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梦魇

作品:《捞尸人

    这声音就是和尚的声音,刚才他忽然消失,现在又出现在了这里,难道也是和我样掉了下来?

    “宗主,你怎么也在这里啊宗主!”和尚看到我之后脸上出现了抹惊喜,然后迅速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还想问你,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我?我刚刚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忽然就掉下来了!”和尚摸了摸脑袋,脸无语的道。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看来他也在下方跟着我往同个方向走,这地方还真是诡异!

    “那你刚刚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声音?没有了,这里直很安静,就是有种凉飕飕的感觉,和尚我走到这里之后才发现不对,宗主你快看,这里怎么这么多无脸尸体!”和尚这时候忽然想到了尸体的事情,然后迅速躲到了我的身后。

    这家伙,真是个怂逼!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和尚听到我的话,才从我身后探出脑袋来,仔细看了看周围。

    “这,这些人,难道他们是,是,宗门?”和尚的眼睛渐渐长大,最后露出震惊之色!

    “嗯。”我点了点头,这时候也没必要瞒着他了,我就告诉了他薛傲利用宗门弟子前来献祭的事情。

    和尚听完我的话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他没有多什么,就是直重复着句:不可能!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这切很难让人接受,“这是薛傲亲口的事实,不管怎么样,还是接受了吧。”

    和尚的神情依旧没有缓过来,我也没有理他,只是在勘察着周围。

    有些事情,只能让他自己承受!

    周围只有尸体,这些人并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联想到他们是给佛门神鹰献祭的,我头皮就阵发麻,以前还以为佛门神鹰是直接把他们给吃了,没有想到是把他们变成这种样子,脸上五官全无,只剩下张皮!

    “走吧,继续前进!”我对和尚道。

    这周围并没有发现,当然只有前进窥究竟。

    和尚双眼无神的跟在我身后,现在我还真有些担心他,万遇到危险就他这种状态,估计会死的不能再死!

    走过了这段地方,终于在见不到尸体之后,我忽然感觉有些头晕,恶心。

    “该死,难道是那要命的尸臭闻多了?”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却发现这股晕眩感觉越来越强!

    “和尚,你怎么样和尚?”我转过头去问了下。

    “宗主,你怎么了宗主?”和尚惊讶的过来扶着我。

    奇怪,他怎么什么事都没有?

    我看着和尚,还没有等我想明白这其的关系,我就已经两眼抹黑,昏了过去!

    其实也不算昏过去,毕竟我的脑海还保持着模糊的意识,我记得和尚背着我,依旧在艰难前进。

    接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和尚忽然停下了脚步,在他的面前好像还有个人。

    然而和尚并没有要放下我的打算,这明这个人不是敌人,不然和尚交手的时候是不可能背着我的,那这个人是谁?

    在西方世界,我们没有朋友,难道是大哥和傲天?

    我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睁开,和尚在这站了好会儿,仿佛是在和人交谈什么,但是我听不到他的话,只能感觉到他的移动。

    过来会儿之后,和尚又继续前进,我不知道周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可以确定没有人跟着我们。

    如果是大哥和傲天,他们应该会跟着我们才对。

    该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忽然觉得就算是和尚也不是那么大靠谱?

    我想要站起来,靠我自己的能力寻找真相,可是我的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我自己,就连体内的道树都已经失联。

    我,起不来了!

    终于,和尚又停下了脚步。

    这次他并没有和人交谈,而是把我给放了下来,我感觉到阵寒冷,刺骨的寒冷!

    这股寒冷的感觉我总觉得有些熟悉,似乎是,寒玉床!

    我的脑海忽然浮现出这三个字!

    须弥山下寒玉床,西子湖底寒玉棺!没错,只有这种寒玉带给过我这种寒意!

    种带有灵气的寒意,让我能够清晰辨认出来!

    和尚究竟在干什么?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为什么这地方也会有寒玉,我忽然想起来了寒玉的作用,是用来尘封肉身的,难道我也了佛门的涅槃之法?

    我心大惊,不过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

    不可能,如果我也了涅槃之法,没有理由会点感觉都没有!

    难道佛门涅槃之术已经能够伤人于无形了?我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和尚,究竟是什么人?

    我脑海不断重复着和尚和我相遇的点点滴滴,他孤身人出现在望剑峰上,想要追随我们为师门报仇!

    我路上跟我走来,数次真情流露,让我看不出来破绽!

    如果这是演戏,那和尚简直可以拿奥斯卡影帝了!

