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夺得第一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给我过来!”

    赵君宇单手抓,左丘简个踉跄跌跌撞撞被吸了过来,紧接着又是拳被凌空揍飞。

    那边三皇子哈哈笑。

    也是拳轰出,怒龙般的拳劲,将还在空的左丘简再次揍上天。

    紧接着,赵君宇再次拳击出。

    砰……砰……砰

    外面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左丘简,被赵君宇和三皇子两人像打皮球般你打过来我打过去。

    其实这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

    但很多人马上发觉,赵君宇和三皇子似乎是早就商量好样。

    用的都是巧劲,拿捏的很是到位。

    既把左丘简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也根本没时间做出反应。

    但是又很有分寸,没有将他击杀,也就是只差点没有达到太虚殿判定的死亡标准。

    众人眼见左丘简个堂堂的渡劫后期天才,半空被打得不断吐血狼狈无比,却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也没时间做出反应,不由个个脸色怪异。

    “欺人太甚!”

    三十六洞天的两位大乘期洞主,怒哼声齐齐站起,脸上不好看。

    “裁判,赵君宇和云天河两人这是故意羞辱,应该算违规!”

    两位大乘期,齐齐朝裁判抗议道。

    “这个……两位道友,我们大家都清楚。”

    “太虚殿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所以,不能算违规。”

    裁判长不卑不亢的说道。

    两位洞主顿了下,不得已缓缓坐下,面色铁青。

    “这下三十六洞天丢大人了。”

    “不过,这左丘简也是得罪人颇多,刚刚在里面偷袭了好几个天才。”

    “所以赵君宇和三皇子如此做,也是帮些人出了口恶气。”

    些修士见到此情况,窃窃私语。

    “话说这个左丘简是习练的什么秘术,为何隐匿工夫如此惊人。”

    “那么多高手都无法发现他踪迹。”

    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

    太虚殿里左丘简再次被轰飞,已经凄惨无比。

    只见他双目圆睁,咬牙,身体陡然透明!

    嗖的声个,整个人凭空消失!

    “他怎么做到的?”

    “这片空间都被赵君宇和三皇子联手锁死,无法遁入空间了。”

    “他怎么做到消失不见的?”

    场外很多修士见得真切,不由纷纷面露疑惑。

    修士突然消失,般来说都是秘法远遁,瞬息之内出现在另片虚空。

    或者是直接隐入空间夹层,当然这需要更高点的实力。

    别的话,除非……

    些见多识广的强者皱起眉头,心有了个猜测。

    “老子果然没猜错,你是高阶魅影族!”

    而此时,太虚殿里的赵君宇淡然笑。

    识海神光陡然汇聚,半空柄凝若实质的神识光剑瞬间凝聚。

    刹那间斩向不远处的空荡荡的大殿角落。

    咔嚓空气似乎传来丝轻响。

    随即啪塔声,个人影双手抱头跌了出来,倒在地上痛苦的低吼。

    正是面目狰狞的左丘简。

    “什么?他是魅影族?”

    外面很多修士听到赵君宇的话,不由片哗然。

    “是那个传说可化万物形态的神秘种族?”

    “难怪他能直隐匿不被人发觉,原来如此啊!”

    不少修士交头接耳。

    “魅影族经常使用些下三滥的手段,犯下许多重案,被各大种族视为禁忌。”

    “就连魔族都不敢明面上和魅影族勾结。”

    “这三十六洞天的真传天才居然是魅影族,这下有热闹看了。”

    修士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不少人将怪异的目光投向在高台上的两位洞主。

    “血口喷人!”那个面色阴鸩的夏侯洞主怒喝声。

    旁的干瘦无须的倪洞主也朝众人怒视。

    但是很多强者也已经感觉到两人或多或少有些心虚,不由得心各种念头各异。

    魅影族被央大星空许多顶级势力通缉,见到个杀个。

    如果坐视了左丘简是魅影族,三十六洞天不管是知情还是不知情,这其责任都不小。

    名声必将大损。

    “他是魅影族?”

    太虚殿里三皇子听到赵君宇所说,面色冷。

    大踏步上来就要伸手去抓还在地上的左丘简。

    然而下秒,后者身体化作道白光又消失了。

    三皇子愣,但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对方捏碎了传送玉符,被传送出了太虚殿。

    这样就等于放弃了成绩,这太虚殿里的成绩作废。

    唰!而此时已经被传送到广场上,回到现实的左丘简,身上法袍完好无损,哪里有刚刚浑身血污的凄惨模样。

    只不过两眼虚无恍惚,副痴呆的模样,显然是被伤到了神魂本源。

    刚刚赵君宇那神识光剑,乃是凝聚了他近乎十成的灵魂力,威力非同小可。

    “哼!”夏侯洞主铁青着脸声冷哼,亲自从高台上下来,将枚丹药送入左丘简口。

    然后在旁护法,等待后者好转。

    不过随即他发觉,许多强者已经牢牢锁定了左丘简,显然此事不那么容易揭过,不由得心惊。

    而此时,还在太虚殿里的赵君宇和三皇子遥遥相对。

    “云老弟,还打么?”

    赵君宇哈哈笑。

    之前两人交手时,都隐隐感觉到了有人在旁窥伺,暗含杀机。

    所以相互传音,定下了引蛇出洞的计策。

    没想到配合的还挺好。

    “赵道兄,在下现在还不是你对手。”

    “再打下去已经没有必要了。”

    “不过赵道兄你要小心了,下次切磋,我定能打败你。”三皇子笑道,豪气顿生。

    两人对视哈哈大笑,感觉惺惺相惜。

    三皇子刚才和赵君宇交手上百回合时,已经受了不少内伤。

    此刻完全撤去真元,不在压制伤势,噗嗤噗嗤,身上几处血肉崩裂,随后道白光闪过,他被太虚殿判定战败,传送了出去。

    太虚殿里所有天才,只剩下赵君宇人。

    自然而然的,赵君宇就是太虚殿这环节的第人。

    至此,论道大会三个大环节,圣星河塔,天命石碑,太虚殿。

    赵君宇都毫无疑问的蝉联第!

    声长笑,赵君宇出现在星空广场上。

    此刻,所有修士在片静默之后,发出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时隔千年,这届的论道大会,本来已经衰落的古老宗门北冥道宗,大放异彩。

    个绝代天才横空出世。

    赵君宇毫无异议的成为这届论道大会的第名。

    裁判组几乎没经过什么讨论,就立刻宣布了这个结果。

    齐承志这个为北冥道宗操碎了心的老头,几乎忍不住要喜极而泣,但更多的是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赵师祖夺得第,他并不意外,难得的是如此精彩,碾压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