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斩渡难

作品:《捞尸人

    呲呲!

    就在渡难杀到我身前的那刻,我忽然见到他的手臂上出现道黑烟,渡难的脸色变得好像十分痛苦般,身体迅速后退!

    也就是因为渡难的这个举动,我才死里逃生!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渡难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臂。

    我看到他的手臂上有个明显的伤口,有点像是烧伤样。可是刚才我并没有出手,究竟是谁伤的他?

    我下意识的看向后面,还以为是大哥他们来了,可是却没有看到个人影。

    “为什么,为什么?万年封印,好不容易重见天日,为什么要和我开这个玩笑?”渡难整个人宛如疯魔状态,脸疯狂,他不断质问,我却搞不明白他质问的到底是谁!

    趁着渡难疯狂的时候,我迅速修复着自己的身体,哪怕我拥有青龙之体加上不灭金身,在刚才的战斗依旧受了不轻的内伤!

    “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得到你体内的道果,我就不相信我没有办法恢复如初!”渡难忽然转过头来狰狞的看着我。

    道果?

    和尚过,如果生吞道果能让修为举突破大罗金仙,我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不过这渡难本身修为就已经在天线巅峰,距离大罗金仙也就步之遥,他怎么会变得这么疯狂,和刚才完全判若两人?

    我的目光停留在了他的手臂上,那个灼烧的伤痕依旧是那么刺眼,什么东西能让渡难受伤?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在这时候渡难已经操控长剑向我杀来。

    太极图疯狂旋转,在我面前宛如个巨大盾牌,任由万剑咆哮,我自巍然不动!

    “莫非,你害怕阳光?”我看着那漏进来的缕阳光,忽然灵机动!

    听到我的话,渡难脸色大变,“你,你再敢次!”渡难狰狞的声音传来。

    我看到他这样,更加确定了他的问题!

    “哈哈哈,看来当年斩龙真人设下的封印虽然没能将你消灭,也让你变成了个见光死的家伙!你就算实力再强又有什么用?阳光乃至阳之光,你这个见不得光的邪物,恐怕连人都已经不是了吧!”我看着渡难道。

    刚才交手的时候还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正常,现在看来他恐怕已经不是人了!

    万年岁月,哪怕是天仙也会被消磨殆尽吧,更何况之前渡难就是重伤被封,现在我看到的,或许只是他生前的缕执念。

    “老夫还轮不到你来评论!”渡难大手挥,剑如雨下,漫天剑雨从四面方而来,就算是太极图都没有办法全部拦下。

    “哼!道树,给我拆开这山洞,让阳光照进来!”发现了渡难的弱点,我自然是丝毫不惧。

    道树听到我的命令之后枝干开始疯狂拉扯,不会就把这山洞拽出了个大窟窿。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渡难的脸上脸惊慌,他连忙退后,躲到处阴影之,在过程他被阳光照到的皮肤又出现了灼痕,这让渡难脸憋屈。

    “子,你等着,老夫定要把你挫骨扬灰,让你生不如死!”渡难的语气十分狰狞,然后面对他的威胁我却丝毫不惧。

    “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我控制道树,不断在墙壁上挖开洞穴,让阳光照射进来。

    渡难不断躲避,模样狼狈不堪,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该死的子,岂有此理!”渡难气急,我看他双手合十,捏起指诀,在他身后忽然出现尊如来虚影!

    “佛门秘术吗?你以为凭这就有用?”我没有多少惊讶,之前就见到李秋水用过这招,不过现在对比下我才发现,这渡难的实力似乎还不如李秋水,他凝聚出来的如来虚影比起李秋水气势上要弱不少,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现在受伤的缘故。

    “杀你足够了!”

    如来虚影掌朝我拍来,我疯狂催动太极图,太极图旋转到了极致,仿佛要与佛门如来较高下!

    而当如来手印触碰到阳光的时候,他的手印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虚幻。

    “啊!”渡难的惨叫声传来,看来这如来虚影也迁就着他的身体!

    不过手印并未收回,反而是更加疯狂的朝我杀来,渡难已经进入了疯魔状态,他现在不想要别的,只想要在这里杀了我!

    “老夫就算是死,也要你子来陪葬!”渡难疯狂的声音从那虚影之传来,我咬紧牙关,太极图疯狂催动,我知道这是渡难最后的手段了,只要我能扛过这招,他就已经没有再战之力!

    不过同样,这也是他拼命击,哪怕阳光已经消耗了他大半战力,我依旧难以承受!

    轰隆!

    在那如来手印印在太极图上的时候,我感觉到太极图都是阵颤抖,从太极图上传来股巨力,让我瞬间喷出口鲜血!

    内伤了吗?

    我看着眼前的太极图点点的出现裂纹,心生出了丝不甘!我真的连招都没有办法挡下来吗?

    我和天仙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以渡难的实力,哪怕曾经天仙巅峰,现在实力也已经大打折扣,我却依旧没有办法扛住,如果是李秋水对我出手,我是不是只有死路条?

    幸好在须弥山下李秋水没有对我出手。

    幸好我身边直有朋友守护!

    我想到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我定要活下去,活下去报答这些帮过我的人,或许去报答他们的恩情!

    我在心想到,这刻我心也有了个疯狂的想法,道树被我疯狂催动,无尽树枝朝我涌来,道树虽然于天地同寿,但是依旧没有办法挡下这掌,毕竟这些只是枝条。

    但是我要让道树给我传送真气,只要真气不断,我就能有不死不灭之威,我倒要看看这如来手印能不能在瞬间将我杀死,是他的摧毁能力强,还是我的修复能力快!

    “道树,来!”我大喊声,两条枝干已经插进了我的手臂,就在这刻如来手印也已经杀到。

    我闭上眼睛,准备疯狂修复自己的身体,可就在这时候,忽然只手抓住了我的肩膀。

    砰!

    声巨响,我看到只骷髅手臂挡在我的面前,之前那看似往无敌的如来手印居然被这弱不禁风的骷髅手臂拳震碎!

    “傲天?”我转过头朝边上看了眼,见到了傲天的身影。

    “不好意思,来晚了步,你没受伤吧?”傲天看着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之后他就把目光转向边上的渡难。

    “你是谁?”渡难惊讶的看着傲天,也难怪,他的时期或许比傲天还要找,更何况傲天现在这幅样子,他要是能认出来就好了!

    “他叫渡难,是曾经佛门圣主之,当年暗算圣剑道始祖斩龙真人,最后被斩龙真人封印在这里,我不心把封印解开才把他放出来了。”我不好意思的道。

    傲天看向下方剑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对,他好像不是人!”傲天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样对我们道。

    “杀!”渡难见到自己被无视,眼神闪过狰狞的杀伐,哪怕是如来虚影已经被傲天轰碎了条手臂,他依旧战意不减少。

    却见这时,剑飞来,携带无上剑意,瞬间斩碎那如来虚影!

    渡难的眼神充斥着难以置信,“这是什么剑意?怎么,怎么可能?”

    如来虚影消失,在渡难的身上出现段拦腰斩断的剑痕,却没有见到有鲜血流出。

    “道残念,也想为祸人间?今日我南宫离就替天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