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隐秘的刺杀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从赵君宇进入太虚殿这不长的时间。

    他已经发觉这个太虚殿,似乎并没有边界。

    而是随着你的脚步无限延伸,显得玄妙无比。

    央大星空三大圣物。

    圣星河塔,天命石碑,太虚殿,显然并不是修仙界原有的东西。

    至少在他那个年代,也从没在修仙界见到这样的神器。

    那么从哪里来的,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应该是来自仙界甚至更高的位面。

    但是何人留下,有何寓意?

    当然这些念头在赵君宇的心里只是闪而过,因为他此时根本无暇多想。

    那股凌厉隐秘的杀机迸发的如此突然,而且就是趁他心神恍惚的那刹那!

    如果不是赵君宇灵魂力强到逆天根本不可能发觉!

    蓬!赵君宇身形未动,甚至看都没看,随手拳击出!几乎与此同时,他身子不动却已经冲天而起!

    轰!缠绕着墨金色火焰的寸拳拳劲,近距离炸裂。

    方寸之间,空间被炸出个深坑瞬间又复原。

    锵嗤,柄透明小剑空突现,倒飞出去化为碎片。

    而下秒,不计其数的牛毛银针打在赵君宇刚刚站立的地方,嗤嗤嗤声过后,化为片幽蓝色青烟,这银针居然凭空爆裂且布满剧毒,即使高阶修士沾上了丝也会有大麻烦。

    “哪里走!”还在高空的赵君宇。

    闪电般如机关炮般轰出几拳,打在远处的几处空间上,泛起片扭曲的涟漪。

    然而,四周片寂静,只是远处传来其他天才之间的激斗声。

    周围没有任何人。

    “嗯?”赵君宇微微怔,他重生以来不是第次被偷袭,但像今天这样判断失误,没判断准对手踪迹还是第次。

    很显然出手之人已经退走。

    “这银针的毒烟居然有伤害灵魂的作用。”他感受了下已经消散的毒烟气息。

    此人极为歹毒,不光是想把自己淘汰出太虚殿,最终的目的是要给他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嘶……外边直注视着赵君宇的数百万修士。

    见到他突然停下拳击出,随后冲天而起。

    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看见空气炸裂,柄透明小剑飞出,无数牛毛银针爆裂。

    这才明白他是被偷袭了。

    “怎么回事,谁偷袭的他?”

    “你看见了吗?”

    众修士面面相觑。

    “根本没发现他那片有人啊,经过刚才役,人躲还来不及呢。”

    “这人为何刚才不偷袭啊。”

    很多修士议论纷纷。

    高台上众大乘强者,也是面色严肃。

    “太虚殿反映的基本和现实无异。”

    “如果我们没在光幕上看到,那么在现实也不会看到。”

    胖尊者缓缓说道。

    他话音落,周围长衫年,驼背老妪,秃眉老者等等都陷入沉默。

    不用说,这几个顶尖的大乘后期都没发觉是何人出手。

    别的大乘期就更不可能发现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尤其在这么多大乘强者的眼皮子底下,出手偷袭,胆子不小”驼背老妪冷哼声说道。

    “在刚才赵君宇和步炎等人激斗时,他直隐忍不发,没有出手。”

    “是因为那时目标处于极度紧张警戒状态,出手偷袭很容易被提前发觉。”

    “而选择激战过后,目标受伤力竭之时,加之心神放松时雷霆出手,可以看出偷袭之人,此人的实力,心机,意志,经验自信都堪称绝顶。”

    长衫年面目凝重的说道。

    “关键我们都没看清出手的是何人。”

    “但可以肯定,出手之人肯定是在剩下的这三十几人。”

    秃眉老者皱眉道。

    而此时在太虚殿里的赵君宇也是这么想的。

    是谁呢?

    步炎?不可能,刚刚被先天剑胚剑斩伤远遁,此刻还不知在太虚殿哪个角落里疗伤,没有这个能力回头过来刺杀。

    孔嘉和厉索已经被淘汰出太虚殿,而刚刚围攻他的那些人就更不可能了,没人有此本事。

    洛月皇朝三皇子?三十六洞天左丘简?还是其他人?

    其嫌疑最大的是三十六洞天的左丘简,毕竟双方心里都知道是死敌。

    哼,不管是谁,总归就这三十来人,到了最后自然水落石出。

    而此时,远处声隐约的女子的叱喝引起他的注意。

    随后轰然声爆响,夹带着无数嗤嗤嗤撕破空间的尖利呼啸声。

    赵君宇心动,身形闪消失。

    而此时,离此处极远的处太虚殿延伸开来的处空间。

    蓬地声,道人影倒飞出去。

    却是忘情天宫聂冷月。

    只见她匍匐在地,娇躯不断轻颤巍,面纱下隐约嘴角丝嫣红,显然是受了伤,她两眼震惊的看向面前个正在不断拔升的黑影。

    “贱婢,你路追着本少主,以为趁着本少主受伤,就能占得了便宜?”

    “上次被你所伤,是本少主大意,要不你还真以为能伤的了我?”

    高大黑影缓缓显露出真身,正是步炎,只见他现在整个人身披身黑色战甲,面目狰狞。

    丝毫看不见丝刚刚受重伤的样子。

    “你迟早是本少主的炉鼎玩物,太虚殿里虽不是现实,但也让本少主先过下瘾再说。”

    步炎大笑声,伸出巨臂朝地上的聂冷月抓来。

    而此时,“步炎贼子,受死!”

    声怒斥之后,远处道剑光如同天外惊虹疾射过来。

    整个轨迹上的空间被粉碎!

    “哦?”此时身躯已经拔高到数十丈的步炎脸色泛起丝凝重,随后恢复狞笑。

    裹着甲胄的巨臂挥。

    轰!整个太虚殿几乎都是地动山摇。

    道人影侧飞出去,正是古家古阳泽。

    只见他单膝跪地,手灵宝长剑柱地,嘴角溢血,显然是吃了大亏。

    “古道兄?”聂冷月声惊叫。

    “是你,古阳泽?”

    “呵呵,古家古阳泽,名不符实。”

    步炎魔气萦绕的脸上泛起丝不屑的笑容。

    轰轰,两记拳劲击出,魔焰滔天。

    古阳泽厉喝声,丝丝剑气如同万道烈阳,但是短短几息就处于下风。

    蓬地声,他再次被击飞,哇的吐出口鲜血。

    “可恶,如果不是刚刚连番和三皇子还有桂扬交手负了伤,我绝不会败得如此快。”古阳泽心大恨。

    “古家小子,滚出太虚殿吧!”

    步炎冷笑声,步上前,手黑色长枪迸发出层层魔焰枪浪,下朝着古阳泽疾挥而去!

    后者真元爆发,千万道凌厉的破天剑气冲出。

    轰轰,但是下秒,古阳泽被击飞,随后半空消失。

    按照太虚殿的判定,他已经被击杀了,被传送出太虚殿。

    他之前连碰强敌,已经负伤,得知聂冷月遇险,赶紧过来搭救,但是毕竟实力相差较大还负了伤,短短几息就被击出太虚殿。

    “至于你这贱婢,本少主不会让你怎么早被淘汰,今儿就当着外面所有人的面,好好玩玩你!让所有人看看!”

    步炎狂笑声,伸出巨臂再向聂冷月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