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酒会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万象炼体诀的双修法门,硬件条件里最重要的是强调男子的元阳醇厚程度和品质,其次是女子阴元的纯净。

    赵君宇是九阳圣体,元阳程度毋庸多言。

    而尹雪,安若兰的处子阴元也都是等的异常纯净,赵君宇利用双修功法吸收阴元转为真元运转周天,并最终仍有部分反哺回女方,生生不息。

    其实,在与尹雪和安若兰交合的同时,赵君宇每秒都没有浪费,同时在运转双修法门,这样除了他本身修炼大有裨益的同时,两女体内丹田都已经储存了部分赵君宇反哺过来的真元,这可是比直接吸收灵气修炼,转化为真气,再真气化元来得更有效率地多。

    也就是说,两女如果修炼,起点已经远远高于大部分修真者的起点,毕竟几乎很少有人上来就具备如此精纯的真元。

    赵君宇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将话说开,任由她们选择。

    “修真者?”尹雪和安若兰美人初醒,听到这个陌生的词汇,纷纷愣。

    赵君宇没时间详细解释,以后她们慢慢会懂。

    只说自己由于修炼了些神秘的功法才会如此强大,以后寿命会比凡人长很多很多年。

    若想长相厮守,可以尝试同修炼。

    两女几乎是想都不想就点头表示要修炼,她们对赵君宇早已经是情根深种,巴不得长相厮守。

    赵君宇将万象炼体诀的双修心诀,传于二女,先让她们自行领悟基础部分,日后修炼时再由他把关。

    ……

    “古玩鉴赏酒会?”接到孙毅电话,赵君宇愣。

    “是的,赵先生,这次鉴赏会其实是个自助酒会,主要目的是供大家互相交流、扩展人脉。鉴赏拍卖的古董也大多带点神秘色彩。”

    孙毅电话带着丝恭敬,自从赵君宇两次给他施针以后,病情好转了很多,整个人精神奕奕,他早就明白这年轻人非同般,他不禁自己刻意交好,还嘱咐自己的后辈也要交好赵君宇。

    刚开始倒腾古玩,孙毅就邀请自己去参加什么古董鉴赏会,这老小子不会直盯着自己吧?

    “好吧。”赵君宇答应下来,去看看也好。

    “那晚上老朽派人去接你?”孙毅问道。

    “不用了,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过去。”赵君宇说道,他可不想太引人注目。

    “那好,这酒会由犬子主办,赵先生到了会场,直接报老朽的名字就行,迎宾那我会特别交代。”孙毅说道。

    今天是周六,难得尹冰月没什么公司的事要忙,午餐破天荒的在家里吃。

    还有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尹家姐妹的堂哥尹卓也来了。

    赵君宇懒得鸟他,大口大口惬意地品尝美食,赵婶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哼,吃软饭的废物,大祸临头还不自知。

    尹卓斜瞥了他眼,脸轻蔑。

    “今天晚上,嘉胜国际要举办场高端的古玩鉴赏酒会,天海以及周边省市的不少名流富豪都会出席,而且据说有神秘的出土古董现场拍卖,冰月,雪儿你们和我起去。”尹卓微笑道。

    “我也是好不容易搞到三张请帖,这种高端聚会实行的是人帖,身家达不到上亿级别的都不在受邀行列,这个交流和开拓眼界的机会可来之不易。”尹卓略带得意。

    哦……,其实尹家姐妹对这古董之类并不感兴趣,尹冰月还存着点能扩大人脉圈的心思,而尹雪则完全是兴趣缺缺,远没有和赵君宇呆在起的诱惑大。

    这个废柴在赵家时就是肚子草包,要啥没啥,这辈子估计连远远看眼这种艺术性质聚会的机会都不会有。尹卓摇摇头,反正过不久这小子就会哭着求冰月离婚,日后与我们这种层次,再无交集。

    尹冰月略显抱歉地看了看赵君宇,毕竟这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却连起去的机会都没有。

    赵君宇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两眼望天,不知想着什么。

    夜晚,月色如水是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

    酒会设在市郊燕云山下,处风景秀美的度假山庄“云隐山庄”,环境也非常幽静。

    赵君宇开着自己的路虎揽胜,径直来到了云隐山庄。

    山庄广场上豪车云集,全进口奔驰宝马只是最低档次,兰博基尼,宾利,保时捷都不在少数,甚至限量版的玛莎拉蒂也有辆,这种车全世界也只有几百辆。

    相比之下,赵君宇百万出头的路虎揽胜运动版,就显得很般了。

    上前和迎宾报了孙毅的名字,迎宾立刻非常恭敬地将赵君宇请了进去,显然孙毅事前交代过。

    云隐山庄里面装修不仅非常奢华高端,还遍布些高端艺术品,设计独具匠心。

    大厅里灯火辉煌,都是些衣冠楚楚,彬彬有礼的上流社会人物,在围成个个小圈子热聊,不熟悉的人之间碰到也会点头致意。

    酒会还没开始,赵君宇扫了眼,没看到尹家姐妹,也不在意。

    和上次的慈善晚宴样,他自顾自地享受自助美食起来。

    澳洲大龙虾,鲍鱼鱼翅统统都要尝尝,大快朵颐。

    当然也少不了拦截侍者,把名贵红酒当水喝的标志性动作。

    他本身就穿了身普通西装,行为举止又比较粗俗,时间众人纷纷侧目。

    “赵先生?你也在?”个清脆好听的声音惊喜地说道,叶莲馨身穿身惊艳的水蓝色拖地长裙,从远处快步向他走来。

    又碰到这买辟邪剑的小妮子,几天不见,似乎胸大了点,赵君宇回过头,眼神放肆地上下打量着叶莲馨,淡淡地说道:“你也来了。”

    跟着叶莲馨后面过来的还有名高大帅气的男子,身得体的阿玛尼西装,显得风度翩翩。

    见到赵君宇大大咧咧的样子,不禁眉头皱,这人是谁?

    “赵先生,你在太好了,上次我们还有好多话没说完呢。”叶莲馨娇笑道,两人自从起买玉器,熟悉亲近了好多。

    “是的,我还欠你好几万呢,你不会是特意找我追债的吧?两个字,没钱。”赵君宇两手摊,故意翻了翻白眼。

    “哈哈哈,赵先生你还是那么幽默。”叶莲馨咯咯娇笑,花枝乱颤。

    身旁的阿玛尼男子见状,脸色更加阴沉,自己这些天寻找切机会接近莲馨,花了不少心思博美人欢心,而叶莲馨对自己却永远是副礼而远之的模样,不咸不淡。

    这个土包子是哪个?凭什么叶莲馨对他的态度和对自己的态度大相径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