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这是法器?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居然是老太爷亲自打电话邀请的客人,怪不得这么有恃无恐。 =.≤=1≤Z≥W=.≤

    尹冰月,尹雪和叶莲馨,三人齐齐松了口气。

    尹卓脸震惊地不停打量着赵君宇,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切,这废物什么时候认识

    的孙家老太爷,何德何能,孙老太爷还对他如此敬重?

    孙毅问清楚了来龙去脉,再次向赵君宇表示歉意。

    不用他多说,嘉胜国际的幕后老板,也是他的三儿子孙嘉良,立即当场宣布开除冯经理。

    孙毅环顾了下四周,花白的胡子轻颤,“我们孙家的事,还轮不到外姓人指手画脚。”老爷子是真生气了。

    这个话,大家都是聪明人,话里话外说的是谁都明白。

    纷纷用怪异的目光看向南宫杰和冷如烟。

    南宫杰的脸还处在石化当,憋成了猪肝色。

    而冷如烟向清冷淡定也罕见地露出了难堪之色,脸涨得通红,这等于是她之前那些高高在上的话语,全变成了笑话,想打别人脸结果被重重反打了记。

    “赵先生,你和你朋友先在前厅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老朽在后厅等你,那里才是好东西。”孙毅转头低声对赵君宇说道。

    说完孙毅就先回了后厅,大堂由孙嘉良留下主持。

    “冷如烟这个娘们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本帝根本没招惹你,处处针对老子。”鉴赵君宇皱着眉头怎么也想不明白,哪里招惹了这娘们。

    再敢放肆,老子哪天就把你啪啪了再说,赵君宇心嘀咕,脸上露出不可说的笑意。

    孙嘉良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眼睛的余光直注意着赵君宇,眉头微皱。

    老爷子再嘱咐自己要交好赵君宇,但是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老爷子的病根,即使是那几个隐秘的传统医世家,也没办法根治,何况是这个毛头小子。

    这小子起到的作用,最多也只是能缓解时,不过老爷子年纪大了说不好听的时日无多,能缓解就等于治愈。

    再说了,老爷子的病突然好转,到底是不是这小子的功劳还说不定,毕竟之前直是接受南宫家的医慢性疗养,也许这小子走运,正好碰上了之前南宫家的疗法开始见效的时候呢?

    孙嘉良越想越有可能,他直不太相信这种陈年恶疾,针灸两次就能迅见效,这小子几针下去,就立刻能治好?谁信。

    再说即使如此,这小子顶破天也无非就是个医术不错的年轻人而已,那又怎样。

    总是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装神弄鬼,还不是利用老爷子沽名钓誉。

    老爷子对他如此尊崇,实在是太过了,传出去不太好,惹人笑话。

    哎……孙嘉良摇了摇头,老爷子老了,对些玄乎的东西是越迷信。

    应该找几个机会,适当点醒下这年轻人。

    “欢迎诸位光临嘉胜国际,今晚我们酒会主要的宗旨是邀请大家鉴赏古玩,当然如果有喜欢的,也可以出价竞买。”孙嘉良走到大堂间,开口朗声说道。

    “请诸位随我来。”孙嘉良领着众人穿过大堂,来到展厅。

    展厅面积宽阔,立着上百个玻璃柜,里面都是各式各样的各种古玩奇珍。

    众人围在各种古玩前面,指指点点,不时面露惊异出声感叹。

    尹家姐妹和叶莲馨,四处这看看那看看也是很是新奇。

    “这是古印度时期的宝石,据说具有诅咒能力。”

    “这是汉代王族墓室里现的个玉佩,具有辟邪的作用,出土时死了好几个倒斗的。”

    “这是明末农民起义军领的佩剑,历经数百年,杀伐之气仍在可以用来镇宅。”

    “这是宋代皇家瓷器……。”

    孙嘉良介绍时颇为自得,来龙去脉如数家珍,每个来头都很大,背景也都很神秘,说的众人不断点头,眼露艳羡。

    赵君宇四处走走看看,却是脸淡定。

    “你觉得这些东西如何。”尹冰月走过来,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自己这个名义上的老公越来越神秘。

    “以讹传讹罢了,大部分是普通的古董。”赵君宇皱了皱眉。

    以他的眼光当然能看出,这里面所谓的神秘古玩,具有特殊作用的宝石,佩剑之类的,基本完全是世人的胡乱吹嘘或者是心理作用,那些神乎其神的效果基本不存在。

    实际也就是经过几百,上千年,东西老了也就值点钱。

    孙嘉良其实直暗地里注意着赵君宇,闻言心不悦,这其很多展品,是他亲赴世界各地,重金求购而来。

    这年轻人轻飘飘地句话,就给否定了?

    旁的尹卓也在注意着赵君宇,闻言心底再次暗骂,孙老丈给你脸了,你也风光了,老老实实跟着我们看看展品完了,还装什么行家,瞎说道又得罪人了吧?

    “哦?赵先生看来也是懂行之人,这里还有件压轴的好东西,不妨请看看这件。”孙嘉良忍着不悦,淡淡地说道。

    他领着赵君宇等几人到了展厅的正间,众人眼就被玻璃柜个色彩斑斓夺目的夜明珠吸引。

    “哇,好美啊。”尹家姐妹和叶莲馨纷纷上前,痴迷的盯着夜明珠看。

    直看,痴痴地看,三女的眼睛却像丢失了焦点,变得丢了魂似的。

    好会,三女才猛地回过神来,脸迷茫不知出了什么事。

    孙嘉良略显得意地看向赵君宇,见到他不为所动,不禁也是心下暗惊。

    他知道这夜明珠的不凡,心里有准备,而常人在不备的情况下,第眼看上去都会被它神秘的力量所迷惑,犹如掉进漩涡,得有会才能清醒。

    而这年轻人神色却丝毫不变。

    “这夜明珠是什么来历,怎么如此神奇?”三女纷纷吃惊不已。

    “严格来说,这已经不能算古董,这是古埃及位大祭司的随身佩戴法器,有着神秘莫测的能量,可以用来祈福辟邪,也可以用来驱鬼镇宅,我二十多年前亲自赴埃及求来,当年为此花费数百万,现在价值至少上亿。”孙嘉良得意地说道。

    “原来如此,确实非常不般。”尹家姐妹,叶莲馨纷纷点头。

    孙嘉良笑容更盛,转头看向赵君宇,却见他仍然是微微摇了摇头,将视线转向别处。

    他面色冷:“怎么,赵先生似乎看不上本人的收藏的法器啊。”

    “这算不上什么法器,虚有其表而已。”赵君宇淡漠地说道。

    “你!”孙嘉良只觉得股怒气直冲脑门,再也忍耐不住。

    你个普通的毛头小子,如果不是老爷子,你连进来的资格都没有,还看什么古玩?大言不惭!

    “不知赵先生,能否让我们见识下真正的法器呢?”孙嘉良语带讽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