    “宗主,对不起了!”就在我不明白和尚意欲何为的时候,和尚忽然对我了句。

    不对,应该我忽然能听到和尚话了,或许在路上他对我了不少话,但是我现在才能听到他的声音。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我想要问他句,但是我依旧没有办法开口,只能听到他对我话。

    “和尚我也是被逼无奈,你放心吧,你死了之后宗门切有我,我定会将圣剑道发扬光大,将来屠尽佛门,为你报仇!”

    喂喂喂,什么情况,我不要你帮我报仇啊,你把我救回来就好,报仇我自己会去的啊!

    我心大急,可是这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了和尚身上传来的股杀意!

    他要杀我?

    杀我干嘛?我差点喷出口老血,想破头我都没有想到和尚要杀我的动机啊!

    等等,我知道了,他想要道果!没错,就是道果!

    和尚之前就过,吃了道果之后常人可以直接晋级成为大罗金仙,他现在定就是这个想法!想要得到道果,迈入金仙之境,然后去找佛门报仇!

    该死的和尚,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我想要反抗,可是却没有办法动弹,不知道我究竟了什么邪术,让我的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

    我感觉到股寒意,和尚的剑,出窍了!

    “宗主,来生再见!”和尚声音落下,剑袭来。

    “不!”我在心头绝望的喊道,想要让他停下手来,可是却无力发生,只能静静地等待自己的死亡!

    这剑,刺进了我的皮肤,插进了我的胸口。

    我感受到股绝望,鲜血流出我的体内,和尚长剑拔出,我的身体喷出道血柱!

    “道树,出来吧,这具身体已经没有生机了,无法让你藏身于此!”和尚的声音传来。

    我感觉痛苦越来越强,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血液不要本钱的流了出去。

    我,要死了吗?

    不行,我不能死在这里!

    不能就怎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我死了,韩雪谁来救她?

    我死了,东方必将被西方统治,生灵涂炭!

    我死了,九重天上的乱世谁来平定?

    我身上承载着太多希望,如果就这么死在这里,我心难安!

    “道树,给我开!”我在心头低吼,却始终没有办法换来道树的回应。

    不过我没有仿佛,依旧次又次的呐喊,哪怕我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已经流失了三分之,心脏碎裂,我依旧没有放弃!

    我,叶继欢,不死不灭!

    这剑,如何杀我?

    道树,给我出来!

    出来!

    我越来越疯狂,股不顾后果的念头从我心里咆哮而出!

    终于,道树有了反应。

    我感觉自己在这刻忽然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

    和尚站在我的面前,脸惊讶,我迅速伸出手去,把卡住他的咽喉!

    “啊!宗,宗主!”和尚断断续续的道,他已经被我制服!

    “你想杀我?”我对和尚道。

    和尚却疯狂的摇着头,不过依旧没有办法出声回答我的话。

    “没有?你想没有是吗?”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心头冷笑不已,和尚被我单手提起,脸上依旧是否认!

    等等,不对劲!

    我低下头看,自己的身体居然没有任何伤口,可是刚刚我分明感觉到和尚剑刺进我的胸口,还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毁灭,生机已经快要消失了。

    如果不是在最后刻道树唤醒了我的意识,估计此刻我已经死了。

    可是先在,我为什么会和没事人样站在这里?

    “宗!宗主!”和尚艰难的喊道。

    我这才想起来他还在我手里,连忙就把他给放了下来。

    “咳咳,咳咳咳!”和尚被我放下来就马上蹲在地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时间我看了看周围,发现已经没有具尸体,尸臭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宗主,你什么意思,想要掐死和尚我吗?”和尚委屈的道。

    我看着和尚,他的脸上没有半点心虚的意思,难道刚才的事情,只是我的个梦吗?

    “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和尚我怎么知道,看你忽然晕倒了,和尚我自然是要背着你起前进,结果和尚我走累了,想要把你放下来休息下,没有想到你醒来之后居然想要杀了和尚我!”

    和尚脸委屈,我却脸心惊!

    照他这么,我前面的记忆是对的,和尚确实直背着我前进,不过到了后面,和尚想要杀我的那段是我的幻觉?

    只是幻觉,为什么会这么真实?

    “你在背着我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人?”我问道。

    和尚摇了摇头,“这鬼地方能遇到什么人啊?再,这种地方还是就我们两人比较好,不然你晕倒了,和尚我带着你功力大减,到时候指不定会被人怎么收拾呢!”

    和尚的语气依旧还有怨气,不过我也不好意思他什么,毕竟刚才我差点就杀了他。

    只是我为什么会忽然昏迷,昏迷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对了,你刚才就好像睡着了样,我还听到了你打呼噜的声音,当时我还奇怪你是怎么回事,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睡着。”和尚忽然对我了句。

    刚才我是睡着了。

    那这切,岂不是成了,梦魇!

    我再次审视周围,这周围定还有我不知道的人在这里,正在用种特殊手段对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