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寒冰床上的人

作品:《捞尸人

    韩雪!

    我没有想到面具之下居然是道熟悉的面容,在见到韩雪的那刻,我仿佛忘记了这个世界,眼里只有她。

    韩雪神情冷漠,那冰冷的眼眸没有丝毫温度,在她的眉心处有这个金色的“卐”字符,看起来格外显眼。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佛门圣主,为何是你?

    我不明白,我不甘心!

    我不能死!

    我死,龙族必将陷入死亡漩涡,在天元大陆完全消失。

    我死,天下毕竟被西方佛门统帅,世界再无可抗之人!

    我,不能死!

    “我不能死!”我从噩梦之惊醒,本能的坐了起来,股剧痛从我胸口传来,扯到伤口了!

    “呲!”我倒吸了口凉气,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被绷带给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你醒了?”道声音从身边传来,我被这声音给吓了跳,转过头看发现是大哥!

    “大哥,你怎么在这里?”我惊讶的问道,这时候回想起来,在我昏迷之前出现的那道影子,好像确实是大哥。

    “我不是说了吗,让你们不要跟过来,你怎么还过来了?”大哥的语气带着责怪,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确实是我自己偷偷跟来的,结果没有想到还碰到了这么大的麻烦,差点就把命给弄丢了。

    “傲天呢?”大哥又问了句。

    我看大哥这生气的样子,也没有想要瞒着他,就直接告诉了他之前发生的事情。

    “大哥,你能见到我,难道你走的也是这条路?这么说傲天走的岂不是也是死路?”我忽然想到了傲天,虽然他是体修之主,但是这山洞里诡异莫测,万他也被暗算了岂不是相当危险?

    大哥摇了摇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哪条是生路,我只知道这里有着佛门的秘密,所以才来这趟,刚才也只是随意选了条,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遇见了你。”大哥对我说道。

    “遇见的?难道你不是返回来找我的?”我感觉到不对,大哥应该是在我之前进入这山洞之,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走在我前面,怎么可能会在这里遇见我?

    果然,我问了下大哥选的是哪条路,他说选的是第二条。

    我和大哥合计了下,他说他来的时候就看到我浑身是血的躺在这里,然后帮我包扎了下伤口就在这里守着我,现在差不多也过了十二个小时了。

    “走吧,就算是傲天走的那条路和我们这里是通的,十二个小时他也应该到这里了,既然没有见到他就说明他已经走到前面去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大哥起前进。

    虽然受了伤,但是跟在大哥身后我就感觉非常安全,这可能是我直以来形成的依赖感吧。

    大哥左手拿着把刀走在我的前面,因为我受了伤,我们两个人走的很慢。

    “大哥,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在雪山究竟看到了什么吧?”我问道。

    “我也不能确定,所以才来这里看看。”大哥回了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

    但是我知道就大哥这脾气,不想说的东西我再怎么问他也不会告诉我,后面我就干脆不问,跟着他就是了,反正距离真相也越来越近。

    不过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难受,就好像有猫爪子在挠着我似得,越挠越痒。

    说来也奇怪,当大哥出现之后我们就没有再遇到任何事情,直到走到这个山洞的出口。

    股寒意袭来,我打了个寒颤,又牵动了下伤口。虽然我的身体比较特殊,但是这次伤的实在太重了,时半会儿依旧没有办法恢复。

    “这是,玉石?”我看着周围,全部都是玉石!

    难怪之前我感觉到股寒意,因为在我们的面前摆着张寒玉床,就和神雕侠侣里面古墓派的寒玉床长得差不多,股强烈的寒意从床上飘来。

    然而最让我们感到意外的并不是这个寒玉床,而是寒玉床上的人。

    寒玉床上,有绝美女子盘膝而坐,她整个人就如同这寒玉般纯净,圣洁。

    只是她的脸,却让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李秋水!

    看到李秋水这张脸的时候,我和大哥都瞬间警惕了起来,李秋水的实力我们都清楚,大哥也就和她打个半斤两,关键是我现在身受重伤,旦有其他人来对付我,那我岂不是逃都逃不掉了?

    然而李秋水只是坐在那边,紧闭双眸,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不对,她不是李秋水。”我忽然反应过来,说道。

    “嗯?你发现了什么?”大哥问了我句。

    我指了指她的脑袋,“李秋水的眉心处有个‘卐’字符,她没有!”不知道怎么的,我又想到了之前的那个噩梦,渐渐地脑海韩雪的样子和面前的李秋水又重合在了起。

    该死,我在想些什么!

    我晃了晃脑袋,把之前的想法给甩了出去,努力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而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是这样想,越觉得心不安。

    “看来这就是佛门的秘密了。”大哥收起了手里的短刀,朝着李秋水走了过去。

    “大哥,小心!”我提醒了句,虽然说着不是李秋水,但是她和李秋水长得样,我依旧有些担心。

    大哥走到寒玉床前,伸出手朝着“李秋水”摸了过去,可就在这时候,忽然道白衣飘过,下就打开了大哥的手!

