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灭心魔

作品:《捞尸人

    袭白衫,手持折扇,风度翩翩,这和我想象的定海神针完全判若两人。

    “有何奇怪,我本是三界顶尖神器,能化身人形难道不是情理之?”定海神针白了我眼,像是看白痴样的眼神。

    这家伙,还真是不要脸。

    “既然你能化身人形,为什么不早点出来?”我问道。

    定海神针摇了摇头,然而用手里的折扇在我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下,“没事干化成人身干嘛,让你多个助力有害于你的成长,笨!”

    我揉了揉脑袋,这家伙还真狠!

    算了,现在还需要他帮忙,先不和他计较。

    “佛门秃驴,非要人丧失本性,皈依佛门你才能传授他不灭金身吗?”定海神针看向周围,朗声说道。

    黑龙已经再度回到了我们的面前,他嘴角还带着血迹,我受了多重的伤,他也受了同样的伤。

    “佛门渡人,若是心有邪念之人,佛门自然不度!”那道声音再度传来。

    定海神针脸不屑,“佛门,道貌岸然!”

    那道声音没有继续回复,我和定海神针则起面对对面的黑龙。

    “怎么办,若是杀了他,我也必死无疑,现在如何选择?”我看着定海神针。

    谁知道这时候定海神针却转过头来,像是看白痴样的看着我,“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

    我两眼黑,差点昏了过去。

    “你小子,我本身就是大圣手神器,和佛门是生死仇敌,怎么可能知道佛门秘辛,干嘛这个大惊小怪的?”

    “那你没事干跳出来干嘛?”我发狂的吼道,这家伙,真是太不靠谱了!

    “自然是来助你,不然我来干嘛?”定海神针又在我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下。

    助我?

    你连帮我的办法都不知道,说什么助我,这未免也太坑了吧?

    “虽然我不知佛门秘法,但是既然那家伙说了这是你的心魔,只要你将心魔除去,自然就能化解,你的对手只有你的内心。”他手折扇在我的胸口点了点。

    我看着他,若有所思。

    我变回人形,想了想,却又摇了摇头。

    “斩断七情六欲,我做不到!”我说道。

    七情六欲,我放不下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想要我做到那种冷血无情,根本不可能!

    对于外人,我可以冷血,可以杀伐,但是对于自己的亲人,我心终究有着份难以言喻的情感,始终无法忘怀。

    “心魔,并非七情六欲,只不过是世界恶念。佛门无耻,将七情六欲比作恶之源头,想要以此来掌控天下人。然而这世间之人,若是没有七情六欲,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定海神针对我说道。

    “你只需追寻本心,看清你心真正的恶念究竟是什么,摈弃这些恶念,黑龙自解。”定海神针说道。

    我已经变回了人形,黑龙只是在面前狰狞的看着我,却依旧没有出手。

    我心的恶念吗?

    我看了看黑龙,盘膝而坐,思索着自己的内心。

    活了近三十年,我好像从来没有认真审视过自己。

    曾经,我的内心很简单,只想回到伏地沟,做好个大学生村官,可是后来大哥回来了之后,我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也步步走向巅峰,达到了如今的地步。

    若说我的内心,我自己都不曾看透。

    人有了力量,自然有了**,我也不例外,而且我对这种掌控人生死的**格外强烈。

    我身修为已入巅峰,三界之能与我抗衡之人少之又少,这天下,我掌控着无数人的生死。

    我的心,渐渐变得冷了,在东瀛,在米国,在西方,我杀了无数人,就连些无辜之人,我也杀了不少。我的双手沾满血腥,我已经开始相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道理,只是现在认真想来,这种说法是对的吗?

    我不知道,或许,霸道治天下,本就是错的吧。

    “我心,杀意太重,自然诛心。”我想到。

    人,要拥有力量,也要能掌控力量,我在杀伐道越走越远,已经快要迷失本心了,若是继续这样下去,迟早被力量掌控,走火入魔。

    杀伐,不当如此!

    我改变着自己的思想,周围佛门梵音再度传来,助我洗刷自己的心灵,或许只有破解了这杀伐之意,我的实力才能更上层楼吧。

    杀伐之意渐渐消散,我感觉自己的思想都变得和善了不少。

    没有人打扰我,我感觉个人就像是陶醉在了自己的世界,就这么度过了个世纪。

    时光流转,当我再度从打坐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见到那条黑龙了。

    “看来,你心魔已除。”定海神针依旧站在我的身边。

    我点了点头,从地上站了起来,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和原来不样了,身上少了分狂躁,多了分善意。

    “好,就该如此,走吧,继续下去,看看这佛门传承究竟如何。”定海神针对我说道。

    “等等。”我把将他拦了下来,“你还是先告诉我,你离开我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吧,既然你这么讨厌佛门,又怎么会跟随斗战胜佛?”

    “跟随?谁告诉你我跟随他了?”定海神针看了我眼,又是个折扇敲向我的脑子,不过这次我及时的躲了过去。

    “既然不是跟随,你又怎么会在他的手,又回到我的身边?”

    “还有,既然你神智依旧清醒,却为什么不愿现身?”我连问出了几个我想要问的问题,反正现在有时间,还是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虽然我心的杀伐之意已经淡了不少,但警惕之心从来没有消失过,对于佛门,对于斗战胜佛,我从来不敢百分百的相信。

    “很简单,我想要看看你会不会被奸人蛊惑,会不会忘记了大圣的嘱托,你的所作所为,让我很失望。”定海神针摇了摇头。

    “你已经知道斗战胜佛是大圣仇人,却而再而三的寻求他的帮助,难道你已经不想为大圣报仇了吗?还是你想要改投他的门下?”定海神针质问道。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若是我的所作所为真的让你这么失望,你也不会出现了,你心清楚,虽然我寻求他的帮忙,但是我依旧没有放弃对他的防备。你心也清楚,在域外势力大举入侵的面前,只有斗战胜佛能帮我,不管他对大圣做了什么事情,至少他没有背叛三界之心!”我解释道。

    “至于我和他的愁怨,等到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我自然会向他挑明,到时候哪怕是生死之战,我也不会手软。”

    定海神针看着我,我也这么看着他,我们四目对视,最终还是他转过了头,“希望如此吧。”

    “现在该你告诉我了,当初为什么想要杀大哥,为什么又落到了斗战胜佛的手?”我不明白的问道。

    谁知道斗战胜佛却是脸不耐烦,“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对他出手,就是因为他暗和佛门有所联系,佛门远没有你看到的这么简单,虽然你现在觉得佛门为了守护三界而战,但是在无数年前域外势力大举入侵之时,背叛三界的就是佛门,就连你先祖青龙的死,和佛门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至于你大哥,你以为他修为突飞猛进是因为龙元吗?你仔细想想,他是不是和佛门人样,样的冷血,样的冷静?”

    我心越来越惊讶,大哥的冷血,大哥的冷静,莫非,这切都是真的?

    大哥,实际上也是佛门人?

    “不可能,大哥不可能是佛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