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桂扬的师承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谢谢你的夸奖。”

    “能得到你肯定的评价,我很荣幸。”

    桂扬下盘不动,上半身朝赵君宇微微欠身。

    “你误会了,我说的是你隐藏的还可以。”

    赵君宇淡淡笑,也自顾自的坐下。

    “哦,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桂扬没想到赵君宇不按套路出牌,明显被噎了下。

    随后自嘲的笑了下。

    他从怀掏出个模样古朴精致的酒壶。

    打开盖子,顿时股清冽又浓烈霸道的极品灵酒的酒香味传来。

    桂扬仰头喝了口,随后将酒壶扔给赵君宇。

    后者随手接住,毫不犹豫的灌了大口。

    “啧啧,好酒。”

    如同道细细而又甜美的火线从喉头直下胃部,满口余香,浑身真元似乎又雄厚了些,赵君宇不由大赞。

    要知道到了他这个境界,寻常的灵酒对增进真元方面已经不起作用了。

    很多年前,似乎喝过这样烧刀子似的灵酒。

    “我似乎想起,你的来历了。”赵君宇哈哈笑。

    将酒壶抛回给桂扬。

    后者愣,但随即晒然笑摇摇头再仰头灌了口灵酒,又扔回给赵君宇,明显不相信后者的话。

    “这两人怎么聊起天来了?”

    外面等着看两大新晋天才对决的数百万修士,个个傻了眼。

    “还特么边喝酒边聊天!”

    “有没有搞错,还打不打?”

    “我们在这里都二十天了!”

    “到了最后了,怎么停下来喝酒扯淡了?”

    很多修士纷纷呱噪起来。

    “哈哈,这两人有意思,都蛮对老夫性子的。”

    胖尊者见到光幕里赵君宇和桂扬你口我口的灌灵酒,不由哈哈大笑。

    忍不住馋得再掏出自己的灵酒咕噜噜的猛灌了几口。

    “诸位道友,请看!”旁的长衫年突然皱眉指了指光幕道。

    “这……”

    几个顶尖的大乘后期强者凝神看光幕。

    “空间扭曲?”

    几个人张大了嘴。

    不光是他们,渐渐的所有人都发觉了光幕里的异样。

    赵君宇和桂扬面对面而坐。

    两人周围的空间竟然泛起褶皱,扭曲!

    “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只是喝酒聊天,没有出手啊!”

    许多修士交头接耳。

    高阶修士互相交手时,强大的真元波动,还有交手时的冲击波,扭曲空间甚至击碎空间都不难。

    但只是瞬间的事。

    而像现在,两人没有动手却周身空间扭曲的不成样子。

    甚至出现黑洞裂缝,并且直持续,却是非常少见。

    很少有人能做到。

    “这是两人在进行领域之力交锋!”

    高台上秃眉老者缓缓说道。

    “真是奇才啊,才渡劫期就有如此能力。”

    “以你我几人的修为,也不过如此。”

    旁的高大年有些讶异的说道。

    而此时,太虚殿里相对而坐的两人,周围空间嗤嗤嗤开始破出无数细小的黑洞。

    “桂扬的不光是领域之力!”

    “这是剑域!”

    胖尊者突然收起笑容,几人纷纷陷入沉默。

    桂扬能修出剑域,表明他的剑道修为已经到了逆天的程度,要知道剑修的战力可是超过同阶修士不止筹,尤其是拥有剑域的剑修,可以明确点的是,即使般的大乘初期修士面对桂扬,胜算也是极低!

    而此时两人还是在你口我口的对饮,两人领域的对撞,周围风起云涌,身上的衣衫却纹丝不动。

    “我们开始吧!”桂扬昂首将酒壶里最后口灵酒饮而尽,长身而起。

    “你确定?如果你再喝几壶,还有可能跟我斗上斗,现在么?太弱……”赵君宇笑道。

    “从来没碰见你这样有趣的人了。”

    桂扬哈哈长笑,但是笑声充满了孤寂,还有丝醉意!

    “桂扬,习剑千两百三十七年,请指教!”

