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丹炉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法器……哦,赵君宇有些尴尬,要是在前世,别说法器,就是极品法宝老子都有的是。??  ≥.≈1ZW.

    可是现下,连件低阶法器也没有,谁能想到本帝也有如此潦倒的时候呢。

    “没有。”赵君宇摊了摊手。

    “赵先生既然没有真正的法器,说这个夜明珠徒有其表,不会是吹牛吧。”孙嘉良露出嘲讽的神色。

    揭穿了这小子爱吹牛的本质,接下来孙嘉良就要直接摊牌,半点醒半警告赵君宇,以后别打着老爷子的幌子四处显摆。

    三女也脸露疑惑地看着赵君宇,这夜明珠确实很神奇啊。

    赵君宇不置可否,抬起右手隔空对着夜明珠只是轻轻点。

    这是什么意思?他以为他点石成金,金手指吗?

    孙嘉良和不远处观看的尹卓,纷纷愣,随即双双摇头暗道,装神弄鬼!

    丝精神力从赵君宇的右手两指之间逸出,凝聚呈无形之线,在眨眼地瞬间,不着痕迹地将夜明珠上面残存的精神意识抹掉。

    “你们再看看这珠子吧。”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孙嘉良和三女将注意力转向夜明珠,不禁纷纷大惊失色。

    这夜明珠居然失去了那种能迷惑人心智的神秘吸引力,变成了个普通的夜明珠。

    “这不可能!”孙嘉良惊呼。

    “这个夜明珠常年佩戴在那个什么大祭司身上,沾染了他的些精神意识,虽然已经人已经消亡多年,但这残存的精神意识还在,所以般人会被这残留的精神力干扰,我将他抹去,就自然不会再被迷惑了。”赵君宇解释道。

    这个大祭司是个什么鬼?是类似于巫师吗,巫族?赵君宇摩挲着下巴,看来回去还得加强学习啊。

    三女闻言,神色各异。

    尹雪最为淡定,她已经习惯了赵君宇的惊人之处,而尹冰月和叶莲馨就十分吃惊了,直直地盯着他,叶莲馨的神色还略带兴奋。

    “赵先生果然不凡。”孙嘉良心服口服,眼见为实,他只是隔空轻轻点,就抹除了夜明珠的神秘能力,手段惊人。

    老爷子的眼力,不减当年,看人向准。

    还好这个夜明珠即使作为普通古董,来历和质地仍然不凡,价值数千万是肯定的,自己还是赚大了。

    “那您能否看出我这里的展品,哪些不太对?“孙嘉良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件,这件还有那几件,赵君宇毫不客气地挑出十几件看上去品相很不错的古董。

    “这些全是赝品,或者是质地较差。”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这……,只是站着不动眼睛这么扫,就能看出哪些不对?孙嘉良心里犯着嘀咕。

    “我说的这几件,你可以大胆送去做物理检测,如果错了尽管来找我。”

    赵君宇微笑道,见孙嘉良脸半信半疑。

    于是他保持原地不动,又遥指着另外十几件真品,说出距今年代和质地,居然跟资料的信息分毫不差。

    这下由不得孙嘉良不信,所有展品的年代质地只有他个人知道,别人根本无法提前知晓内情,孙嘉良彻底服了。

    “赵先生真乃神人也,孙某此前多有得罪。”孙嘉良长吸口气,深深躬身道。

    赵君宇毫不客气地挺身受了这礼。

    “在古玩收藏方面我们可以合作,不知道赵先生是否有兴趣。”孙嘉良小心翼翼地问道。

    “正好我也准备投资个收藏化公司,我会找人和你谈的。”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此人有资金有背景,也有渠道,在古玩方面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孙嘉良闻言大喜,对赵君宇更加恭敬。

    嗯?赵君宇正要收回神识,突然角落里件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丹炉?

    赵君宇惊,急忙上前查看。

    只见这丹炉有半人高,周身遍布些模糊地飞鸟山水纹理,外表有些破损年代古老。

    赵君宇的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他重生以来不是没寻找过丹炉,可是俗世的丹炉和他心的丹炉根本不是回事,大多数只是摆设,根本不可能用来炼丹。

    而这件丹炉虽然品质较低,却是真正能炼丹的丹炉。

    而且这丹炉还若有若无地散着些极细微的真元残留,这是修真者的丹炉!

    这现可是非同小可,证实了件事,地球至少是曾经存在过修真者!

    “赵先生对这丹炉感兴趣?这丹炉乃是本人在西北大漠部落后人手收集到的,用了任何现代科技手段也无法鉴别出质地,更不清楚来历,也估不出市场价值,只好就这么放着。”孙嘉良察言观色,上前说道。

    “这丹炉能否转让给赵某,多少钱你开个价。”赵君宇沉声说道。

    “赵先生喜欢,还要什么钱,只管拿去就行。”孙嘉良爽朗的说道,相比交好赵君宇,这座没人要的丹炉又算作什么。

    “好,我承你孙家个人情。”赵君宇点头道。

    孙嘉良闻言又惊又喜,他知道赵君宇这句话的分量。

    “那我明天就派人将丹炉送到赵先生府上。”

    前厅已经没什么可看的,赵君宇问清楚后厅的方向,独自向后厅走去,孙毅还在那等着自己,神神秘秘的搞什么?

    谁知道还没进入后厅,刚到门口,却见孙毅正站在那张望。

    见到赵君宇过来,孙毅急忙迎上前,带着丝焦急低声说道

    “赵先生,老朽多有得罪,还请你赶紧先离开,我们回头再说。”

    这是怎么了?赵君宇愣。

    “孙老丈,这位就是你的那个忘年交?拿走那盆兰花的就是他?”只听得个沙哑地声音从背后响起。

    只见个身穿灰色蜈蚣扣衫,脚穿双古式布靴,面上坑坑洼洼的年人,头半黑半百,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负手从后面慢慢转了出来,眯缝着眼逼视着赵君宇,股莫名地气势压了过来。

    孙毅见到此人跟来,脸色微微变,“莫大师……。”

    “既然来了都是客,孙老丈你这个主人怎么能赶人走呢?不如请这位起来品鉴宝贝吧。”莫大师挥了挥手,打断了孙毅,望着赵君宇似笑非笑地说道。

    哦?有意思……

    赵君宇上下打量了下此人,脸上同意露出丝笑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