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佛门秘辛

作品:《捞尸人

    圣剑道传人入世,哪怕是我这个不知道圣剑道的人,都明白即将要有大事发生!

    和尚如既往的嚣张,不过当知道他是圣剑道传人之后,就连傲天都没有继续嘲笑他。

    南宫离摆了摆手,“罢了罢了,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你的来历,但看你打扮怎么也是佛门人,怎还有如此强烈的争强好胜之心?”

    “喂,你别拿清规戒律来束缚我,和尚我不吃这套,这次和尚我代表门出山,其个任务就是来会会你这东方剑圣,看到你究竟有多少实力,竟敢号称天下第剑客。”和尚如既往的嚣张。

    然而南宫离只是随意笑笑,“圣剑道博大精深,我南宫离甘拜下风,不过你修行不精,只能掌握圣剑道三重意境,断然不是我的对手,让你宗门长辈前来,尚可战!”

    “噗!”听到南宫离这话我差点忍不住笑出来,感情这家伙是不屑和和尚交手,我刚刚还以为他是谦让,不过想想也是,南宫离是何等骄傲的个人?这生可能也就为了李秋水低头次,那圣剑道就算再强,想要压到南宫离低头,难如登天!

    “我日你大爷,你居然看不起和尚我,你出来,看和尚我怎么收拾你,今天非要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不可!”和尚越越生气,后面直接拉着南宫离出去要决战。

    南宫离自然没有搭理他,两人就这么僵了起来。

    “咳咳,南宫前辈,这次前来是有事相求,你在西方世界多年,不知道是否窥测到西方世界的些秘辛?”我开口问道。

    然而大哥却在边上推了推我的胳膊,我这才反应过来,我们还不知道和尚和佛门是什么关系,万他是佛门人,这下岂不是暴露了?

    “不急,不急,我知道你们想要问什么,不过我有言在先,这女娃的病,我也没有办法救。”南宫离缓缓开口。

    “佛门秘辛,我前段时间须弥山的那次震动是怎么回事,现在看来是你们搞的鬼,真是没有想到,几个东方强者来到西方世界不但不低调做人,还敢如此招摇,你们能保住命真是万幸了!”和尚摊了摊手,脸无奈的道。

    须弥山震动,和尚居然能够感受到,而且看和尚这样子好像他早就知道须弥山下是什么样,如此来可以考虑在和尚这么撬开些线索。

    “和尚,你是佛门人,可是据我所知佛门和圣剑道本就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两个门派,你为何会修行圣剑道,而且看的言行举止,和佛门无关。”傲天开口,这里对圣剑道有了解的也就他和南宫离了。

    和尚撇撇嘴,没有理会傲天的话,只是看向南宫离,眼神满是战意。

    “吧,我也想知道,如果你出来,我能陪你战!”

    “此话当真?”

    “我南宫离言九鼎,何曾有过戏言?”南宫离吹他的胡子,似乎因为和尚的质疑有些生气。

    不过和尚并没有多少在意,反而脸兴奋,开始和我们讲起了他的来历。

    “很简单,和尚我有两个师傅,名传我圣剑道,名传我佛法。”和尚拍了拍他的肚子,得意的道。

    我听到这话瞬间石化,就这么可简单?

    “干嘛这样看着我,和尚我的是事实,南宫离,你可别想赖账,快来跟和尚我决高下,让这帮无知的家伙看看究竟谁才是天下第剑客。”和尚没有继续理会我们,而是看向南宫离,眼神的战意越来越强烈。

    “你这解释虽然敷衍,但也确实合情合理,好,既然答应与你战,我南宫离就不会食言,跟我出来吧。”完,南宫离就点头向院落之走去。

    “走吧,去看看好戏!”我跃跃欲试的道,因为我觉得他们二人只是比试,而并非是决斗,所以也没感觉到什么压力,可是却见到大哥和傲天两个人都兴致缺缺的样子。

    “喂喂,你们两个人怎么都这么冷静,难道你们不想看看他们两个决高下?”我无奈的看着他们,这两个人还真是无趣。

    “南宫离的修为比这和尚强的不止半点,你觉得他们的交手有悬念吗?”傲天开口了句。

    傲天眼界比我高多了,他都这么我自然不会反驳,不过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交代他们看好韩雪之后我就自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院落之,南宫离和和尚两人对立而站,和尚脸凝重,而南宫离也是脸随性。

    “南宫离,你的剑呢?”和尚举剑喝道。

    “败你,何须用剑?”南宫离随口应答,随后片花瓣飘落,南宫离随手接住,“就用它做武器吧。”

    听到南宫离的话,和尚的脸色变得通红,显然是被气得不行,“岂有此理,和尚我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这目无人的剑客!”和尚剑劈出,我再次见到了先前那让我出现短暂失明的白光,看得出来和尚出手就尽了全力!

