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蕴灵金兰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王鹏飞脸阴沉地盯着赵君宇,越看越像那个卖辟邪剑的。 ≥.≈1ZW.

    他为人向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再看见两大女神都围着赵君宇。

    心杀意按捺不住,偷偷摸出电话,拨了几个数字。

    等到赵君宇吃了个半饱的时候,慈善晚宴暨拍卖会才正式开始。

    市政府对拍卖会很是重视,由天海市市长亲自主持。

    来得都是明星,富豪等社会名流,所谓拍卖,也不过是他们收藏的些字画,瓷器,古玩,甚至用过的饰品,衣物都拿来拍卖。

    说白了,就是富人之间的游戏,相互之间给个面子,拍出来的价格都远远高于拍品的实际价值,所得的款项都捐作慈善。

    这里面真正心向慈善的人寥寥无几,更多的是做个样子,花钱买个名声。

    赵君宇对这些虚伪的游戏,丝毫不感兴趣,冷眼旁观。

    自从他和尹冰月是夫妻的关系传开后,已经有无数道饱含敌意的目光,盯在他身上。

    “最好都给我老实点,不然,老子可不是好惹的。”赵君宇对这些争风吃醋的家伙,很是鄙视。

    坐在身边的尹冰月却是真心做慈善的,不仅仔细研究了具体的细节,资金的流向,帮扶对象,更是出手阔绰,不会已经花了好几十万,买来堆不值钱的玩意儿。

    个多小时过去了,拍卖已近尾声,正当赵君宇昏昏欲睡的时候。

    他忽然感受到丝丝若有若无的灵气,竟然非常纯净!

    赵君宇个激灵,几乎跳了起来。

    好久没感受到如此纯净的灵气了!赵君宇陶醉地吸了口气。

    在哪里?赵君宇的神识立刻四面方的散开。

    很快,他就找到了源头。

    在宴会厅后面个隔开的豪华房间内,桌子上放着个小花盆。

    这是……蕴灵金兰?赵君宇吃惊地盯着,小花盆里株泛着淡金色的花骨朵。

    蕴灵金兰,有吸纳并散天地灵气的效果,在它旁边修炼更是事半功倍。

    如此珍稀的灵草,怎么会出现在凡俗界?

    这株蕴灵金兰,明显还处于幼年期,如果结了籽,取出种子批量种植,这对他的修炼大有益处。

    必须搞到手!不行就抢!赵君宇立刻做出决定。

    “等会你先回去,不用等我。”他跟尹冰月交代了声,自顾自的离去。

    “你去哪儿啊!”尹冰月气得跺脚,又不好跟着离去,她可是雅兰集团的总裁。

    赵君宇还没接近那个小房间,立刻觉了几股比常人强大的多的气息,已经将他锁定。

    等再走近,几个黑衣壮汉突然闪了出来,拦住他的去路。

    “这里闲人勿进,请回吧。”领头的壮汉,面无表情的说道。

    “让开,我进去和你主人说点事。”赵君宇不耐烦地说道。

    “我再说遍,走开,这里不是乱闯的地方!”领头壮汉声音冰冷,伸手过来就要把赵君宇往后推。

    真是烦人,逼我动手!

    还没等到壮汉手碰到,赵君宇已经闪电般出手揪住对方领口,整个人提了起来甩到边。

    还好他手下留情,壮汉只是摔了个七晕素。

    下刻,五六把手枪起瞄准赵君宇,气氛触即。

    “把枪收起来,让他进来。”房间里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唰地声,众壮汉几乎是同时收枪肃立,让出条道。

    很明显,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赵君宇步踏入房间,只见房间内个唐装老者正襟危坐,旁边桌子上摆着蕴灵金兰。

    而刚刚在拍卖会上主持的市长,还有个身穿将军服的军官,也陪坐在旁,看见自己进来,两人都在朝自己怒目而视。

    “小友,实力非凡胆量过人,请坐。”唐装老者看见赵君宇副坦然自若的样子,微微笑。

    尼玛叫本帝小友,你个小p孩。

    赵君宇满心不是滋味又无可奈何,只能尽量把声音放平和:“老丈,我需要你这盆兰花,你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咳咳放肆,你这小毛头知道面前是谁吗?敢这么对老长说话,你……。”旁边的将气急反笑。

    唐装老者摆摆手阻止将继续说下去。

    “抱歉了小朋友,这株兰花是我用来治病的,我不能让给你,没有任何条件。”唐装老者的言语不容置疑。

    “如果我能治好你呢?”赵君宇上下打量了下唐装老者。

    唐装老者皱了皱眉,对这年轻人的大话已经非常不满,自己这是战争年代落下的老毛病了,曾经第代领导人亲自过问,甚至隐世的老医都没办法。

    “你的偏头痛每月都要作数次,次比次厉害,更要命的是几乎都是晚上子时后作,痛苦不堪,我说的没错吧?”

    “你的病根在脑部,这株兰花散的气息,只能减缓你的痛苦,但无法根治。”赵君宇自顾自地说道,语极快。

    “你……。”房间内三人满脸震惊地望着这个年轻人,不检查,不把脉就能看出病灶所在?

    唐装老者看向赵君宇,脸凝重。

    这些秘密,只有他最亲密的人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如果是从别的渠道获得的信息,那就太可怕了。

    “最多三次,我就可以根治,只要你答应把这株兰花给我。”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他也逐渐失去耐心,如果再谈不拢,就直接出手将这些人都打晕,抢走蕴灵金兰了事,不过后续会比较麻烦,搞不好要亡命天涯了。

    “好!”没想到唐装老者口应允下来,有点出乎赵君宇的意料。

    “老长……。”市长和将脸担忧,试图劝说。

    唐装老者摆了摆手,深深地望了赵君宇眼。

    自己这几个警卫,都是特种兵里的佼佼者,领头的壮汉更是身怀绝技的内家古武高手,被赵君宇后先至招拿住要害,这年轻人的实力不容小觑。

    这偶然得来的奇异兰花,确如年轻人所说,只能稍微缓解痛苦,如果有根治的希望他还是愿意试试吧。

    不如就让他试试,死马当活马医吧。大不了,最坏的结果就是到地下见主席去。

    老者自嘲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