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难言之隐

作品:《捞尸人

    我们四个分散找了起来,南宫离被我们放回了他的房间。

    “师傅!”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到了和尚的声音,连忙跑了出去。

    在后院之,和尚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在他面前的是群圣剑道强者的尸体!帮这人身上剑伤无数,死法异常狰狞。就像是死之前遭到了非人的虐待般!

    当日,便是这帮人来找南宫离报仇,却没有想到被我人挡下!

    之后我离开了这里,那对他们下杀手的,岂不是南宫离?

    “师傅,弟子无能,没有护你周全!你放心,弟子定手刃仇人。为你报仇!”和尚边说着,边拿起地上长剑,就准备朝外面走去。

    “喂,和尚你干什么!”我连忙拦住他!

    “南宫离杀我师傅。此仇不报,和尚我如何为人?”和尚开口说道。

    “等等等等!你先给我等等!”我硬生生的拽住他,这家伙还真沉,拽的真累!

    “事情还没有清搞楚,你怎么能说是南宫离杀了你师傅?万这件事情还有隐情怎么办?”

    “隐情?能有什么隐情,这里是望剑峰!除了南宫离,谁能上来,你也见识到了之前的大阵有多玄妙,如果不是南宫离允许,常人可能上的来吗?”

    “当何况当日这里只有南宫离人,不是他杀的我师父,还能是谁?”和尚越说越激动,到后面几乎是含着眼泪喊出来的。

    看起来越不正经的人往往是越重感情的,和尚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看到他这么激动的样子,我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

    “我师傅也是圣剑道弟子,如今惨死,还请宗主为他报仇!”和尚单膝跪下。

    我想要把他扶起来,他却冲我递来长剑。

    我是宗之主,他的师傅也算是宗门弟子,如今惨死。我自然要为他报仇!

    可是这报仇的对象,却是南宫离!我怎么能下得去手?

    “等我查清楚了这件事情,如果真是南宫离做的,上天入地,我也定要取他性命!”我对和尚保证道。

    可是和尚听到我的话之后却摇了摇头,“宗主,此事定是南宫离所为,如果此时不杀他,等到他势伤痊愈,世间几人奈何得了他?”

    “我大哥还有傲天,他们实力都不弱于南宫离,我自己的实力也在飞速成长,想必将来赶上南宫离也没多难,如果此事真是南宫离所为,我定会还你个公道!”

    “如果宗主不杀此贼,就请杀了我吧!”和尚忽然说道。

    我惊,没有想到这个平时不怎么正经的和尚居然在这时候变得这么有骨气!

    不杀南宫离,就杀他?

    这摆明了是在威胁我,逼我杀南宫离!

    “好吧,把我的血喂给南宫离。然后唤醒他,问清楚事情的经过!”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办法最好。

    大哥和傲天两人还在寻找韩雪的下落,我和和尚起去了南宫离的屋子。

    南宫离脸色苍白。人躺在他的床上,胸口的殷红显得格外刺眼。

    和尚见到南宫离,身上就涌现出股强烈的杀意,如果不是因为我在这里估计他已经动手了。

    我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然后割破了手,滴了滴金色的血液到南宫离的口。

    金色血液进入南宫离的口,我便是见到南宫离胸口的血窟窿在以惊人的速度愈合。

    “好了,等他醒了之后我自然会问他。如果真是他做的,我定会给你个答复!”我对和尚说道,看着家伙的眼睛都快要能喷火了。

    不过我心里也没底,就算是我自己都不相信那帮人的死和南宫离没有关系,如果南宫离承认那帮人是他杀的,那我应该怎么应付和尚?

    唉,想想都头疼!

    没过多久,南宫离就从昏迷清醒。不过虽然我这血很神奇,但是他依旧十分虚弱,现在的南宫离估计连和尚都打不过。

    “前辈,我问你,后院的那帮圣剑道强者,是不是你所杀?”南宫离醒过来之后我问了句。

    南宫离眼神有些迷茫,两个呼吸之后他才反应过来,然后对我摇了摇头。

    没有回复。

    他对我摇头的意思,是不是他做的,还是不想和我解释?

    我不明白南宫离的态度。

    这时候我忽然见到道白光,“南宫离,还我师傅命来!”和尚的声音传来,我刚转过身,便是见到他的长剑已经刺来。

    “住手!”我连忙喊了声,掌拍出,这掌我将青龙之体运用到了极致。掌下去便是直接将剑身拍断!

    “宗主!”和尚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脸不甘!

    “和尚,你先出去,我想和前辈单独聊聊!”我居然有些不敢看和尚的眼睛。

    和尚直盯着我,最后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和尚出去之后,我才终于松了口气,他刚刚如果非要取南宫离的性命,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为什么要救我?”南宫离终于开口,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救过我那么多次,我救你,还需要理由吗?”我看着他,无奈的说道。

    我欠南宫离的实在太多了。哪怕是他绑走了韩雪,我依旧不能对他下杀手!

    “好,我南宫离总算没有看错人,哪怕立场不同。我依旧欣赏你!”南宫离脸上罕见的出现了抹笑容。

    “哈哈,前辈过奖了,其实只要你能把雪儿还给我,过去的事情我依旧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我这话刚说完。南宫离就变了脸色。

    我看到他这表情,也知道这件事情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唉~”过了良久之后,南宫离忽然无奈的叹了口气,“罢了。事已至此,就告诉你也无妨,韩雪的事情并非我执意如此,实在是天意难违。”

    “哪怕是我不出手,她依旧会变成佛门傀儡,受到佛门摆布,这切都是佛门因果,谁也无法超脱!”南宫离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我被南宫离搞的有些懵了。难道韩雪还能自己变成佛门圣主?

    “切皆是因果循环,以后你就会明白。还有,那些人不是我杀的,杀他们的另有其人。不过你报不了仇,所以还是算了吧。”南宫离说完之后就闭上了双眼。

    我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没有继续烦他。

    只是南宫离的话让我感到匪夷所思,我还想要问问那湖底寒玉棺的人究竟是谁。他也没有回答我。

    我走出房间,发现和尚依旧跪在门口。

    得,发愁的事情来了!

    “宗主!”和尚大喊了声,立刻把头贴在了地上,行跪拜大礼!

    “前辈刚刚说了,那些人不是他杀的,以前辈的身份,还不至于骗我这个,所以我们还是起寻找真凶再为你师傅报仇吧!”我开口说道。

    “真凶?既然南宫离说他不是凶手,那凶手是谁?”和尚追问道。

    这下可把我给问住了,南宫离不愿意说出凶手的名字,但是他说我没有办法报仇,我脑海马上浮现出了个人。

    李秋水!

    南宫离不愿意说出名字的凶手,除了李秋水还能有谁?

    而且李秋水的实力,我确实没有办法报仇的可能。

    “或许,是李秋水吧。”说完之后,我就把事情分析给和尚听了遍。

    和尚这家伙听完之后就怒气冲冲的想要去找李秋水报仇,直接被我给拦了下来。

    就他这两下子,还没有见到李秋水就被人给砍死了。

    “走吧,我们先去找找我大哥和傲天,这么久了他们两个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我说道。

    谁知,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他们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