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神奇银针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双目微凝,他神识扫描过老者头部,病因很清楚。 ㈧.㈧㈧1?Z?W?.㈧

    老者早年头部嵌入数枚弹片,当时条件所限没有及时取出,直留在脑,建国后虽然取出,但是脑部神经末梢已经造成永久性损伤,还有小块淤积的血块直无法取出,位置非常难搞,没有医生敢冒险手术。

    也就是,其实是要解决神经受损,还有淤血块,总共两个问题。

    对于曾经的仙帝赵君宇来说,举手之劳。

    现在也不复杂,但是赵君宇不准备下子给他治好。

    凡人对轻易得到的东西,般都不会珍惜。

    赵君宇取出几根银针,老者看了眼,微微皱眉。

    他不是没接受过针灸,那些隐世老医的银针,个个是质地非凡的传家宝甚至有的是稀世珍藏。

    而这年轻人的银针,看就是质地很般的货色,寻常医疗器械店都有出售。

    哎,自己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

    老者认命地闭上眼睛,仰坐在椅子上。

    赵君宇左手同时夹住三根银针,几乎同时间从老者头顶三处穴位以种奇异角度刺入,并且同时捻动,右手掌贴在老者的太阳穴上。

    丝丝精纯的真气随着赵君宇奇异的捻动频率,由三根银针导入颅脑内,从三个方向精准地汇集到那隐秘的血块所处位置,点点消融血块。

    而右掌则是提聚真气化元,磅礴地真元混合着阳气,从太阳穴处进入,持续不断地温养着受损的脑神经。

    这几个步骤都是同时进行。

    心多用!

    呼……旁的市长和将,大气都不敢出,紧张地睁大眼睛注视着他的动作。

    老者只觉得整个头部股难以言明的奇异感觉,又热又痒。

    就像是群密密麻麻的蚂蚁在轻轻撕咬自己的脑部组织。

    心泛起种未知的恐慌,不会那种难受的感觉开始褪去。

    颅脑深处,种酥麻感传来。

    而且越来越舒服,越来越轻松,似乎沉睡在云端里,不想醒来。

    老者出鼾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那种舒适地感觉突然如潮水般褪去,老者倏地醒来。

    赵君宇已经拔出银针,面无表情的装好。

    “小友,结束了吗?”老者不无遗憾地问道,还贪念那舒适的滋味。

    不过现在他感觉头部明显轻松多了。

    “还有两次,就可以完全治愈。”赵君宇负手而立,股莫名的气势散出来。

    唐装老者双眼收缩,这年轻人深不可测。

    “小友医术神乎其技,老朽感激不尽,如果能彻底将老朽治愈,必有重谢。”老者郑重地说道。

    “这株兰花我是否可以带走了?”赵君宇面无表情地打断道。

    看着赵君宇淡漠地眼神,久经沙场的唐装老者突然不寒而栗。

    甚至直觉如果自己说个不字,也许老命就交代这里了。

    事实上他的感觉没错,如果他再墨迹,赵君宇真的可能会动手杀人。

    管你是阿猫阿狗还是开国将帅,没有区别。

    唐装老者给市长使了个眼色,将蕴灵金兰小心翼翼地装在个木盒里,送到赵君宇手上。

    “可惜了。”赵君宇心暗骂,这蕴灵金兰栽在平常的土壤里,被当做寻常兰花饲养,造成品阶有点低。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这是赵君宇此行最大收获。

    “老朽姓孙,单名个毅字。不知先生如何称呼。”唐装老者已不敢再倚老卖老,尊称赵君宇先生。

    “我姓赵,叫我赵先生就好,至于我的来历,你们自己查吧也不费劲。”赵君宇说着就要离开。

    孙毅见状,不再啰嗦,双方交换了联系方式,约定下次治疗时间。

    赵君宇拒绝了对方相送的要求,自己徒步离开。

    “这年轻人,日后定是个惊天动地的大人物。”看着赵君宇的背影,孙毅喃喃地说道。

    “此子只能交好,千万不能得罪。”孙毅忽地转身,对市长,将两人严肃地说道。

    等到赵君宇来到酒店宴会大厅的时候,慈善晚宴早已结束,空无人。

    “你怎么还在这?”赵君宇愣。

    只见个美丽的倩影还在桌子旁边孤单地坐着,正是自己的老婆尹冰月。

    “你……你都不说去哪,打电话你也不接,我就等下你,我都已经打算走了。”尹冰月有些气鼓鼓的嘴硬道。

    “嗯,你辛苦了,事前办完了,我们走吧。”赵君宇步上前。

    股强烈的男子气息袭来,这个男人靠的太近了,尹冰月急忙退后转身,装作没事人样向外走去。

    身后这个气宇轩昂的英俊男子,让她芳心有点乱。

    不过她毕竟是个大集团的总裁,不会就努力让自己重新清冷下来。

    坐上自己的劳斯莱斯,望见赵君宇手大大的木盒,尹冰月没有多问,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豪车驰出心大酒店,向尹家别墅开去。

    深夜的天海,路几乎畅通无阻。

    不会,赵君宇心神动,嘴角泛起股若有若无的笑意。

    “小姐,我们被盯上了!”开车的正是铁手段叔,只见他脸严肃地看着后视镜。

    后面好几辆无牌越野车在迅接近。

    来者不善!尹冰月立刻察觉到危险。

    正要掏出手机报警,异变突起。

    随着几声嘶哑地枪声响起,劳斯莱斯的轮胎被打爆。

    砰的声,劳斯莱斯斜撞在前方脸拦路的越野车身上,停了下来,随后被五六辆越野车团团围住。

    呼啦啦下来十几个黑衣壮汉,带着狞笑地围了过来。

    “你们哪里混的,想干什么?这是燕京尹家的车队,不想死的就赶紧滚开!”铁手段叔毫不畏惧,下车冷然说道。

    “老不死地费什么话,给我乖乖跪下,双手放头上,不然打断你两条腿。”领头的个光头丑汉,望着车里那抹白色倩影,舌头贪婪地在嘴边舔了舔。

    这尹家女人不能动,只能过过眼瘾,人是后面王家那小子点名要的,他娘的,有钱人享受最好的女人,干脏活全是自己这些人干。

    光头丑汉想想心里极不平衡,心里冒出股戾气,转头盯着正慢悠悠从车里出来的赵君宇。

    正主是这姓赵的小子,王少出价百五十万把这小子全身骨头敲碎,这活他们很是熟门熟路。

    说话间,又是辆大巴撞了过来,从车上又冲下来三十多个手拿西瓜刀,棒球棍的青年混混。

    “你这废物不是能打吗?你能打三个,打十个,我他么就不信你能打五十个!”离此地几公里开外的处街道,辆宝马停在路边,王凌和王鹏飞两人,手拿望远镜远远注视着这里的切,忍不住哈哈狂笑。

    你死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