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圣剑道之秘

作品:《捞尸人

    祸水容颜,冰雪之姿。

    这就是李秋水,让剑圣南宫离痴狂多年,不惜放弃修为堕落千年的女人。

    在看到她的那刻,我也呆住了,她比起我见过的任何个女人都要美,美到毫无瑕疵,让人无可挑剔。

    在她的眉心处,有个金色“卐”字,这个痕迹宛如点睛之笔,给她整个人多上了份佛门的圣洁。

    李秋水的眼神充满了冷漠,哪怕是面具被大哥破坏她也没有开口说句话。

    这时候雪山传来的咆哮声越来越重,这声音听得我都有些心颤,究竟是何等恐怕的存在,能让我都感觉恐怖?

    “那几个老家伙还在继续交手,真是不怕死!”傲天鄙视的说了句。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我看到好几道身影正在半空交手,他们的交手十分激烈,哪怕是这愤怒的咆哮声越来越大也没有人理会。

    那帮人的交手范围不断移动,最后竟然向我们这边移了过来。

    等到他们靠近之后我才发现,这些都是穿着僧袍的和尚,不过其有四个和尚正在使剑,另外五人赤手空拳,使剑的那方因为人数的原因直处于下风。

    我已经猜出了这几个人的身份,除了圣剑道和佛门五大古佛,还能有谁?

    “李秋水,你当真要斩尽杀绝,圣剑道为你佛门培养那东西这么多年,如今你是要翻脸不认人了吗?”名威严老者怒喝道,他的声音带着无尽不甘,但就在他说话的间隙,名古佛已经杀到他的身前,掌轰在了他的胸口。

    “噗!”威严老者口鲜血喷出,气息瞬间萎靡。

    “宗主!”另外三人连忙喊了声。

    被袭击的老者是圣剑道宗主,那剩下的三个人岂不就是圣剑道的三位太上长老?

    或许是因为击伤了了圣剑道宗主,觉得剩下的三名太上长老没有多少还手的能力,又或许是因为发现我们这边的不对劲,那五名古佛没有继续出手,而是向我们这边靠了过来。

    “圣主!”五人齐声喊了句,之后他们便微微低头,脸谦卑。

    “圣剑道,今日除名!”李秋水冷声说道。

    句话,让这几名圣剑道老者面如死灰!

    “想不到圣剑道最后竟然会亡在我薛傲手,我薛傲愧对先祖!可恨这么多年以来的忍辱负重,依旧没有办法保存宗门血脉!”边说着,薛傲的脸上居然留下了两行泪水。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打死我想不到堂堂个宗主,个七尺男儿,个垂暮老者,居然会像是个孩子样坐在地上哭泣!

    或许这是因为他生性懦弱,但是到了这个年纪如果不是真的悲痛欲裂,怎么可能会流泪?

    忽然间,我居然有些同情他!

    在见到他之前,我直以为薛傲会是那种卖主求荣认贼作父的无耻小人,现在我才确定,他真的只是想要保全圣剑道罢了。

    为了个宗门名号,他不惜忍辱负重,哪怕是受千夫所指他都忍下来了。

    只是这刻他却发现,自己的切都是徒劳,李秋水只需要句话,便能将他守护的东西全部剥夺!

    “众位长老,战!做了这么多年佛门的走狗,今天也该豁出去回了!哪怕是死,也要捍卫宗门名号!”薛傲的眉宇间透露出了股疯狂之意,他杵着长剑从地上站起,抹脸上鲜血,滔天战意席卷而出。

    个人,被压迫久了,到了最后刻他会展现出自己前所未有的疯狂!

    “且慢!”看到这幕,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佛门五大古佛出手这几个老者就应付不了,更何况还有李秋水,十罗汉以及神王,如果我真的不管圣剑道就真的要被灭门了。

    “这是西方世界的事情,你连这个都想插手?”李秋水看了我眼。

    之前因为面具我不知道她的表情,如今我能看到她这张脸,这张脸庞让我原本对她的恨意都减弱了不少。

    只是李秋水冷漠的表情让我知道如果今天我敢阻拦,她定会连我也起杀了!

    “我得到斩龙真人传承,他有遗言让我将圣剑道带回东方,发扬光大,你说我该不该管?”我不甘示弱的回答道,反正大哥都能和李秋水打成平手,更何况我们这边还有个傲天,真交起手来还真不定谁强谁弱!

    “斩龙真人?是先祖!看来那小子说的没错,当真有人得到先祖传承!”薛傲听到我的话之后原本绝望的眼神又透露出了兴奋,这跟和尚当时的表现完全不同。

    和尚当时表现出来的是贪念,他想要利用我自己得到传承,可是这薛傲则是兴奋。

    “不错,我得到了你们先祖传承,怎么?”

    “好!好!”出乎我的意料,薛傲居然重重的点了点头,“先祖传承后继有人,我圣剑道命不该绝,哈哈哈哈哈!”忽然之间,他仰天大笑。

    这才是真的为宗门考虑的宗之祖,听到传承有人之后没有丝毫妒忌,反而高兴。

    只是可惜薛傲的性格太过懦弱,这才会在佛门之下委屈求全。

    我心对薛傲已经有了个大概的判断,他这个人可以做个好弟子,但是不适合做个宗主,毕竟他缺少了股作为宗主的霸气!

