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是这座山

作品:《捞尸人

    “弟子,拜见宗主!”和尚朝我大喊了声,然后连磕了三个响头!

    拜见宗主?

    宗主?

    我有些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成了和尚的宗主了?

    “你在干什么,快点起来!”虽然相信和尚有所改变,但是我也不能确定他有没有别的算计,所以没有伸手去扶他。

    “你得先祖传承,如今圣剑道宗门被灭,你自然就是下任宗主!我和尚虽然没有多少实力,但心对宗门的感情绝对真挚,今日我愿奉你为主,只盼他日宗主能够为宗门数千条人命,复仇!”和尚说的声泪俱下。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都不由得有了感触,圣剑道满门被灭,最后薛傲更是带着三名太上长老自爆身躯,才给我们争取来了逃跑的时间。

    如果不是这样,或许当日我们也会被西方佛陀擒拿了!

    “好!”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斩龙真人的遗愿也是让我将宗门发扬光大,带回东方,这也算是完成他的遗愿。

    和尚听到我的话之后愣了下,随即发生了让我意想不到的幕!

    他居然,哭了!

    这个在我心里印象直不怎么好的和尚,居然就这么在我面前哭了。

    他哭的要多伤心要多伤心,就像是死了亲爹样!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大哥和傲天两个人早就走到了边,去查看附近有没有线索。

    我看和尚直在这里哭着也不是事儿,就弯下腰去把他扶了起来。这次和尚倒没有多少交情,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之后就跟在了我的身边,像是个小跟班样。

    看到这和尚,我忽然想到他那个在圣剑道里面的师傅,当初他师傅和帮圣剑道强者来对付南宫离,结果最后被我打伤,可是当我回来的时候这些人和院子都已经不见了。

    当时因为韩雪失踪,我心里大急,这些事情就被我给忘到九霄云外了,如今看到和尚之后我才又想起来。

    想了想,最后我还是告诉了和尚。

    “你的师傅可能还没有死,那天他和帮圣剑道强者起来这望剑锋,被我打伤之后应该没有离开,最后等我回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完全消失了,可能他的失踪跟南宫离有关。”我对和尚说出了我的分析。

    和尚听得愣在了边上,过了好会儿之后他才激动的抓住了我的胳膊,“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

    看得出来这个和尚虽然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但是对自己师傅的感情倒还是挺深的,不过这样也好,他对宗门的感情越深,说明以后对我会越忠心。

    我看了看周围,大哥和傲天两个人都在此处看这看那的,我干脆也找了个地方看了起来,不过我对这种事情实在不擅长,看了半天也找不到什么头绪。

    我又问了问和尚,结果这家伙也跟我样两眼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样大哥,有没有什么发现?”最后我还是舔着脸朝着大哥走了过去。

    大哥看了我眼,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我总觉得他的眼神带着股鄙视。

    “哼,不说就不说,我就不信自己看不出来!”我和和尚走到了边。

    这家伙现在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满口花花不正经的样子,还时不时的问我要不要喝他的酒,我差点踹他脚,我还记得上次就是这酒坑的我,就是闻了下我都直接昏过去了。

    又过了好会儿,他们两个才聚在了起。

    “你有什么看法?”傲天问道。

    “不存在!”大哥回答道。

    我看着这两个人,人句说的我愣愣的,“喂喂喂,不带你们这样的,故意瞒着我是几个意思?”

    我越想越生气,真想要拍死他们俩!

    “庄园是不存在的。”大哥又补充了句。

    我差点直接昏过去,不存在的难道我自己看到吗,还要你强调?

    “唉,你小子还真是蠢,孙仲谋不都已经说清楚了吗,这庄园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他不是凭空消失,而是这里根本不是望剑锋!”傲天在边上拍了下我的脑袋,恨铁不成钢的说了句。

    不是望剑锋?

    我惊讶的看了看周围。

    这西子湖畔的山都差不多,座座都是光秃秃的,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可能会认错路啊,毕竟都是当今世上等的强者!

    好吧,我除外!我是路痴!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大哥绝对不可能走过,就他这种谨慎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连路都找错了?

    “不可能,和尚我记得来的路就是这里,怎么可能会走错?”我还没有说话,边上的和尚就已经开口说了,他也和我样,不相信我们会走过路的事实。

    “阵法!”大哥没有多余的解释,就说出了这两个字。

    阵法?

    我恍然大悟的看了看脚下,如果说这里是个阵法,就切就都说得通了!

    “你的意思是,这脚下有个巨大的阵法,能移动群山走向?”和尚惊讶的看着大哥。

    “不光是如此,那西子湖或许就是阵眼所在,周围群山被阵法布置,想来这也是南宫离的杰作。三年时间,南宫离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做,现在看来他不光做了,还做了不少。”傲天也补充了句。

    南宫离,这三个字在我的脑海变得越来越神秘,这些年来他究竟经历了什么,难道段情,真的能让人改变这么多吗?

    我情愿相信这里的布置只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

    但是想到南宫离带走韩雪的事情,我心里又有些没底,他布置这切,会不会就是为了这天?

    “该死,真想和他再打场!”我骂道,心有太多的不解,没有人能告诉我答案!

    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既然已经确定脚下有个大阵,那就只有把周围的几座山头都给翻遍就好了。

    我说了句,然后带头就准备下山,谁知道大哥这时候却拦住了我。

    “不急,你的办法,太笨了!”

    句话,说得我面红耳赤,这下不光是傲天,就连和尚都在边上笑了起来。

    这真是我大哥,亲大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给我点面子!

    “那你们说怎么办吧。”我弱弱的退了回去,我算是看明白了,和他们在起永远被打击的都是我,还是听他们的话好了。

    “南宫离剑意已达化境,他待过的地方都会有剑意残留,这也是为什么上次西子湖畔会有无数剑修感悟的原因,既然这样,那之前那座望剑锋定有着他残留的强烈剑意!”傲天在边上给我解释了下。

    我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只要感受到那股剑意就可以了,懂了吗蠢货?”傲天又拍了下我的脑袋。

    我生气!很生气!

    可是转过头去看向傲天,看到他对我挥了挥他的拳头,那可是能够把天轰出个窟窿的拳头!

    算了,我还是忍了吧,好汉不吃眼前亏,等我迈入天仙,分分钟吊打他!

    说完之后,我们四个就开始闭目感悟,先前没有想到这点的时候没有仔细感受还没有发现,如今仔细感受了番之后我忽然感受到了股傲气无双的剑意。

    这股剑意我太熟悉了,因为我也曾经修行过,这就是南宫离的剑意!

    “在那里!”我伸手指,发现那是在群山之外的片云巅,南宫离居然将望剑锋转移到了那里,难怪之前我们没有丝毫感觉。

    “出发!”大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喊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