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佛门盛典

作品:《捞尸人

    那佛门圣主就这样两根手指夹住了南宫离的那剑,在金色的面具之下,她的眼睛也不知道望向哪里,反正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神不在我这里,不在傲天这里,不在下面的和尚身上,她的眼神是看向远方,看向那剑的主人。

    瞬间,气氛微妙了起来,南宫离也不再说话。

    过了许久,那佛门的圣主轻声的说道:“这么多年不见了,你来了西域这么多年,不出来见个面吗?”

    她说话,我终于确定,这个佛门的圣主,竟然真的是个女子,她说话的声音空灵而温婉,单听声音的话,似乎是个温柔如水样的女子。

    “相见不如怀念,又何必再见?”南宫离说道。

    他们俩的对话,更是让我大吃惊,我想到了南宫离来西域的目的,想起了南宫离为何当年会舍弃剑仙之境沉沦,想起了南宫离那金光流转的秋水无痕,难道说这个女子,就是李秋水,秋水无痕的秋水?想到这个,我下子十分的纠结,这是什么情况?南宫离当年最为心爱的女子是被西域的佛陀给带走的,我直以为只是个没有修为的女子,她竟然是佛门的圣主?

    “本来这些人,都是必死之人,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可以带他们走。”佛门圣主说道。

    “圣主!这小子送上门来,怎能让他走了?还有这个傲天,他去了须弥山的禁地,知道了我们的秘密,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走了?!”这时候,会海说道。

    那佛门圣主伸出手,朝那会海轻轻的招了招手,那会海忽然惊恐的叫道:“圣主饶命!”

    接下来,会海的身子开始虚化,最后化为点点的星光消散在这空气之,个入了地仙境界的强者,竟然在这佛门圣主的手下转眼间灰飞烟灭!但是看那些和尚们的样子,似乎对此根本就不吃惊。

    “你已经丢尽了须弥山的脸面,如今竟然还敢质疑于我,如何能饶了你?”那圣主轻声的说道,她的声音依旧的温婉,可是话语里的杀意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你又何必如此?不需要这么做,我也知道现在的你,不是当年的你。”这时候,南宫离轻声的叹了口气道。

    那女子摆了摆手道:“无需多言,再见之日,即便生死相向,我也不会对你念当年之情。”

    说完,这佛门圣主的身影缓缓的消失,来的诡异而突然,她走的更是让人猝不及防,好在佛门圣主走后,那些围着我们的佛陀们也个个离去。

    “你们回去吧,西域的浑水,不是你们能淌的。”南宫离这时候对我们说道。

    “南宫前辈,那你呢?不出来见吗?”我道。

    “有些事情,是时候做个了结了,若是有缘,自会再见。”南宫离说道。说完,他便再也没有说话,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现身。

    我们三人回了客栈之,我看着傲天问道:“傲天前辈,你说那佛门圣主到底是什么修为?为何如此的强大?”

    “说不清楚,应该是天仙之境。”傲天说道。

    说完,傲天看了我眼道:“怎么?怕了?”

    我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怎么说我也是东方的天尊,怎么可能就这么怕了?”

    “她是修炼了多少年的老妖怪了,你跟她比就算有差距也是正常,不过看今天的情况,她似乎跟那个剑仙南宫离有腿?这倒是没想到。”傲天说道。

    我虽然也对这个问题比较好奇,但是说实话,我并不怎么愿意去提这件事,因为我感觉南宫离似乎非常可怜。我就道:“现在怎么办?今天得亏了南宫前辈的面子那人才算放过我们?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灰溜溜的回去?”

    傲天道:“回去个屁,金刚不坏之身的功法还没拿到,那须弥山的秘密还没搞清楚,回去干什么?我们岂能白跑趟?”

