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掌嘴十记!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什么?众人纷纷色变,幻术?也就是这切都是幻象?

    “臭小子,你怎敢胡说道,亵渎神物,信不信莫某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莫大师拍案而起,脸狰狞。? ???  ㈠1?Z㈧W㈠.??

    对呀,也许是这毛头小伙子胡诌的呢?众人半信半疑。

    赵君宇冷哼声,抬手遥遥朝佛像轻轻点。

    顿时,佛像周身显出密密麻麻细细的裂痕,砰地声,碎了地。

    “如若神物,岂会如此脆弱!”赵君宇嗤笑。

    众人见状,纷纷起身怒视莫大师。

    “莫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这所谓的大师将你们当傻子,用个几百块的普通铜像转手套你们的几千万甚至上亿呗。”赵君宇淡笑道。

    “姓莫的,你必须给我们个交代!”些颇有权势的贵人怒喝道。

    孙毅手招,几个黑衣保镖在上次那个内家高手头目的带领下冲了出来,将莫大师的退路封住。

    “竖子,你坏我好事,怎能饶你!”莫大师无视这些保镖,盯着赵君宇声暴喝。

    左手掏出只玉符,对着赵君宇同时右手急掐法诀,隔空往玉符上指,喝道:“临!”

    顿时,整个后厅阴风大作,温度陡然下降了好几度。

    众人只觉眼前黑,从玉符蓦地升起团黑雾,半空汇聚个渗人的鬼脸,露出森森白牙,仰天凄厉的尖啸。

    “卧槽,这是什么玩意儿,救命啊!”那些达官贵人何尝见过这个阵仗,顿时吓得六神无主。

    纷纷连滚带爬躲到各自保镖后面,而这些保镖虽然都身手不凡,其有不少格斗高手或者是特种兵退役,但见到这阵仗也是吓得浑身抖,面露惧色。

    “法术,这是法术!”与孙毅年龄相仿的那个陈老,连连惊呼。

    “有生之年,在座各位能见识到某的法术,也算是没白活!”莫大师连连狂笑。

    在场众人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只有孙毅的那个警卫头目,稍微镇定,只见他声断喝,浑身气势暴涨,内力疯狂蓄积,将孙毅护在身后。

    “小子,报出师承和家族,交出蕴灵金兰,饶你不死!”莫大师不傻,当然猜到了赵君宇也是修道者,也就是世俗所称的异能者,对方背景不明,他也是心有顾忌。

    然而此时,个淡漠地声音响起。

    “米粒之珠,敢放光华!”赵君宇昂然而立,单手轻轻点出。

    指尖顿时出耀眼的白芒,犹如大日普照,整个大厅温度陡然急剧升高。

    白芒,丝丝电光缠绕作响,声势时无两。

    这个白芒积起的那瞬间,莫大师的那个鬼脸就已经出拟人化的尖叫,向后飞快逃窜。

    但是根本是徒劳,白芒犹如长虹贯日,直接啪地打在黑雾上。那团黑雾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如同薄冰碰上烈日,瞬间消弭得无影无踪。

    然后白芒余势不减,直冲而下,击在莫大师手的玉符上。

    “啊!”莫大师声惨叫,连人带玉符被劈出数丈远,那玉符直接被白芒劈得粉碎,连个渣都没剩下。

    白芒带动强劲的波动气浪。整个后厅的窗户玻璃被通通震碎,桌子椅子纷纷歪倒。后厅内仿佛遭遇飓风肆虐,片狼藉。

    再看莫大师,整个人被劈得头脸黑灰,头半黑半白的头被烧得只剩几根毛,身上的衣服变成条条破布条,哪有半丝先前仙风道骨的模样,活脱脱个乞丐,凄惨无比。

    “这是……阶术法,筑基高人!”莫大师眼睛瞪得溜圆,嘴里喃喃自语。

    “啊!前辈饶命,弟子不知好歹冒犯了前辈,还望恕罪饶命啊!”莫大师吓破了胆,再也不顾忌形象,连滚带爬的跪起,朝赵君宇不断磕头求饶。

    赵君宇摇了摇头,地球上的修仙者,就是风骨也差了许多。

    在众达官贵人惊骇的目光,赵君宇踏前步,负手而立俯视莫大师。

    “身为修道者,不思苦修进取,反而装腔作势下作手段,骗取凡俗钱财,掌嘴十记!”

    “是,是弟子猪油蒙了心,该打!”莫大师不敢怠慢,跪着反手啪啪啪重重扇了自己十个耳光,满是黑灰的脸上顿时肿了起来,掌印清晰可见。

    “不自量力,对我出言不逊,掌嘴十记!”

    “是,是!弟子有眼无珠冲撞前辈,该打!”莫大师磕头如鸡啄米,跪着不敢起来,再次正反手啪啪啪自己扇自己十记耳光,满是黑灰的脸已经是肿得如猪头,嘴角溢血吐出几颗断牙。

    “服不服?!”赵君宇又次断喝。

    “我服,弟子服了!”莫大师哭叫道。

    “既然你心服口服,就饶你命,今后如若你再跨进天海步,定将你打得神魂俱灭,滚吧!”赵君宇淡漠的眼神,犹如俯瞰着只蝼蚁。

    是……是,莫大师颤颤巍巍地爬起来,也不看其余人,就狼狈地抱头鼠窜而去。

    全场寂静,众人看着这犹如天神样的少年,纷纷陷入痴呆状态。

    莫大师何许人也?在天海及周边都是神话般的存在。

    御风而行,凭空伤人,威名赫赫。

    这样的人物在这个少年面前,竟然被招击败,犹如猪狗样乞命。

    众人看向这傲绝而立的年轻人,眼光充满了敬畏。

    好,好!我没看错,赵先生果然是位奇人,幸亏与之交好!孙毅暗自庆幸。

    “赵先生,这姓莫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往后若是他再来寻仇……。”孙毅踌躇了下,上前问道。

    “无妨,他已经被我吓得心胆俱裂,从此以后见我必退避三舍。”赵君宇淡然笑。

    处理完这场闹剧,赵君宇从后厅踱步而出,众达官贵人纷纷跟在后面。

    前厅的酒会也接近尾声,大多数人还没走。

    大家看到赵君宇屁股后面恭敬地跟着连串,地位显赫甚至平时只闻其名的人物,纷纷猜测这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少年到底是何等人物,竟然让天海这些响当当的人物如此恭敬。

    尹家姐妹和叶莲馨见他出来,立即迎了上来。

    南宫杰面皮抽动,盯着赵君宇再无丝轻视。

    而冷如烟美目透露出恼恨,心里想着日后非要再教训这讨厌的小子不可。

    尹卓则满眼惊异,到现在他也想不明白,这个燕京臭名卓著的纨绔大少怎么突然如此受尊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