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冲冠一怒

作品:《捞尸人

    我不知道他们要烧死韩雪的原因,不知道叛佛二字是为何意,对于我来,不需要任何的理由,我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定要阻止这切的发生。

    在我出现的时候,韩雪双眼含泪的在那边对我拼命的摇头,但是不行,我要救她,这谁也阻止不了我,哪怕此时是整个佛家的盛典,这是佛家的圣地须弥山,汇聚了整个西域佛家的高手,这也不能让我退缩!

    在空我开始出手,直接阵拳风那把行刑的僧兵打成肉泥。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要找死!”那佛门圣主冷哼道,完,她摆了摆手,她身边的那些僧人们直接出动,现在我已经知道,这佛门之,圣主之下有神王,神王就是那个金刚不灭之身的和尚,神王之下,有四大金刚,大护法,十罗汉,那佛陀会海,其实就是在那大护法之列,眼前对我出手的便是那十罗汉。

    十罗汉对我冲来,于空结阵,这次,却不是对付傲天时候的那天罗地大阵,而是直接形态各异,有人出拳,有人出腿,有人怒视眼爆出金光,有人双手合十佛光普照。

    而我,这时候没有任何的犹豫,也不允许我此时有任何的保留,出手便是三行之力的融合,我把我浑身上下能够调动的真气发挥到个顶峰,之后,在我的身前,三行的真气汇聚成道巨大的圆形太极!

    你是佛,那我便是道!

    这方巨大的圆形太极,我直接对着那十罗汉推出。

    三行融合之力,那是完全可以诛杀地仙的力量,那十罗汉在那太极袭来之时,立马变阵,他们在空开始重叠,最后,十罗汉层层叠叠,他们组成了个竖起来的字阵,在我这个方向,只能看到个佛陀。

    那个佛陀伸手,后面便有十佛陀虚影显现。

    但是无所畏惧!别你其实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十罗汉,就算你真的是九天西方的十罗汉下界那又如何?!

    我不提韩雪,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没有在我的心里,而是因为她身上的谜团直是梗在我心里的根刺,特别是到了天元大陆之后,西方乃是我的大敌,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今日既然佛门圣主要把她烧死,既然有了这叛佛之罪,其实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去多!

    十罗汉哪怕是结阵,哪怕是十人的力量重合,在那三行之力汇聚的太极图砸过去的时候,也瞬间让这十人四分五裂!

    这十罗汉败下阵来,那七人冲上前来,会海死后,大护法变成了七个人,这七个人当,有个应该是南宫前辈北海妖族的上代族长烛龙,被西方劝化而来。

    其个和尚走了出来,他看着我道:“阿弥陀佛,佛门净地,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与傲天策当年算是故交,听闻你与南宫离更是忘年之交,现在离去,可留你条性命。”

    “你退到边,看在南宫前辈和夜央还有北海妖族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不死!”我道。

    那和尚叹气道:“狂妄!”

    北海妖族的烛龙,他之所以是叫做烛龙,是因为他的确跟龙族有渊源,在这天元大陆,傲天策没有封天尊之时,龙族之时蛮荒兽族的员,而且名声不好,因为龙族性淫,龙马黑就是龙族与马所生,这烛龙,就是龙族的个长老与北海水妖所生,这烛龙自七分像龙三分像妖,其实蛮荒兽族与北海妖族,在老四方城的心区别不大,只不过个是在蛮荒森林,是为兽,个盘踞北海,是为妖,其实如果真的严格的分的话,不管是陆地上还是水里的动物修炼,在人类的眼都可以归为妖族,金赤乌也对我过,在上古以前传蛮荒与北海,统称为“妖族”。

    这烛龙在北海妖族,天资卓越,实际上龙族的血脉,哪怕不是金色的血液,也比其他的种族要强横的多,后来烛龙更是扛起了北海妖族的大旗,再之后,被西方所感化,来了须弥山做护法。

    此时,我本来还念及南宫前辈的面子上不想对他出手,他却在话刚落音之时,直接就对着我冲来,因为他是东方归降西方而来,所以他与其他的护法用佛法不同,用的是北海妖族的水行真气,那水行真气,汇聚成道水剑,那水剑化为条水龙,对着我张牙舞爪的冲来。

    “论剑,你不如南宫离!”

