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醉仙一剑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酒剑仙,在赵君宇的那个时代,其实辈分和赵君宇的师尊样,只不过是介散修,嗜酒如命,但是剑道极其高绝,尤其是在醉酒之后。

    当然,他没飞升仙界时,是不叫酒剑仙的。

    此人当年本可以和赵君宇的师尊差不多同时期飞升,结果硬生生在央修仙界又拖了千多年才飞升。

    传言是他压制修为突破只是要等自己酿的种新型灵酒成熟,品尝了之后才心满意足的飞升。

    这也是没谁了。

    后来他成为剑仙之后和赵君宇在仙界有了些交情,也算是忘年交吧。

    只是在赵君宇战死前不久神秘失踪,无人得知其下落。

    说起来这都是差不多四万年前的事情了。

    不过,酒剑仙他没有徒弟,也从没有意向收徒。

    是怎么留下道统的这是个疑问。

    除非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这些念头只是闪而过,对面的桂扬见到刚才那点杀剑无效之后。

    脸上的醉意和眼神的孤寂之意更浓。

    突然之间,整个空间的涟漪扭曲疯狂加剧起来。

    不会儿,众人这才发现,空竟然隐隐出现密密麻麻的剑影。

    “万剑林立!”

    “桂扬的剑域!”

    “怎么如此厉害!”

    外面的几个大乘强者的顶尖存在,见到如此情况,不由地纷纷惊骇。

    这不是术法,也不是灵宝驱使所致,而是剑域幻化形成!

    只是瞬间的事情,桂扬的剑域就将赵君宇的领域之力,挤压到了个很小的范围。

    赵君宇的身边,风起云涌,空气被切割成嗤嗤的条状。

    “剑域已经凝若实质。”

    “桂扬已经是这片空间的主人!”

    外面的强者惊叹道。

    空万道利剑牢牢锁定赵君宇。

    桂扬脚步虚浮,似乎已经酩酊大醉。

    “小心了!”

    谁也没见到桂扬怎么出剑的,因为出剑的同时他已经消失不见,而且这剑毫无轨迹毫无规律可言,就像是酒鬼乱比划的剑。但是剑出所有的大乘强者都心生寒意。

    “不可能,我感觉这剑竟然能威胁到我。”

    “这桂扬只是渡劫后期啊。”些大乘后期强者心的震惊简直无以言表。

    这剑仿佛能将星辰陨落,日月无光,带着无上的威力。

    同时空万道利剑,如同万名剑客同时操纵。

    同样的看不见轨迹,向赵君宇席卷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先天剑胚出!

    空万剑立刻崩灭。

    这意味着桂扬的剑域已经被破!

    “这不可能,赵君宇居然也有剑域!”

    “他不是剑修,哪里来的剑域?”

    外面所有人惊之间。

    赵君宇已经剑挥出,准确的击了这剑最脆弱的点,将整个剑招的威力全部消融。

    同时间,桂扬的身影在不远处的空间浮现。

    “这剑,你怎么可能挡住。”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桂扬向平静的脸上,显出稀有的惊愕。

    这剑先不说无迹可寻,就是蕴含的爆炸力量无与伦比,简直就如星辰爆炸之时带来的恐怖能量蕴含在内,必须准确的击剑势极其细微的处薄弱点,以点破面,最后破掉整个剑招。

    “醉仙剑,你只做到了形似。”

    赵君宇摇了摇头,但这个声音落在桂扬的耳,不吝于天外霹雳。

    他哇地吐出口鲜血。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知道这剑。”桂扬喃喃的说道。

    “你早就可以击败我是不是。”

    “你直是在等我露出底细是吧。”

    桂扬想起方才喝酒时赵君宇说猜到了他的来历,不由露出苦笑。

    “我确实可以早点击败你。”

    “之所以拖到现在,也确实是印证我个猜想。”

    赵君宇没有否认。

    “果然如此。”桂扬惨笑道。

    他作为天生的剑修,直是高傲的,虽然为人低调但是这路成长起来也是碾压各种天才。

    而且越级挑战重伤大乘期都是家常便饭。

    手的剑就是他的信仰,他的骄傲。

    然而当个修为还比他低个小境界的同阶,甚至之前空手就能击败他,与他周旋只不过是为了印证他的来历,这切几乎击溃了他的精神支柱。

    他眼的星光逐渐黯淡了下去。

    “不过,我要说的是,你是个不可多得的剑客,绝顶天才的剑修。”

    “我是因为熟知你所修的剑道,知己知彼,否则我也没有把握击败你。”

    赵君宇淡淡说道。

    “真的?”桂扬眼睛的星光下子又亮了起来。

    是啊,对手知道你的底牌和招式,而你对他无所知,更可怕的是你还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你的底牌。

    “你知道你错在什么地方么?”

    “剑修当生若利剑,往无前,坦坦荡荡无所畏惧,但你为人处处小心翼翼,太过缩手缩脚掩盖,这大大压制了你的剑心。”

    赵君宇严肃的说道。

    低调方面也是对的,但低调不等于缩手缩脚处处掩盖。

    桂扬之前直掩饰自己真正的剑道造诣还有剑招,这造成他的剑心不畅,不能通达。

    “受教了。”

    桂扬脸上重新泛起光彩,此刻的他已经对赵君宇心服口服。

    当然同时还有不少疑问,不过他明白这里不是交谈的地方。

    噗嗤噗嗤,桂扬身上出现几个细小的黑洞,之前赵君宇破了他的醉仙剑,其的星陨能量,已经反噬重伤了他自己。

    只不过直压制着,这下他心释然之后,伤势接着爆发。

    “可惜了,桂扬这个绝世的剑客。”

    “碰上了个变态。”

    此时在外面围观的众修士,尤其是其的强者,纷纷摇头叹息。

    以他们的眼力,当然看出了桂扬那惊艳的剑道造诣,不少大乘强者自忖自己或许也会不敌桂扬的剑。

    但是谁让他碰上了这个赵君宇呢?

    “如果不是碰上这几万年都不出个家伙,或许排名第就是他了。”很多人窃窃私语。

    “那也不定,这不还有三皇子和左丘简还在么?”

    众人议论之时。

    只见太虚殿里的赵君宇回头朝远方某处淡淡说道。

    “看了这么久,可以出来了吧。”

    啪啪啪,阵掌声响过之后。

    远处虚空处浮现了个身着黄袍,头戴王冠的青年,正是洛月皇朝三皇子。

    阵帝王之威严气势,迎面扑来。

    “刚刚两位的对决,实在是精彩绝伦,本皇子也受益匪浅。”三皇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拱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