,朝着赵君宇的下盘连环踢来,霸道的劲气将方区域几乎都覆盖。

    他有这个自信,即使是地级初阶武者,被自己苦练多年的这双铁腿踢,也不免要受伤。

    即使踢不,只要他后退躲避,自己就有机会救侄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