    “在我龙族天尊的面前,显龙?!”

    完,我的身后显化金龙虚影,金龙的虚影对着那水龙张口声咆哮,刚才那张牙舞爪的水龙,在这声金龙咆哮之后,瞬间溃散!

    我双手拉,把水剑在我手成行,我把剑抛出,那把水剑跟他刚才的那把剑样,在空化为条水龙!

    但是这条水龙,与刚才他的那道水龙却不样!

    我的水行道果,乃是这天下至纯的水行真气!

    我的剑意,是得了剑仙南宫离的无上剑意!

    这剑便是三千里!

    那长剑冲到烛龙的面前,烛龙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我让你看看什么是剑意,什么是龙威!”我对着他道,那剑化为龙,龙化为剑,在烛龙的面前,再次的显化为条水龙,水龙张开龙嘴,声巨大的龙吟响彻九霄!

    烛龙的整个人瞬间几乎在这声龙吟之后变形扭曲!

    “滚!”我怒喝道,接着,烛龙的身体就整个的倒飞了出去!

    在烛龙倒飞出去的同时,剩下的六个人岂会坐视不理?他们六个人,护法境界已经是地仙的境界,此时,这六个地仙同时对我出手,他们手段不同,但是却都是由西域众生念力汇聚之力,地仙之境的真气可以是磅礴无比!

    但是我又如何能够退缩?!

    我站在空。

    三个道果快速的旋转,在我的身后,汇聚成三道不同颜色的真气,这次,三行之力没有融合,而是化为了三把剑。

    三把剑在旋转之时,化为万剑!

    这招,剑意是南宫离的剑意,但是剑,却是取自胖子用符咒化的五岳剑阵,此时,我虽然只有三把剑,但是三把剑,依旧可以化为万剑。

    瞬间,在天空之上,自有万剑悬空!

    “落!”我怒喝声。

    接着,在这西方的须弥山,在这佛家的盛会上,我叶继欢,给他们下了场剑雨!

    这万剑,乃是我的真气所化,单单把剑无法伤这六个护法,但是万剑齐落,在把剑后,接着有剑出,立马让这六个人疲于应对。

    最重要的是,在他们的下面,还有佛家的众人!

    我现在已经不管什么滥杀无辜,既然早晚会有战不可避免,那今天在这里的,所有的人都是我的敌人!既然避无可避,那就在今日,我东方的天尊就与这西方开战!

    这六个护法无法护住下面的人,那佛门的四大金刚却同时出手,他们开始诵经,诵经声后,在须弥山下万人之上,出现了道屏障,挡住了那下落的剑雨。

    那万剑层层叠叠,这六人本身就疲于应对。

    最重要的是,这落下的剑,并不会碎。

    它们是我的真气。

    天地不灭,灵气不灭!

    那落下的剑雨,在空汇聚成把剑。

    剑贯穿三人!

    三个佛家的护法,地仙境界的强者,瞬间血洒长空!

    剩下的三个人,仓皇的后退!

    “让我带她走。”我看着佛门圣主道。

    那佛门圣主看着我,她虽然戴着面具,我却能感觉到她脸上冰冷的笑意,她道:“我想杀的人,还没有能活下来的。”

    “南宫前辈,真的是瞎了眼,为了你,当年剑意天下第的他自甘堕落,当了千年的乞丐找遍天下就为寻找你的下落,你酿的酒那么难喝,他却奉为玉液琼浆,今天我就告诉你,哪怕你是这佛门圣主,你都配不上南宫离!”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