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再遇叶莲馨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先生,请留步,稍等下。??  ? ㈧1?Z?W㈠.”叶莲馨娇喘着从后面小跑上来。

    头乌黑的大波浪秀,画着淡妆,身着声高定职业洋装,黑色短裙下双笔直雪白的**,光脚穿名贵高跟鞋,这样的女性在乱糟糟的地摊之间奔跑,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眼光。

    “快看,极品啊。”

    “若能睡到她,就是马上死也值了。”

    “这样的大美女追着个土包子跑,真煞风景。”

    众人议论纷纷,甚至有不少人出言调笑。

    但当他们看到后面几个气势汹汹的保镖后,马上闭上了嘴。

    这大美女可不是般人。

    赵君宇早就觉了后面的叶莲馨,不自觉有点头疼。

    又是这个买剑的小妞,貌似还是老婆的好友。

    钱货两清了,还想干嘛?

    “赵先生,能否借步说话。”叶莲馨气喘吁吁地追上来。

    “没时间,你不是我老婆的朋友吗?你觉得你总找朋友的老公私下说话,这合适吗?”赵君宇翻了翻白眼,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你……。”叶莲馨愣,气得满脸羞红。

    “你说话放尊重点!”跟上来的兰姨与叶莲馨感情甚笃,听赵君宇如此说话,上前步怒道。

    是上次那个躲在暗处的女保镖,身体里也有内力在涌动,原来也是个内家高手。

    赵君宇似笑非笑地盯了她眼,兰姨立刻觉得就像被猛兽盯住样,脊背凉。

    似乎在这个人面前,自己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

    觉察到赵君宇的危险,但是兰姨还是咬牙,上前护住叶莲馨。

    “兰姨不必如此,我跟赵先生应该是老相识了,你说对吧。”叶莲馨笑道。

    “我不认识你,也对你不感兴趣。”赵君宇副臭屁模样。

    叶莲馨无奈地摇了摇头,掏出巴掌大的护身符。

    “这你总该认识吧,你就是那个神秘的卖剑之人。”叶莲馨说道。

    “不认识,不知道你说什么。”赵君宇暗叹声,有点后悔自己当初卖辟邪剑,毕竟这个蕴含仙力的东西对地球人来说太过神奇,最好不要轻易曝光。

    赵君宇的微表情,让叶莲馨更加确认。

    “赵先生不想承认也没关系,明人不说暗话,我今天代表叶家邀请赵先生和我们叶家合作,你有什么条件,莲馨都可以答应。”叶莲馨坚定地说道,叶家现在内忧外患,急需强有力的外援。

    “真的什么都答应?”赵君宇泛起坏坏地笑容,上下打量叶莲馨。

    不得不说,这小妞长相身材,气质都是流水平,和尹冰月不相上下。

    叶莲馨还更高点,米七的身高,模特级别。

    叶莲馨脸色红,有点羞恼地瞪了赵君宇眼,噘着嘴说道:“当然是在不违反法律和人伦道德的前提下。”

    “没劲,先陪我逛逛市场吧。”赵君宇摇了摇头。

    叶莲馨不明所以,乖乖地跟在赵君宇后面。

    二人逛了会,在堆全是玉器的摊子面前停住,赵君宇蹲了下来,四处摸摸看看。

    叶莲馨似乎也对玉器比较感兴趣,对这些玉做的饰更是喜欢,也跟着挑挑拣拣起来。

    这些垃圾……前世他把玩的都都是仙玉。

    这个摊子上,什么玉佩玉镯玉吊坠,玉扳指玉瓶玉碗等等什么都有,赵君宇神识略微扫,就看出大都是现代的造假工艺品。

    还有几个真的玉石,也是由最次的废料制成,不值什么钱。

    只有摊位上个不起眼的玉制鼻烟壶,还有对耳坠的枚,与所有玉器都有不同,赵君宇从玉鼻烟壶和耳坠上,感受到股淡淡的“灵气。”

    此灵气非修炼的彼灵气,而是好的玉石料散出的种浑然天成的灵气。

    老话说玉有灵,好的玉也能养人,而玉为什么能养人?就是有的好玉之,含有种纯天然“灵气”。

    这个鼻烟壶和耳坠,在赵君宇的神识就是散着这种奇妙的灵气。

    而此处别的玉器,神识感应上要么料就不对,要么就是纹理死板,千遍律,看不出有什么特点。

    鼻烟壶外表虽然不起眼,甚至还有点黑漆漆的老旧,外表脏兮兮的。

    但是,赵君宇可以分辨出,这鼻烟壶的质地非常不凡。

    而耳坠虽然质地稍差些,但也算是好玉,同时赵君宇感受到,耳坠除了灵气还散出种陈旧的气息,这个应该在物价值方面会更高些。

    赵君宇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也没有刻意关注鼻烟壶和耳坠,而是跟着叶莲馨起挑选着手镯扳指之类的。

    “老板,这个手镯和这个玉碗怎么卖?”挑了半天,叶莲馨挑了枚墨绿色的手镯和个羊脂玉的玉碗。

    “镯子五万,玉碗两万,不还价!”这个摊位的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挥了挥手。

    在这里摆摊的,都是有眼力的人,他眼就瞧出叶莲馨是有钱的主,因为人的气质不样,叶莲馨服饰高档又年轻又漂亮,气质没得说,所以明显是白富美,不差钱的那种,摊位老板直接狮子大开口。

    “哦……”叶莲馨抬起头看了赵君宇眼,她的意思是让赵君宇来砍价,她是真不会砍价。

    赵君宇蹲下,把鼻烟壶和那对耳坠和镯子玉碗放在起,竖起根手指道:“四样,我只给你五千,你要卖呢,我直接给钱,不卖就算了!”

    “五千?老板啊,你可别开玩笑,咱先不说这些玉器工艺怎么样,就算它还是未雕琢的料子,那怎么每个也值个几千块吧?你这样,今天我天还没开张,你这四样给我三万五就行,怎么样?说实话,我就赚个路费钱,这些东西都是收上来的,只赚你们个来回车票的钱!”

    赵君宇摇摇头:“我只能给你六千,四样六千,你不卖就算了!”

    “六千我是肯定不能卖的,你总不能让我赔了吧?”小老板头摇得向拨浪鼓。

    “那算了。”赵君宇作势起身,就要走人。

    “得了得了,今天算我倒霉,你给七千就拿走,着急开张讨个头彩。”小老板看到赵君宇真要走的时候,立即又松口了,三万变七千了,也不提车票钱了。

    “那就这样吧。”赵君宇抽出捆百元大钞,数了七千递给小老板。

    “老板,这是我名片,以后有什么需要买的,给我打电话啊。”小老板把名片递过来道。

    “好。”赵君宇把鼻烟壶和耳坠手镯玉碗都收起,用摊位边上的纸袋装好,带着懵懵懂懂的叶莲馨重新走进人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