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辟邪剑显威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转过街角,叶莲馨坐上自家的商务车,司机是个英姿飒爽的年女性。? ?? ≤.≤=1≈Z≈W≠.≥

    她回头望向叶莲馨,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兰姨,你在暗观察半天了,有什么话就说吧。”叶莲馨挤出丝笑容。

    兰姨是爷爷昏迷前安排给自己的保镖,直暗保护自己,有时也兼任司机。

    “小姐,你也知道,这种江湖神棍,般都是骗子。”兰姨叹了口气。

    叶莲馨心里苦,她何尝不知道赵君宇是骗子,但是她不想放弃哪怕丝希望,任何手段她都愿意试试,即使被骗也不后悔。

    “但是,这个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的神棍,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兰姨犹豫了下,最终将接下来的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自己的隐藏工夫向自认很不错,然而刚才那个神棍似乎早就现了自己,股危险的气息将自己牢牢锁定,回想起来,兰姨脊背不禁有些凉。

    叶莲馨坐车回到叶家在天海的大宅,自己这段时间,都将爷爷安置在这里。

    进入大宅,叶莲馨就感觉气氛有点怪异。

    进入爷爷的病房才现,来了大群人,都是族人。

    这几年很少见到的大伯家来了,自己的父亲也在。

    还有个身着山装的陌生年人,叶莲馨并不认识。

    “大伯,爸爸,你们怎么来了。”叶莲馨迎了上去。

    “哼,我们再不过来,你还不定把老爷子折腾成什么样子!”大伯不满地冷哼声。

    “是呀,莲馨不是伯母说你,你看看你,这几年带着老爷子到处飞,到处瞎折腾,就是因为你瞎折腾,老爷子的气色越来越差了。”大伯母是个衣着庸俗艳丽的肥胖年女人,在旁添油加醋道。

    “我跟你说,老爷子现在这种情况,莲馨你是要负定责任的,如果他在国内静养,说不定早就醒了呢。”大伯母翻着白眼说道。

    “你们……你们居然说这种话!”叶莲馨脸色苍白,娇躯不断颤抖,自从爷爷病以来,大伯家只是在燕京的医院探望了次,就再也没过问过。

    自己个人,辛苦带着爷爷四处求医,医药费,差旅费都是她自己的公司出的。

    结果到现在,反倒是自己的错?

    “爸爸,你就不说句话?”叶莲馨回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叶明建。

    叶明建犹豫了半天,结结巴巴地说道:“莲馨,你大伯说的也没错,你看你弄的这些乱七糟的,所谓辟邪的东西,可笑不可笑,你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啊!”

    叶莲馨的心渐渐冰冷,沉了下去,自己的母亲早死,从小爷爷把自己带大。父亲向懦弱无能也就算了,想不到她四处奔波为爷爷治病,他不但不体谅,还同家里的亲戚同指责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次,她是对自己的父亲,彻底死心。

    “谁说不是呢,以前你搞这些乱七糟的东西也就算了,这次居然花高价买辟邪剑这种东西,还朝鹏飞撒气,莲馨你是不是神经有些错乱了?”大伯在边冷笑道。

    底下的族人也开始议论纷纷,虽然大部分人心里都明镜似的,知道老爷子生病这事,出力最大的是叶莲馨,但是也都认为叶莲馨是好心办坏事。

    众人看着叶莲馨手上的辟邪剑,不禁纷纷皱眉。

    叶莲馨听,就知道是王鹏飞告密了,心里对这个外表光鲜,内心龌龊的大家族子弟更是厌恶。

    她知道大伯和父亲,直想把自己嫁给王鹏飞,以在这种家族联姻,获得最大利益。

    另外大伯家还有层心思,就是早日把叶莲馨嫁入王家,他们好接管叶莲馨的公司,箭双雕。

    “老爷子的病你就不要管了,都是瞎折腾,好好和鹏飞相处才是正道,今年过完年后,王家就会来提亲,现在我是家之主,我说的算。”大伯不容置疑地说道。

    “对,对,我也是这个意思。”父亲叶明建在旁不停附和。

    “还有天海你这个公司,虽说老爷子交给了你,但也是叶家的产业,过完年后你嫁入王家,这个公司就交给我们家天隆管理吧,他毕竟是以后的家之主,叶家产业迟早都是他的。”大伯母在旁眉飞色舞道。

    叶莲馨如坠冰窟,浑身不停抖,打得好手算盘,这就算是决定自己的生?

    休想!叶莲馨干脆也不说话了,坐在旁,沉默不语。

    “我们家天隆花了不少心思,请来了华夏医世家南宫家的高人,南宫鸣先生,给老爷子再看看,大家看到没有,这就是未来家之主的能量。”大伯母不失时机地又开始宣传他儿子,叶天隆。

    先前那名身着山装的年人,直在闭目养神,副世外高人的做派。

    只见他轻轻阖,上来替叶老爷子把了把脉,又在老爷子头顶几处穴位按压了数下,再次闭目不语。

    众人屏息等待,良久,南宫鸣睁开眼睛,声长叹:“叶老太爷沉珂太久,若是前几年刚刚病时,我出手或许有几成把握治愈,而现在拖得太久了,老爷子怕是再也醒不来了。”

    众人片哗然,南宫鸣来自华夏隐秘医世家南宫家,他的话没有人怀疑。

    大伯母却像是长舒了口气似的,转头又开始指责叶莲馨:“你看看,都怪你四处瞎折腾,如果早……,叶莲馨你干什么?。”

    只见叶莲馨忽然站了起来,退后两步,举起手上的辟邪剑,指着床上躺着的叶老爷子,嘴里还念着:“疾!”

    这下,众族人纷纷摇头,本来他们还有几分向着叶莲馨,现在也都觉得她疯了。

    叶明建看着女儿犹如神棍般的表现,突然心产生丝愧疚和不安。

    而大伯和大伯母则在旁嗤笑,等着看叶莲馨的笑话。

    “胡闹,可笑之极,我南宫家看不好的病,岂是个装神弄鬼的辟邪剑就能解决的?”南宫鸣摇了摇头。

    然而此时,随着叶莲馨的那个“临”字落下,病房里突然光芒大盛。

    众人看见,桃木剑的剑尖处白光大盛,化作数道耀眼的白芒,没入叶老爷子体内。

    整个房间充盈着股清凉之意,让人神清气爽。

    在这瞬间,冥冥似乎有仙音在梵唱,众人都呆住了。

    半晌,还没等大部分人回过神。

    “快看,老爷子的手动了!”有眼尖的族人惊叫道。

    众人闻言急忙看向病床上的叶老太爷,只见他双手动了动,眉毛抽动,眼睛正在慢慢睁开。

    这……这,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个个头皮麻,这是幻觉吗?

    这不科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