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深刻印象

作品:《捞尸人

    华夏数十年基业,已然成为当世大国,但是在米国这种世界顶尖巨头面前,依旧略显不足,他能这么说,只是要维护华夏的尊严,也是要帮我把。

    “高层已经放话,还请华夏政府愿意帮助,毕竟叶继欢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为了世界和平,也绝对不能放任他的家人继续生存。”安妮丝毫不惧,就这么看着那人。

    世界和平,好大的顶帽子,没有想到我叶继欢居然已经成为危害世界和平的因素。

    只是在我出现之前,影响着和平的因素难道就不存在了吗?昔日霸主,可不是我叶继欢!

    那人也看着安妮,眼神依旧充满了锋利,但是更多的则是种廉颇老矣的感觉。

    虽然他是华夏最高领导人,但是在华夏大半高层意见致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办法影响大局。

    “若是叶继欢归来,看到这幕,你们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吗?”

    “叶继欢与米国交手,九死生,此次他虽然险胜,但是依旧身负重伤,如今已经失踪了这么久,绝对没有再出现的可能,更何况若是他继续归来,当世各国联手,难道还对付不了个叶继欢吗?”安妮反问道。

    我看到在场不少人听到这句话都松了口气。

    毕竟在他们的眼,米国已经称霸世界太久了,就算是我最近这段时间声名鹊起,也依旧没有办法改变这个根深蒂固的思想。

    米国,依旧强大!

    “唉,华夏五千年,没有想到流传至今,居然连最基本的气节都已经丢了,叶继欢怎么说也是我们华夏之人,你们这样如何对得起华夏先人?让米国干涉我华夏内政,日后的结果,你们可有人想到?”那人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虽然他也有人性的弱点,也有自己的私欲,但是依旧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始终还是知道自己是华夏的人!

    光是这点,我就已经对他刮目相看了。

    忽然之间,安妮出手,从四面方窜出了数十道人影,瞬间便是将府邸包围。

    米国这次,来的人可真不少,看这架势,恐怕是将国内精英都派出来了。虽然域外势力已经被我摧毁,但是米国称霸世界这么多年,总归还是有部分班底的存在。

    “杀!”那人无奈的下达的命令。

    可笑在华夏领地,在华夏首脑的府邸,华夏方居然会在人数少处于绝对的劣势,没有人前来支援,在场的华夏高层也没有人表态,默许着这场战斗的进行。

    此战,华夏已经注定落败。

    “唉,华夏数十年基业,莫非要毁于我手?”那人仰望天空,他的脸上让我看到了丝凄凉。

    “米国,好大的胆子。”我没有继续躲着,毕竟不能让这帮守护我的人白白流血。

    当我从虚空走出的时候,满坐寂然,原本要交战的双方同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我。

    我看了看下方,刚才这帮高层个个脸上都透露着优越感,而这刻却没有人敢和我对视。

    “你们,想要动我家人?”我看向安妮这边的人,他们,居然想要对付我的家人,这也是我没有办法容忍的!

    安妮依旧神情冷漠,看到我的那刻,她眼神出现了团死灰,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米国,似乎已经忘记了对我的承诺,莫非以为他们还有机会对付我叶继欢?以为联系些盟友,就能威胁到我?”我指点出,瞬间便是斩杀了名米国士兵!

    “看来,是杀的不够,才会让你们失去了最基本的敬畏之心!”我再度踏出步,神念动,又是名米国士兵周围空间碎裂,将他绞杀在了空间风暴之!

    下方的人全都低下了头,这刻,就连空气都凝固了。

    我心的杀意,已经难以抑制,更何况我也没有想要抑制,我想要杀人,只想杀人!

    “上次我放你命,你这次又自己找上门来,莫非是想要求死?”我已经来到了安妮的面前,看着她那双蓝色的瞳孔。

    这双瞳孔很美,这个人也很美,但是她身上的冷漠感,却让我很不爽!

    安妮并没有被我吓到,她瞬间便是出手,手的武器毫不犹豫朝我身上打了过来,正是上次我见到的那个神秘黑棍。

    我眼神撇,气势震出,生生将她的右臂震断!

    如今的我,修为更加精进,对于力量的把握也更加强大,名地仙想要靠这种手段弥补和我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砰!

    血花四溅,安妮的右臂直挺挺的从她身体上脱落,她的脸上出现了抹无力的苍白,但是依旧咬紧牙关,言不发。

    意志如此强大,可惜偏偏要与我为敌。

    “叶继欢,米国高层,不会放过你的。”安妮对我说道。

    我没有犹豫,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心无奈。我本不想杀人,可是她却偏偏要来逼我。

    不杀她,如何泄我心头之恨?

