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一拳一刀一剑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你们……蠢货!”步炎大怒之下暴骂。

    但随即冷静下来。

    这里的天才没有个是蠢货,不可能甘心给别人当枪使。

    “孔道友,厉道友。”

    “这小子已经是强弩之末,别藏着掖着了,起干掉他!”

    步炎厉喝声,魔气汹涌,身形陡然拔高十几倍,手黑色长枪暴涨急刺,万千枪影轰然爆发,形成股股天灾般的枪浪气刃,向赵君宇汹涌而来,而同时,左边孔嘉身后出现个面目狰狞的黑色孔雀法相,发出阵恐怖的尖利鸣叫。

    翅膀拍打之下,层层强劲无匹的气浪压碎空间,从左边朝赵君宇碾压而来。

    右边的厉索,身形如鬼魅,双手滴溜溜转着两柄黑色镰刀,如同厉鬼索命,道道无声的利刃朝赵君宇疾刺过来。

    几乎是瞬间,赵君宇就像是叶孤舟,在这三方而来的惊涛骇浪漂浮。

    “果然不出所料,这三人配合如此默契。”

    “必不是偶然。”

    外面的高台上,众大乘强者心凛。

    不少人互望眼,都看出了对方心的猜测。

    这三人必定是平常演练过合击,否则不会如此默契。

    三人都是魔域大星空,妖域大星空,鬼蜮大星空的第天才。

    是什么原因让三人演练合击。

    有什么图谋?

    结合最近和三大星空的冲突日渐增多。

    众人觉得隐隐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而来自魔域,妖域,鬼域三大星空的大乘强者们,则是面色古井无波,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

    “哼,该来的迟早要来。”

    “且看这个赵君宇怎么应付吧。”

    胖尊者仰头灌了口灵酒说道。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惊涛骇浪的攻击已经将赵君宇淹没之时。

    他已经化为道残影消失。

    “早知道你有这招!”

    步炎声怪笑,回身掌拍出!

    他枯瘦的魔爪拍出,立刻形成片诡异的掌力,就好比是片混乱的潜流,里面蕴含无数种不同的力道规则,将整个周围空间扭曲!

    扭曲的空间碎片,隐隐有个身影乍现!

    “步炎灵魂力强的恐怖,再精妙的身法也瞒不住他的。”

    名来自魔域大星空的大乘强者得意的说道。

    而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的时候。

    步炎歹毒的掌拍在那身影上,如同肥皂泡般碎裂。

    “这怎么可能!”

    “本少主灵魂力出类拔萃,任何人休想瞒得住我!”、

    、

    但此时,周围四面方,无数个“赵君宇”出现!

    步炎大骇之下,层层护体罡元护住自身,黑色长枪挽起阵阵枪影急退。

    孔嘉和厉索也是使出全力护住自身先力求自保!

    同时间,他们三人齐齐再次发动攻击,无差别攻击所有赵君宇的虚影!

    “晚了!”

    空传来声冷笑。

    下秒,拳,刀,剑!

    先天剑胚疾斩向步炎。

    斩天魔刀缠绕着赤炎金焱,横扫孔嘉本体。

    而记天龙拳劲的北冥神拳,缠绕着黑色火焰,狠狠砸向厉索!

    轰隆!咔擦!

    孔嘉本体黑孔雀发出声惨叫,半个身子几乎被斩断,洒出片蓝黑色的血液,随后身形闪消失,身为妖兽他最怕升级后的赤炎金焱,赤炎金焱擅长炼器的异火,而妖兽的本体也是炼器的绝佳材料。

    他挨了刀虽然现实不致死,但是按照太虚殿的规则,还是被判定为死亡,被传送出去。

    与此同时,厉索百忙之回身记镰刀斩出,但是天龙拳劲还是突破了他的黄泉镰刀,拳将他砸飞。

    最致命的是拳头上的地狱黑炎,对于鬼修是致命异火。

    “啊!”厉索高声嘶叫。

    半边身子几乎被烧成虚无,虽然对于他来说实际上也并不就是死翘翘了,但是按照太虚殿规则,也是被判定死亡,也被直接传送出去。

    只有先天剑胚厉啸之后,带起片黑色血雨。

    但是步炎却消失不见,但并不是被击杀,也并没有被传送出去,但可以判定必定是受了重伤!

    短短几息,三大星空的第天才,可以比肩大乘期的存在。

    两死伤!

    嘶……外边数百万修士刚刚被这电光火石的激斗搞得眼花缭乱,待得切清楚之后。

    不由地个个目瞪口呆。

    足足片刻后,片哗然!

    “这就是赵君宇的最强战力么?终于见到了啊!”

    “简直强的变态!”很多修士愕然的议论。

    “刚才力敌几十号同阶,还能撑住几十息已经是惊世骇俗了。”

    “没想到都强弩之末了,还短时间内反杀了三大天才!”

    不少人看向光幕的身影,眼里泛起浓浓的崇拜。

    “简直不可思议,我们央大星空从没出过此等人物!”

    “假以时日,他搞不好会突破天地桎梏,飞升仙界也说不定!”几个修士面露激动。

    “仙路已断,哪有那么容易飞升。”

    “再说仙界还存不存在还两说呢。”也有不少修士摇头叹道。

    “不过,不管如何,这足以说明北冥道宗的底蕴深厚,有这样的人在,崛起不成问题,日后会如日天。”

    几乎所有修士都看好北冥道宗的发展,个个将艳羡的目光投向旁表面平静,其实内心早已坐过山车几个来回的齐承志。

    而高台上的大乘强者,尤其央大星空的大乘强者也个个面露得意。

    毕竟赵君宇来自北冥道宗,根正苗红。

    能瞬间反杀魔域,妖域,鬼蜮三大天才也是众人脸上有光。

    尤其看到来自三大星空的大乘老怪面色难看,众人更是心暗笑。

    “我看着小子越来越顺眼了。”

    胖尊者和长衫年,秃眉老者等人对望眼之后,哈哈大笑。

    “呼……”虽然这几下战斗时间不长。

    但是太虚殿里的赵君宇,却是很不轻松。

    “筋脉几乎被完全撕裂,丹田丹海和窍穴湖泊被抽取真元过度,损伤不轻。”

    赵君宇心暗道。

    他之前有很多办法可以对付几十名天才的围攻。

    为何步不退,就是前面讲的,必须打出北冥道宗的霸气。

    等于说拼了命给宗门造势。

    否则他也不会拼着自己受伤,硬碰硬但打得提气的这种打法。

    “这个步炎果然有些本事。”

    “挨了先天剑胚击,居然没死。”

    “趁他病要他命。”

    赵君宇忍着伤势的剧痛,强提口真元。

    就要搜寻步炎的躲藏之处,将他举击杀。

    但就在此时,他心念动,股凌厉而又非常隐秘的杀机突然从背后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