    南宫离!

    我惊讶的看着来人,随即心里涌起股怒火,“南宫离,雪儿呢?你把雪儿带到哪里去了!”我愤怒的吼道。

    南宫离只是看了我眼,“放心吧,她在起安全的地方。”随后他就转过头去继续看着我大哥。

    “让开!”大哥冰冷的说了句。

    然而南宫离没有说话,只是手闪出柄长剑。

    我不明白他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知道这定和床上的“李秋水”有关。

    “怎么回事,你们两个要干什么?”我连忙喊道,虽然对南宫离不满,但是他好歹是传授过我剑法的人,也算是我的半个师傅,真要让我和他动手我也下不去手。

    而大哥这个脾气,要是真的和南宫离打起来说不定会两败俱伤。

    “你救过叶子,我不想对你动手,让开!”

    “孙仲谋,这可不像是你啊,真想动手就试试看好了,我也想看看是你这霸王刀厉害,还是我剑仙南宫离的剑,更胜筹!”南宫离并没有让开的打算。

    在他的话说完的下秒,我就看到大哥蹬地面,整个人欺身而上,道朝着南宫离的身上劈了上去。

    依旧是那股霸道无匹的刀意,大哥出手就是全力以赴,带着杀机!

    我不禁为南宫离捏了把汗,大哥的实力我已经见识过了,就算是李秋水在这里也奈何不了他,南宫离我已经许久不见他全力出手,也不知道他如今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南宫离面对大哥的霸王刀意,丝毫不惧,他右手抖,长剑挥舞,股无形剑意弥漫开来。

    南宫离的剑意和大哥的刀意不同,他的剑意透露着股傲气,这是作为东方第天才的傲气!他不惧任何人,自问也不会输给任何人。

    剑,斩出!

    两人没有多余花俏的招式,就这么刀剑对碰,触即分,等到我反应过来之后他们已经交换了站着的位置。

    “世人只知你南宫离用三年时间迈入地仙之境,甚至达到地仙巅峰,便将你成为绝世天才,却没有想到你的真实实力居然远不止如此。”大哥缓缓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在他说话的时候我看到有几滴鲜血从他身上滴落。

    “大哥!”见到大哥受伤,我连忙跑过去想要扶着他,不过大哥却冲我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

    南宫离这时候也转过身来,我见到他胸前有道伤口,此刻正在流血。

    “我也没有想到,孙仲谋,你居然隐藏的这么深,难怪传言你人可战佛门圣主,看来传言不虚。”南宫离点了点头说道。

    “够了!你们两个到底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我忍无可忍的喊了声。

    南宫离算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第个老师,在来到西方世界之前我对他直是心存敬意。

    大哥更不用说,是我最亲近的人,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看到他有事。

    这两个人当着我的面打在起,我心里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大哥看了我眼,然后叹了口气,“叶子,你知道我在圣剑道的雪山之看到了什么吗?”

    “什么?”我不明白的问道。

    “面水镜!面可以预知未来的水镜,我看到就在这里,在这寒玉床上坐着的人是韩雪,紧接着我看到了另外面,东西方彻底开战,你死在了韩雪的手上!”

    大哥对我说道。

    东西方彻底开战,我死在了韩雪手上?

    这不是和我做的那个梦样吗?

    前面个场景我还不明白大哥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联系上那个梦,就算是我想不信都难,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大哥是觉得韩雪就是在这里出的事,所以想要来这里寻找答案。因为对象是韩雪,所以大哥没有说出来,怕伤害了我。

    我心股暖流,这才是我大哥,不管怎么样始终都是在替我着想。

    “南宫离,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下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既然你出现在这里,就定是知道佛门的秘密!”大哥对着南宫离说道。

    南宫离看了看大哥,又看了看我,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子,这次的事情算是我南宫离欠你的,但是我不能说,还有你们也别想动这里的任何东西,现在离开吧,再过会儿你们就走不了了。”南宫离依旧没有正面回答。

    “哼!”大哥冷哼声,没有理会南宫离的威胁,只是再度举刀。

    “孙仲谋,你别以为我南宫离怕了你,虽然你刀意大成,但是真的打起来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回去再苦练几年再来吧!”南宫离摆了摆手说道。

    “试过才知道!”大哥丝毫不畏南宫离的话,看到他们两个要交手,我心里也有些着急。

    不过我也知道为什么南宫离不愿意说出这里的秘密,十有九这和李秋水有关,南宫离生傲气无双,如果说真的有谁能影响到他,也就只有李秋水了。

    可就在这时候,又是声大笑传来,“南宫离,你还真是臭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