    早有准备,再次在出现白光的时候我就闭上了眼睛,耳朵也直没有听到动静。

    等到我再睁开双眼的时候,却见到和尚和南宫离依旧站在原地,南宫离身白衫,纤尘不染,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样。

    而和尚双手举剑,站在原地,在他的眉心处多了片花瓣,滴鲜血顺着他的脸上流了下来。

    “和尚!”我喊了声,和尚却没有理我,我心里惊,该不会和尚就被这片花瓣给打死了吧。

    看了看南宫离,他依旧是脸笑容,没有半点反应。我走到和尚身边,推了推他,和尚还是没有动。我伸出手,准备放过去看看和尚的鼻息,就在这时候和尚嘴里吐出声痛苦的声音。

    “咳,厉害,厉害!”和尚放下手上长剑,伸手将自己眉心的花瓣拿了下来,还好只是皮外伤。

    “没有想到除了宗门几位老祖之外,当今世上还有人剑意能达到这种境界,南宫离,和尚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在不久的将来和尚定能超过你!”和尚依旧自信满满的道。

    南宫离依旧不言语,身为代剑圣,想要超越他的人太多了,但是这种人究竟有几个?

    等到我们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傲天和大哥依旧坐在那边,我走过去抱着韩雪,“我跟你们,刚才你们没有看到,那场对决真是太精彩了!”我还准备给他们两个描述遍,可是他们都没有理会我的话。

    “和尚,我有件事情想到知道,刚才交手的时候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佛门力量,却和般的佛门力量有些不同,你佛门的师傅是谁?”

    “逍遥古佛!”和尚开口道。

    南宫离点点头。

    “难怪,原来是逍遥那老家伙的徒弟,我怎么会有这种和尚!”傲天在边上嘀咕了句。

    “逍遥是谁?”我又问了句。

    “逍遥古佛是佛门的个异类,好像和佛门有着不的矛盾,很多行事作风和佛门标准完全不同。”傲天又给我解释了句。

    我点了点头,看来这胖子来头不。

    “哼,我逍遥师傅佛学精湛,只是那帮西天秃驴不识货,他才气之下云游四海。”和尚双手插腰道,我发现这和尚是真心能吹,反正和他有关的就是牛逼,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和逍遥也是老朋友了,不过我认识他的时候还没有你这和尚,下次再见到他,记得让他来望剑锋找我叙叙旧。”南宫离大笑道。

    被称作是和尚,和尚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刚刚才被南宫离打败,他现在也不能反驳什么。

    ——“前辈,能否再帮我们个忙?”和尚的事情解决了之后,我再次看着南宫离开口道。

    “吧,东方世界的人自然要互相帮助,不过我已经过了,这女娃我救不了。”

    “但是前辈知道雪儿昏迷的原因对不对?”我试探性的问道,南宫离没有回答,我继续开口:“我们曾经潜入须弥山地下,见到那里有片人间炼狱,而且似乎是个巨大的祭台,佛门将这么多年以来超度的西方怨魂汇聚于此,想要唤醒某个沉睡的大人物,而那些怨魂就是祭品。”

    “我们猜测,雪儿被佛门人用涅槃之法造出个模样的分身,而后分身献祭,影响到了她这具身体,这是不是就是事实?”我看着南宫离,想要从他口得到答案。傲天毕竟只是猜测,南宫离在西方多年,定能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

    南宫离缓缓点头,“不错!”

    两个字,印证了我的猜测,同时也让我对佛门的痛恨提升了千万倍!

    深渊之下的东西,就连傲天都忌惮不已,很有可能是个已经超越了天仙的存在,然而他们却让韩雪去献祭,哪怕那只是韩雪的涅槃分身,承受的痛苦也会影响到她的本尊,这让我如何能忍受?

    “和尚我曾经听到逍遥师傅喝醉酒之后过次,当年他离开佛门就是因为发现了佛门的个秘密,还差点因为这个惹来杀身之祸,不过具体是什么他没有告诉我,只须弥山尽量别去,如此看来,这难道就是那帮虚伪秃驴的秘密?”和尚在瓶开口道。

    “那祭祀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皱着眉头,向南宫离问道,我现在真想把那东西千刀万剐!

    “大明孔雀王,孔宣!”南宫离缓缓开口,听到大明孔雀王的名字,我们全都瞪大了双眼。

    我现在还记得在圣主收徒之时听到的关于孔宣的消息,可是孔宣当年不是已经被镇压了吗,怎么会在须弥山下?

    “孔宣当年遭到镇压,虽然实力大损身受重伤,却没死,这么多年直须弥山下,以佛门秘法供养,完全怨灵为养料,而且按照日子来推测,如今的孔宣只怕已经快要苏醒了,旦他苏醒,实力至少是大罗金仙级别,当今世上无人可与之抗衡!”南宫离继续开口。

    这句话,无疑给我们心头多弄上了层阴影。

    大罗金仙?

    那天仙之上的境界,竟然为大罗金仙!

    圣主的实力不过天仙,就连傲天都不是她的对手,旦有个大罗金仙级别的孔宣出现,谁能胜他?

    “而你们想要救回这女娃,就只有闯进孔宣腹,找到这女娃的另半身躯,带回来,才能让她苏醒,否则她将永远像活死人般,永世不醒。”

    大明孔雀王,大罗金仙,从他腹把韩雪救回来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