    桂扬并没有立刻出剑,而是行了个上古执剑礼。

    而赵君宇则抱拳回礼,他并不是纯粹的剑修,这样无伤大雅。

    噗嗤噗嗤,周围空间瞬间破碎。

    “居然还有剑压。”

    “这个桂扬是我重生以来,碰到的最强的剑修了。”

    赵君宇此时感觉到股至刚至柔的剑压从桂扬身体内迸发出来,不由也有些吃惊。

    “小心了!”

    点寒星亮起,剑出,破晓!

    如同漫天长夜的丝亮光,破开黑暗,眨眼间已至赵君宇眉心!

    只有剑,并不是其他剑修的漫天剑芒,只有寒星般的点剑光,却让外面的许多大乘强者各个面色大惊。

    因为他们感觉到这剑,明显已经能威胁到他们!

    “给我开!”

    赵君宇暴喝声,步不退,双臂膨大十几倍,泛着金属的光泽。

    记夹杂着墨金火焰的寸拳无声无息的横击而出!

    咔嚓声,点寒星泯灭,桂扬退!嗤啦,记指剑剑气落空。

    众人这才看清楚,原来赵君宇出拳的下瞬间几乎同时,并指成剑!

    “再快点!”

    赵君宇傲然长笑,原地突突突数拳击出。

    带起暴卷的光刃,道道怒龙般的火焰拳力追击而至!

    “来得好!”

    桂扬再出剑,漫天雪花突现!

    “怎么,下雪了?”

    “太虚殿里下雪?”众人惊,但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剑气凝结而成。

    雪花遇到火焰拳力,砰砰砰炸裂。

    原来每片雪花,除了极度冰寒之外,还都有极为强大的压缩力量,这样同时爆发出来,可以抵消赵君宇的拳劲还有异火的威力!

    但是谁也没发现,在片粉碎的雪花冰晶和火星,道细若踪的月白剑痕,骤然暴起直刺赵君宇心脏!

    “我说过,你现在出手,太弱!”

    赵君宇长笑声,居然只是这么伸手抓,硕大的晶莹又泛着金属性光泽的巨大手臂上,隐隐有条天龙在游动。

    咔嚓,巨手电光火石之间将月白剑痕拍碎。

    随后轰轰轰,漫天金色天龙拳影,向桂扬汹涌而来。

    雪花越来越大了。

    嘶嘶,雪花剑影将天龙拳劲全部抵消。

    可恶,他居然不出动灵宝。

    桂扬心泛起愤怒,这是对剑客赤裸裸的羞辱。

    他边催动雪花剑气,边又掏出壶灵酒,仰头直接灌了下去。

    “都特么这时候了,在干仗呢,还喝酒?”众人觉得荒谬无比。

    然而众大乘强者却面色凝重。

    赵君宇的慵懒轻松也逐渐收敛。

    壶,两壶,桂扬的眼睛里已经泛起朦胧的醉意。

    然而有些人却看到了那醉意,浓浓的孤寂。

    桂扬的脚步似乎都不稳了。

    谁也没看到他出剑,点孤星再起!点杀!

    嗤啦,没有轨迹,没有预兆。

    缥缈不定的剑,没有任何路数,没有任何规则!就像是胡乱挥出!

    但是周围空间似乎是遍布杀机,完全被剑域锁死!

    这是……外面很多剑道造诣颇高的强者骇然站起。

    因为他们感觉,这剑,他们也躲不过!

    然而,蓬的声,赵君宇身体如炮弹,斜刺里硬生生撞破剑域,冲了出来,然而他的面颊上显出道白痕。

    点杀剑的剑气已经伤到了他,只不过赵君宇现在万象炼体诀第十三重又开启了天龙血脉,这点边缘剑气伤不了他。

    “这……这个赵君宇是体修?”

    “上古体修!”

    很多人片哗然,这个赵君宇也是没谁了,术法武技心几用不说,居然还是肉身强横到变态的上古体修!

    咦?桂扬愣,也没想到这个情况,他的点杀剑,别说边缘剑气,就是沾上丝,也能轻易将名同阶刺成重伤,结果到这人身上只是道白痕就恢复如初。

    “我果然没猜错,他的师承源自酒剑仙。”

    赵君宇此刻远处踏空而立,脑海显出个邋遢的酒鬼老头形象,不由有些啼笑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