    “圣剑道,除名!”李秋水的声音再度传来。

    五大古佛因为他的话语再度动手,十罗汉和神王也赶到了这边。

    “小友你先走,切记将先祖传承发扬光大!”薛傲对喊了句,随即在我阵错愕之他们四人居然挡在了我们面前。

    “乖乖,本来是要帮你们的,怎么变成你们来帮忙了?”我阵无语,这薛傲对我还真是不错。

    “大哥,傲天,帮他们!”我喊了句。

    其实不用我喊,大哥和傲天都已经挡在他们的面前。

    “李秋水,你当真要战?来,上次本大爷身上有伤输你半招,这次让我们再来动动手看看!”傲天朝着李秋水伸出手指勾了勾,脸挑衅。

    李秋水没有理会他的话,陷入了沉默。

    “带人离开,我可以告诉你个韩雪的秘密,否则你休想救活韩雪!”

    我愣,没有想到李秋水居然会拿韩雪说事,不过她的话确实让我有了兴趣,也让我陷入了犹豫,韩雪的秘密?

    韩雪对于我来说确实太神秘了,哪怕是到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她不少事情,但是我依旧感觉没有办法将她完全看透。

    就比如分为二的事情,韩雪从来没有告诉我。

    而此刻韩雪昏迷,我又无从问起,李秋水现在说这个摆明了是在调我的好奇心。

    不过好奇归好奇,我还是没有动摇!

    “雪儿的事情,等到她醒来之后自然会告诉我,不需要你来挑拨离间,圣剑道今日我定要保,如果你真想交手,就开战吧!”我丝毫不惧的说到。

    “那如果她再也醒不过来了呢?”李秋水句话,就把我给噎住了。

    “我可以告诉你,南宫离说的只是他自己的猜测,韩雪确实是涅槃分为二,不过她在佛门地位特殊,旦她合二为,佛门将有大变,如果你知道了原因,估计就会让她永远也不要醒来了!”

    “派胡言,不管什么原因,我都定要把雪儿救活!”

    李秋水没有继续和我争论,而是把目光看向我们身后的那朵乌云上。

    “唤回圣兽!”李秋水开口。

    诸多佛陀盘膝而坐,在这雪山之开始朗诵经。

    从他们口冒出个个佛门金字,金字不管向着那些经靠了过去,我被这场景弄得愣,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他们还有心思念经?

    “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我不明白的问了句。

    薛傲的脸色有些难看,“是佛门谛听,地藏王的座下神兽,传说能听三界任何风吹草动。”

    “当年佛门将重伤的谛听兽送到雪山之,让我宗门饲养,在极寒之处修复它的伤势,这也是佛门让我们留下来的理由。”薛傲给我解释了下。

    “饲养?既然是饲养,佛门为何自己不养,要让你们来帮忙?”

    听到我的问话,薛傲的脸上有些不自然,似乎不愿意说。

    “你最好开口,不然今日无人可保宗门无恙!”我威胁了句,看到他这婆婆妈妈的样子我就来气。

    果然,在我威胁之后薛傲终于开口了,“因为此物要吃的是人!活生生的人!而且普通人不行,定要是境界高强的活人!只有活人的精血,才能帮它修补身上的伤口!”

    我震惊的看着傲天。

    地藏王的谛听,居然是以活人为食?

    这么说来,佛门愿意把谛听带到这里的原因,岂不是让薛傲用圣剑道弟子喂食?

    “你,用什么喂养的他?”我心已经浮现出了股怒火,薛傲闭上眼睛,脸痛苦。

    “宗门每月都会选出十名弟子前去给他吞实,这么多年了,早就不知牺牲了多少弟子!”

    我差点冲上去把薛傲抓住猛揍顿!以宗门弟子喂食,月十名?

    年岂不是百二十名?

    这谛听兽在这估计得有几百年了,也就是上万名宗门弟子成为它口实物?

    如此残忍之事,居然有人做了,而且这人还是宗之主!

    “你觉得自己配当宗之主吗?”

    “我薛傲自知不配,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先祖传承不可断绝,为了圣剑道的存在,我只得如此。”

    “是吗?只得如此,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只得如此,让宗门损失了无数优秀弟子,也让圣剑道蹶不振,愈发衰弱,才会有今日的灭门惨祸!”我对着薛傲怒吼声!

    他的脸上满是悔恨,却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又转头看向李秋水,“佛门行事,都是这般血腥吗?须弥山下修罗炼狱,无尽雪山人肉喂食,佛门究竟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怒道。

    然而李秋水却是脸平静,“佛门之事,不需你管。”

    “吼!”我还准备在说些什么,天空忽然传来声愤怒的吼声!

    我见到天空那朵乌云正在随着佛门金字的指引朝着我们这边飘了过来,那云层之有着股强大的力量,带着强烈的邪气。

    “地藏王主管地下幽魂,谛听本是他座下神兽,不应该出现在这天元大陆。”大哥开口说了句。

    我这才反应过来,的确,谛听没有理由出现在这里。

    莫非这云层的,不是谛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