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无敌渡难

作品:《捞尸人

    “斩我?”沙哑的声音从他口发出,我看到他右手挥,在他面前就出现道无形的气墙,硬生生将我的剑阵阻断!

    我感受到股无形的巨力,哪怕我动用全身修为也没有办法再进步,这就是圣主的实力吗?太强了,哪怕是面对李秋水的时候我都没有这种感觉!

    “你究竟是何人?”我大喝声,手捏发觉,剑身之上青光大盛,欲冲破阻拦,然而切都只是徒劳!

    “哼!”那道人影冷哼声,右手隔空握,我便是感觉到张无形的手掌把我握在手,我拼命挣扎却动弹不得!太强了,完全不是个层次的交手!

    “青龙之体,居然还有我佛门不灭金身,看来你机缘不,不过可惜碰到老夫,换在万年之前,老夫尚可屠杀真龙,更何况只是你这连地仙都未踏入的毛头子!”

    “你就是当年暗算斩龙真人的佛门圣主之?”感受到这股强大的力量,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只能拖延时间!

    “斩龙,圣主?好久远的名字了,多少年了,那该死的老东西,把我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这么多年,还用自己最后的残魂附着在这将我镇压,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让我给跑出来了,哈哈哈哈哈,老夫命不该绝!”

    听到这声音我就猜出了他的身份,心里把南宫离和和尚两个人给骂了几百遍了,要不是南宫离这里有高人传承,要不是和尚告诉我怎么破开封印,我哪里会变成现在这样?

    虽然那个和尚不靠谱,但是现在也只能寄希望让他通知南宫离和傲天了。

    “好,今日老夫出关,就用你体内的真龙之血来洗刷这尘封万年的晦气!”那道身影对我大笑起来,而后我看到他屈指弹,就见到我的剑阵居然在这刻掉头,朝我刺了过来。

    我仿佛失去了对剑阵的感应,任由我如何下命令他们也丝毫不听!

    “道树,给我出来!”我大喝声,道树出现在我身前,枝干疯狂蔓延,缠绕在那只无形大手之上,我催动三合之力,里应外合之下才将这股力量震碎!

    这时,剑阵已经杀到,幸好道树挡在我面前,不然要是挨上这么下估计我命都要不保了。

    “嗯?莫非是道树?好子,你果然有莫大机缘,就连道家至宝都能拥有,不过越是如此,老夫也越是高兴!”

    “对了,老夫当年,法号渡难,不知你可否听过?”

    “渡难?你就是那个暗算斩龙真人的和尚!”我听,心猛然惊,忽然反应过来之后回头看去,才想起来和尚早就离开了!

    这么,这个人就是和尚的师祖,该死,我还是被那该死的和尚给算计了!

    难道和尚早就知道这里面的是渡难,所以故意让我把渡难给放出来,那他又为什么要逃跑?

    “暗算?哈哈哈哈,不错,当年正是老夫剑刺入斩龙胸口,让他身负重伤,可是老夫怎么也没有想到,斩龙居然已经修炼出了金仙之躯,哪怕是那本该致命的剑也只是让他重伤,最后还是我们三人联手才将他斩杀,可他在最后刻却用尽修为将老夫封印于此,想让老夫死在这封印之下!可惜啊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夫依旧活着,而你则帮老夫打开封印,让老夫重见天日!”

    “哼,个无耻人,就算你活着又能怎样,今天我叶继欢就重复当年斩龙真人所为,将你就地格杀!”我右手挥,三合之力凝聚柄长剑出现在我手。

    我纵身跃,立在道树之上,脚下道树源源不断朝我输送真气!

    “竖子猖狂!”渡难冷喝声,右手挥,地上无数长剑飞起,不过这次剑意和之前截然不同,剑自带三分邪气!

    “老夫当年剑意无双,若非身在佛门,这西方剑宗就不止圣剑道家了!”渡难傲然道。

    剑冢之,万剑齐发,没柄剑都像是拥有了灵智般,从四面方朝我杀来。

    “剑意,我又何惧?”我闭上双目,细细感悟,我修炼的剑意是剑圣南宫离的剑意,虽然我没有南宫离深厚的修为,但也绝非不用之人!

    “剑,起!”三道剑光悬浮周身。

    下秒,万剑齐至,这已经不是眼睛所能捕捉的画面,我闭上双目,凭借自己的感觉操控剑阵,不断击落朝我射来的长剑。道树枝叶不断生长,为我挡下这漫天剑雨!

    “你居然还领悟了如此强大的剑意,还是老夫从来没有见过的强大剑意,以你的修为是绝对不可能领悟的,看来你身上的秘密还真多啊!子,老夫改变主意了,决定先研究下你身上的秘密,再杀你也不迟!”渡难看着我道。

    我没有时间理会渡难,哪怕是有道树相助,我依旧感到十分吃力,这剑冢之不知有多少长剑,仿佛永远也无法斩尽般。

    “该死,给我破!”我感觉忍无可忍,终于大吼声,体内三合之力在这刻爆发而出,震碎周围十米之内所有剑身!

    太极图疯狂运转,道德经金色悬浮而出,三清祖师虚影再度出现在我身后!

    “太极,三清,好,好,子,你身上的惊喜越来越多了!”见到三清祖师虚影,渡难并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更加兴奋。

    当初在佛门盛事之上,三清虚影被孔宣招击毁,当时我还没有想通,直到我知道孔宣本地就在须弥山下的时候我才明白那真是孔宣之力!

    不过这渡难显然不是孔宣,虽然我无法判断他如今的修为,但是他绝不可能如孔宣般强大!

    三清祖师步踏出,右手袖袍挥,股无形道家真意将这片空间笼罩,原本狂暴的万千剑阵像是忽然失去了灵性样再度落下。

    “嗯?,还真有当年三清的几分威严,可惜只是虚影而已,休想阻拦老夫!”渡难脚下跺,伴随着地面阵颤抖,个深坑出现在了地上之上,他的身体像是炮弹样从地面朝我射来。

    三清祖师虚影掌探出,朝着下方压了下去,就像是如来的五指山般。

    然而就是这掌在迎接上渡难的拳头之后,居然发出了道剧烈的爆炸!

    地动山摇般的爆炸声传来,周围的山壁都在此刻颤抖!

    轰!

    颗颗巨石落下,这里仿佛要塌陷了样!

    “道树,给我顶住!”听到我的命令,道树身体不断伸张,不会儿就长到了顶端,无数枝干蔓延而出,撑住了这里。

    轰!轰!轰!

    又是三道撞击声传来,三清祖师和渡难的斗法还在继续,不过在这三道撞击声之后,我就见到三清祖师的手掌上居然出现了道细的裂痕,这裂痕出现,就像是连锁反应般,很快就如同蜘蛛般蔓延开来。

    “唉”三清祖师的口传出了声叹息声,昭示着他的无奈,毕竟他只是尊虚影,没有办法施展全部实力。

    就在这叹息声传出的瞬间,他的手猛地裂开,渡难的笑容再度出现在我的眼!

    这次,他直接高高跃起,朝我杀来!

    三清祖师虚影缓缓消散,我如遭重击般,喉咙处感到阵甜意,大脑在这个短暂出现了个断片。

    虽然只是瞬间,但是在这和电光火石之间,渡难已经杀到我的面前,因为山洞坍塌,路阳光照射进来,让我能清楚看到渡难那狰狞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