    掌,断绝了她的生机。

    “你们是自己自裁,还是要我动手?”我看向周围的米国士兵,在他们踏上华夏的那刻,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死亡。米国的出尔反尔已经让我知道了应该如何对付他们,如果不次将他们杀怕,日后谁还会服我?

    既然没有办法做到以德服人,那就让我成为代枭雄,让世人畏我,敬我!

    米国士兵对视了样,没有个人自裁,而是起朝着我冲了过来。

    只是对于我来说,就算是他们起出手又有何用?在我杀念之下,无人可以挡我!

    我袖袍挥,天空之凝聚万千水剑,垂直落下,绞杀切!

    米国士兵在片哀嚎声被我变成了具具冰冷的尸体,此战之后,米国彻底元气大伤,世界霸主的舞台基本和他们告别了。

    在场的华夏高层惊讶的看着这幕,没有人敢开口说话,尤其是刚才主张要交出我父母的那几个人,这时候更是低着头,还有人在默默退后,想要离开。

    “都留下吧,既然你们想要交出我的父母,不愿意将我当做华夏之人,不愿意维护我,那自然也需要付出代价。”我又看向那名老者。

    人之下,万人之上。

    原本他在华夏能有片大好前程,但是却偏偏选择与我为敌,我叶继欢的敌人,岂是谁都可以做的?

    他愿意赌上切来巴结米国,自然要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我看着这名老者。

    到了这种时候,他反而变得气定神闲了起来。

    “唉,老朽终其生,赌上切想要进行这最后搏,却没有想到居然落到了这个下场,叶继欢,你想要如何处置悉听尊便,不过老朽并不后悔,如果再给老朽次机会,老朽依旧如此。”老者开口说道。

    他说,自己不后悔。

    为了自己的前程搏,本没有过错,可惜他却想要用我家人的性命,用整个华夏的荣辱作为自己搏的基础,这般行事作风,我如何能忍?

    “既然你不后悔,那你就去死吧!”我看着他说道。

    老者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我掌,人首分离!

    曾经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华夏丞相,就这么死在了我的手!

    “你们,既然敢来此请愿,想要交出我的父母,那就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吧,自裁,我可以放过你们的家人!”我又看向四周。

    但是这些高层可不是人人都有这种觉悟,听到我的话之后居然有人直接跪了下来,还有人直接被我句话给吓得昏了过去,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太可怕了。

    “叶继欢,还请留手,若是杀了他们,只怕华夏大乱,没有人维持华夏秩序,如何是好?”终于,那人开口了。

    这是这种求饶,对我有什么作用吗?

    “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华夏若是愿意护我家人,我必将华夏视为自己家园,穷尽生守护这里,但华夏若是背弃我,我也能将华夏从世界版图上抹去,这是我叶继欢的实力,这些人既然想要对我家人出手,自然也要承受我的报复,至于华夏混乱,这是我需要考虑的事情吗?”我心的杀伐之意,并没有半点减弱。

    华夏混乱?

    与我何干?

    我只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群想要出卖我的人,难道还要我对他们抱有同情之心?

    现在的我,只有杀伐之念!

    就在这时候,忽然道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

    “叶子,住手,叶子!”道人影从府邸慌慌忙忙的走了出来,居然是我爸。

    我爸毫发无伤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在看到我的那刻,立刻就朝我冲了过来。

    “叶子,你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就说,我的儿子怎么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爸拍着我的肩膀,口不断说道。

    我心阵酸楚,想到这三个多月以来,他们可能承受的种种痛苦,心就阵愧疚。

    我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却依旧没有办法维护自己的家人,让我良心难安!

    “爸,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断地说道。

    我对不起他们,这是我心的肺腑之言。

    “叶子,你别这么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和你妈只要看到你和仲谋两个人没事就心满意足了。”我爸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我看了看周围,“就是这帮人迫害的你们,你等着,我这就去把他们全都杀了,为你们报仇!”我杀念再生,并且比起之前更加浓厚!

    但是我爸却拦下了我。

    “叶子,领导说的对,这些人不能杀,若是杀了他们,华夏必将大乱,毕竟这些人都是华夏的主心骨。华夏是我们的家,这是你答应过我的,不管什么时候华夏都是我们的家,你都要为华夏着想,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做。”我爸拼命摇头。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这辈子都是军人,自然是为国家着想,将国家放在了第位。

    但是我心,却没有这种“愚忠”思想。

    “叶子,听爸次,这些人不能杀,为了华夏,这些人绝对不能杀!”我爸劝着我道。

    我看着他激动的样子,看着他已经花白的头发,终究还是心软了下来。

    “好吧。”我无奈的点了点头,这场杀伐,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下去,毕竟我爸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

    “记住,我叶继欢的家人,天下无人能动!”我看着这帮人说道。

    这次,已经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管是谁都不会继续对我的家人出手,因为,我是叶继欢,无人可挡的叶继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