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流八十九章金枪手流放江州

作品:《水浒大寨主

    徐宁到底被抓入了开封府大牢,至于罪名谁人也说不清楚。

    虽然有童贯通气,此事知情者甚少。可是还是要按照大宋朝的司法程序有个过场,拐弯抹角的便叫开封府里的个人知晓了。

    此人是谁,正是开封府当案孔目,姓孙单名个定子。为人最鲠直,十分好善,只要周全人,因此人都唤做孙佛儿。在浑浊的开封府,可谓等的好官。

    当年东京十万禁军枪棒教头豹子头林冲得罪了高俅,被设计陷害误入白虎堂,打入大牢,就是这个孙定给左右周旋,这才定下了发配沧州的刑罚。

    要不然林冲是板上钉钉,必死无疑了,可以说,是孙定救了林冲命。

    这孙定拿到徐宁的案子件看,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就知道这其必定有蹊跷。都是在官道上工作的,随随便便的打听就知道,这个徐宁是得罪了童贯,又是个被陷害的好汉。

    孙定为官耿直最看不得的就是这个,可是人在官场有些时候身不由己,自己人微言轻,想要保全徐宁是不可能的。当下便起身找府尹张昌去了,也只有说服张昌才能救下徐宁命。

    出了自己的职房,来到了开封府的后堂,府张昌在哪里悠哉悠哉的哼着曲,喝着茶。见是孙定进来了,笑着说了句,道:“孙孔目来了,快坐,快坐。”

    这张昌是新官上任,孙定在这开封府工作了十几年,可以说是元老级别的人物,虽然张昌是孙定的顶头上司,可是对于孙定他也不敢轻易地得罪。

    孙定恭恭敬敬的朝着开封府府尹张昌德拱手,做礼道:“下官拜见大人。”

    看到孙定如此恭敬,张昌也是颇为受用,脸上的笑意更胜,当下便问道:“孙孔目找本官有何事?”

    “大人可知那徐宁的案子?”孙定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直接就开口问道。

    张昌愣了下,而后点了点头,实话实说道:“知道!也不瞒你,这是童枢密亲自吩咐下来的,本官只是奉命办事。”

    说完,张昌反问道:“孙孔目提起这个做甚?这事可是不好回护的!”

    孙定听完张昌的话,心便是冷笑声,对于张昌的话有些鄙夷,但是脸上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等到张昌说完,孙定便又开口说道:“大人,这里只有下官与大人两个人,那下官便直言了。”

    张昌见孙定说的慎重,凝神说道:“你我都不是外人,孙孔目有话便说。出你口,入我耳!”

    “那徐宁是得罪了童枢密,这才被押入咱们这开封府大牢。至于原因,大人也是只晓的,便是徐宁没有将祖传的宝甲献给童枢密,大人给判的是死刑。”

    “可是,但日后那徐宁的家人将宝甲献给童枢密,那便是童枢密身边的红人,到时候未必不会结怨与大人您,到时候大人可就是里外的不是人了。”孙定沉吟了下,整理了语言,而后说道。

    张昌听到孙定的分析,觉得也有道理,时间也没了注意,脸上有些焦急。

    见张昌心神失守,孙定又道:“大人想必还记得当年的高太尉与林教头的案子,如今豹子头林冲亡命在外,听闻高太尉日三惊!”

    是了!当年林冲与今时徐宁可谓相同,不过我却不是高太尉,没有高太尉的权势和依仗!

    念及此,张昌当下便焦急的问道:“那依着孙孔目,本官该如何是好?”

    孙定见动问,当下心便是喜,不慌不忙的拿起身边桌子上的茶碗,慢条斯理的品了口茶,这才开口说道:“免去死罪,将徐宁该判为发配。将他发配的远点,到时事情但有了转机,大人也好有个说辞。”

    张昌失了心神,对于孙定的话也没好好思考,当下连连点头。按照孙定的办法,改判了徐宁发配江州。

    事情过去,孙定也暗自松了口气,心对张昌更加的鄙夷,如此草包的人做官,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人揭竿起义。

    时间过去三天,切的手续办下来之后,徐宁被拷上铁枷板,手铐脚镣,由四个开封府的差人押解着出了东京汴梁,南下江州而去。

    ???????????????????????????????????????????????????????????????????????????????

    白虎山在青州北部,是大片山区。幽林阴森,怪石嶙峋。丛山峻岭,很是险峻,山峰状若猛虎。

    孔家庄在白虎山前,进村的路上挡着个不太高面积却不小的黄土岗,四周就是白虎山区。

    此时的山东境内不但山区多野猪野狼,常有猛虎,甚至还有熊瞎子和野鹿,不是后世那连野兔子都几乎猎干净了的穷山时代。白虎山山高林密,面积广大,生存期间的凶猛野兽可不少。

    山村人生活封闭,缺乏官府教化,耕田还要打猎谋生,秋冬总要进白虎山与野兽搏斗,性子自然凶野。

    孔家庄离县城较远,挡着个进来要很是费力的漫长黄土岗路。岗上杂草乱树荆棘丛生,多有毒蛇出没威胁。世道不好,白虎山更多有剪径强人出没,是青州有名的凶险区。

    孔家庄的孔明兄弟,就是黑白两道的蛮霸!

    因此,县上污吏衙役即使再贪鄙,也不愿意大老远跑来吃苦费力的孔家庄。

    这些年下乡催缴赋税的衙役在来孔家庄路上,接连不是被毒蛇咬,就是被流寇强人抢杀后,县上公人越发没人愿意来了。

    以庄主大户代收代缴本地钱粮的大宋惯例,孔太公按时主动向官府缴纳赋税,无形免了衙役的危险和辛苦,县上就更没人愿意来。

    孔家庄在无意似乎成了乱世的小片自治的乐土,很快形成了个五七百户的大村。

    只是孔家兄弟二人却不是安分的,偷偷地在白虎山建立了据点巢穴,作着打家劫舍的营生。

    这日,白虎山寨门大开,张灯结彩,迎来了位贵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