    我看了看傲天,他并非是个真正的鲁莽之人,我刚没好意思问他对上那个佛门圣主会不会有什么胜算,现在看他这样子的态度,想必应该是对自己有信心,不然不会决定不走。

    他决定不走,其实也是正合我意,因为我也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去做,既然决定不走,我们也没换地方,反正在这西域的脚下只要我们不走,在哪里都样,如果这佛门之的人再来找麻烦,那也是既来之则安之的事情。

    结果,佛门之人或许是把我们忽略了,又或者是完全不把我们三个当回事,我们直在这等到佛门盛会的召开,也没有人过来鸟我们下,有时候人家真的不理你了,你反而是浑身上下不自在,傲天更是直呼现在这天下人真的不把他当成高手了,气恼的不行,在佛门大会召开的时候,我们三个干脆直接大摇大摆的往须弥山上走去。这可真的是佛家年度的盛会,须弥山上可谓是人山人海,放眼望去,片光头,香火鼎盛热闹非凡。

    我们既然挑明了身份,也不用混在人群当,干脆找了个参天巨树站在上面往那边看去,这佛家的盛会其实形式上跟我们地球上差不多,开始都是高僧念经祈福,之后是上香敬佛,也就是敬佛的这幕,让我发现了这里佛教的端倪,因为他们所供奉的佛像,第个竟然是个色彩斑斓的孔雀,第二个是阿弥陀佛,第三个是如来佛祖神像。

    我听先生说过,须弥山的下面,埋着孔宣,佛教来这天元大陆,很大的目的也是冲着这个西方的大圣来的,那孔宣乃是世间第孔雀,又盖世之能,他的本尊就是孔雀,所以这佛家供奉第位的应该就孔雀就是孔宣本尊,只是我不理解,这孔宣如何能排在阿弥陀佛之前?

    “佛家有谁的道场谁排前面之说,或许是因为这是孔宣的埋骨地,算是孔宣的道场,所以孔宣会排在前面。”大哥说道。

    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说来也奇怪,我们现在都到了这须弥山,更是这么近距离的看,这些和尚依旧是没有对我们对手的打算,似乎是完全无视我们的存在,我们就在这里看着和尚们忙完各种仪式之后,终于开启了今天的重头戏。也就是这佛门圣主的收徒仪式。

    那佛门圣主最先走出来,接受这众僧的跪拜,之后,在片安静之下,那佛门的圣主端坐在佛像之下,全场宁静。

    接着,有个光头的和尚,在另外群高僧的带领下,往那佛门圣主的方向走去,在那个年轻人出来的时候,我跟大哥同时愣住了,他娘的,这个佛门圣主要收下的弟子,竟然是李青?!

    盲僧李青?

    这他娘的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我瞬间就不能淡定了,第反应就是这李青是被逼迫的,但是大哥拉住了我,对我摇了摇头道:“李青很早就被带来了西方,东西方的恩怨他可能并不知情,再说,无论如何,这都算是他自己的机缘。”

    “如果真的是他自己选择的倒也罢了,问题是这个佛教跟我们认识的那个是不同的,他们的经跟**咒样,万李青是被他们迷了心智呢?”我道。

    大哥看着我,摇了摇头道:“那也是日后在说。”

    我刚其实也是猛的激动,自然知道今日的情况肯定不适合我去做什么,但是我不由的为李青而担心,只见那李青在众僧的带领下,到了那佛门圣主之前,跪拜,行拜师礼,最后,那佛门圣主的抓起李青的手举了起来,示意这就是她收下的弟子。

    须弥山上众僧跪拜,跪拜的有佛门圣主,也有这个新晋的神子李青。

    在这个拜师的仪式结束之后,我以为这次的佛门盛典就要结束了,结果没有,就在收完徒弟之后,那佛门圣主点了点头,个浑身上下绑着绳子的人被几个僧兵从后面压上了神坛。

    这是个女人,个我无比熟悉的女人。

    韩雪。

    那佛门圣主,此时站在神坛上,远远的,我却感觉到她的眼睛在死死的盯着我,之后她说道:“叛佛之人,当行火刑。”

    这时候,我的脑子片的空白,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西域之人直没有对我们出手,任凭我们上须弥山,因为这幕,她是要给我看的。

    在我的面前,烧死韩雪。

    僧兵们把韩雪绑在根木桩之上,木桩周围堆着木柴,个僧兵拿着火把走了过去,就要行刑。

    这时候,我如何能忍?

    大哥也没有阻拦我,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没有人能拦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