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圣剑道遗迹

作品:《捞尸人

    “佛门惑人,我在西方多年,自然不可能只是隐居这么简单,实际上我早就发现了佛门的秘密,须弥山下的人间炼狱我也曾偷偷潜入,不过里面守备森严,就算是我也只能无功而返,真没有想到里面的人居然是大明孔雀王!”南宫离感慨道。

    之前我就和大明孔雀王的虚影交过手,仅仅是道虚影就这么恐怖,如果不是因为我体内的道树,恐怕我还真没办法应付。

    “你叫什么名字?”南宫离这时候又转过头来看向我。

    “前辈叫我叶子就好。”

    “叶子是吧,我刚才感觉到你身上有丝佛门气息,莫非你已经开始修炼佛门的不灭金身?”

    听到南宫离的话我心诧异,到了他这种层次,我感觉自己站在他面前就像是透明的样,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我点了点头。

    “果然是天纵奇才,不愧是我东方至尊,虽然你如今才神阶品,但我看你修为已经到了突破边缘,迈入地仙之境只缺个契机,我有场造化,你可想尝试?”南宫离缓缓开口。

    契机,突破地仙的契机?

    我想也没想,立刻点头,如果能踏入地仙境界,我的实力比起现在又要强大数倍,到时候就算正面面对神王我也能轻易击败他!

    “别急着答应,这契机可不是常人能得到的,旦出现问题,甚至有可能会死。”南宫离的笑容在这刻定在了脸上,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死?”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有想到南宫离还点了点头。

    我与南宫离乃是忘年之交,他断然是不可能去害我,其实有时候想想,南宫离并非是个深沉的人,在东方与他相遇之时,他可是个抠鼻孔剑三千里的老乞丐,只不过因为来了西方之后,或许当年挚爱的女子成了佛门圣主,让他难以接受。

    哪怕是当世之剑仙,也难逃个情字。

    “前辈,能不能下是什么契机?”

    “其实也没什么,当年我之所以于此开山定居,不光是因为这西子湖景色宜人,还有点便是我在这里发现了处遗迹,也是位圣剑道先人留下的遗迹!”南宫离开口道。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和尚,圣剑道?按照南宫离的法,这和尚只是掌握了圣剑道三重火候,就已经有这么强大的实力,那南宫离所的这位圣剑道传人得有多强?应该不会比现在的南宫离弱吧。

    “喂喂喂,南宫离,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吧,既然是圣剑道遗迹,你怎么能把它当成造化送给别人?就算是要让人来取,也是让和尚我来啊,你别以为侥幸赢了和尚我就能不把我圣剑道放在眼里,我告诉你,如果是我宗门内长辈出马,只手就能轻松虐翻你!”和尚嘟囔着道。

    “和尚你别误会,我也没有把这造化送给叶子,事实上是这样的,当年我发现这处遗迹之后,本来想要进去探寻番,但是我本身剑意已成,难以融入圣剑道的剑意,这才没有进入其。而我在这隐居也有顺带帮那位先人寻有缘传人的意图,我只是告诉叶子进入的入口,能不能得到就靠他自己,当然,你们也都可以进去,这点我丝毫不干涉。”

    和尚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不过这次他没有开口,估计是知道自己什么也没有用吧。

    “我之所以进去有可能会死,是因为我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危险,但是强者传承肯定不会传给庸人,考验自然相当严格,就算是不幸丧命也是有可能的。”南宫离对我们道。

    我点了点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这不行,既然是圣剑道传承,就不能让他个人进去,和尚我也要进去试试,哪怕没有办法得到传承,也要祭拜下先祖。”

    “可以!”南宫离爽快的道。

    我见到南宫离看着和尚随意笑了下,也不知道他这意味深长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只要能提升实力,我都愿意尝试!”我点了点头,最终还是决定去次!

    危险又如何?富贵险求,真正的强者哪个不是无数次在生死边缘爬过的?

    “好,你们可以在我这里休整三天,三天之后进去其。”

    南宫离给我们安排好了住处,没会儿就有人来敲我的房门,我打开门看是傲天和大哥。

    “那和尚有问题。”进门之后,傲天马上了句。

    大哥关上门,我看着他们两个,这两个人好像串通好了样,奶奶的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和尚的问题在哪里?

    “你是不是觉得那和尚很像胖子,所以对他有种天然的亲近?”大哥看了我眼道。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能是因为和胖子接触久了的缘故,我就觉得像他这种性格的般不是坏人,“和尚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第,他是来挑战南宫离的,依照他之前吹嘘的架势,输了之后居然没有灰溜溜离开,而是继续留下来听我们谈话,你不觉得奇怪吗?第二,他他也要进入遗迹,但是并没有要通知圣剑道其余人,如果你是个宗门弟子,发现前辈传承的时候难道不应该马上报告宗门,让宗门派遣强者前来?”傲天分析道。

    听完傲天的分析,我才恍然大悟,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难道他用的不是圣剑道吗?”

    “圣剑道没错,不过他的身份肯定不是他的这么简单,至少他绝对不是个对宗门完全效忠的弟子,心里有自己的九九,而且就算是圣剑道传人也不见得就可以相信,当年圣剑道和佛门争锋的时候,就是因为圣剑道内部出现叛徒才导致尊庞然大物陨落,剑道圣洁,未必代表修剑之人也是如此,明白吗?”傲天道。

    我点点头,确实,佛门功法能普度众生,可是西方佛门这帮秃驴不照样是人面兽心!

    “可如果是这样,南宫离为什么要让他明天跟我起进去?”我不明白的看着傲天。

    “南宫离是当世高人,估计他也想看看这和尚有什么企图吧,另外也正如南宫离所,他只是给那位强者找个传人,万那个和尚比你更对人家胃口,那传承也只能给那个和尚了。”

    我阵无语,现在也只能等到三天以后了。

    原本这三天时间我都准备好好巩固下修为,可是当天晚上,和尚居然自己来找了我。

    “怎么了?”看到站在我门口的和尚,因为今天听了傲天的话,所以我对他有了丝防范。

    “你这么看着和尚干嘛,和尚我只是个人觉得无聊,来找你起喝酒,走吧,陪和尚喝两杯。”和尚对我道。

    我回头看了看床上的韩雪,心想在南宫离的地方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正好我也想看看和尚究竟有什么目的。

    我们两个走到院落之,找了张石桌就坐了下来。

    “来,这里也没有什么杯子,我们两人共饮壶!”和尚笑着对我道。

    我看了看这个酒壶,也没有感觉什么不卫生的,毕竟以前里的那些大侠都是特别豪爽的那种,哪里会在乎这个?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这酒未免也太少了点吧?”

    “唉,你这是看不起和尚?和尚我告诉你,你别看我这酒壶,就算是把整个西子湖都装进来都装不满,你信不?”

    已经习惯了和尚的吹牛逼架势,我也没有在意,只是打开酒壶闻了闻。

    这闻,我就感觉有些酒劲儿上头,神志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