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西方

作品:《捞尸人

    他的这句话,的我真的惭愧,我甚至不了解我脚下的土地,就稀里糊涂的当上了东方的天尊,其实不用傲天,这路走来很多事情我都看在眼里,这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但是习武修炼之人也只占最多三成,其他的七成人都是寻常的百姓,他们与地球上的百姓样需要劳作,需要去养家糊口,任何地方都有名门望族,也都有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餐在哪里的底层人士。

    “你与上官家族的那个子搞的动作,我虽然不屑却也不你,上官无忌那子的确是胸有百万雄兵,我要你看的,是你的百姓,你这个天尊,是那些强者的天尊,也是这些弱者的天尊,上官无忌的眼里看不到这些东西,我希望你能看到,这里与须弥山接壤,假如那些秃驴真的打过来了,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百姓,你准备怎么处理?僧兵们旦出动,定然是有完全之准备,真的打起来,必然旷日持久,战场的百姓,你又准备如何去安置?”傲天看着我道。

    他问的我哑口无言,满嘴的苦涩。

    “仗,是必须要打的,怎么赢是回事,怎么打又是回事,我希望你心里能有杆秤。”傲天道。

    我点了点头。

    傲天没有太多,而他的话,则让我再也没有丝毫的困意,我干脆站了起来,去了附近的落去看看,此地与须弥山接壤,乃是所谓的战乱之地,比起东方内地的些城镇庄来,相对要破败许多,我走着转着,看到了很多东西,看到了衣不蔽体的孩子,看到了瘦骨嶙峋的老人,我看到了垂危的病人,看到了瘦成皮包骨头的幼童。

    我甚至看到了很多户人家藏起来的佛像和香炉。

    此地虽然是开阳城的范畴,慕容九鼎虽然与西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四方城却是严令禁止供奉佛家神像。但是就算是如此,依旧有人会暗藏着供奉着。

    我知道,他们并非是有反叛之心,他们只是在绝境之寻找那丝慰藉罢了。这些佛像,要是被兵丁给搜出来,那按照法规来是砍头的重罪。

    我就这么默默的走着,后来,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去,那穿着黑袍的傲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旁边,他看着我,那骷髅张合道:“你看到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坐了下来,这是我几个月以来第次运转天碑秘诀。

    但是这次,我不是在吸收天地灵气。

    而是释放灵气。

    我体内的灵气开始释放于这天地之间,让即将枯死的庄稼重生,让那些哭啼的婴儿安睡,让久病不愈之人百病全消。

    “这样有意思吗?你的灵气能救几个子?几座城池?多少人?你始终只是个人,而不是神。”傲天看着我道。

    ——第二日,我们再次启程,附近几个落的民们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不知道几个月干旱都要枯死的庄稼为何会焕然生机,不知道为什么枯井里面有了清泉,不知道为什么可以卧床不起多年今日却可以下地行走。

    他们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在看到他们的笑脸的时候,我在那瞬间仿若是明白了什么,却怎么抓也抓不住。

    在前面,我们经过了守军的基地,现在已经荒废,在以前的时候,开阳城在这须弥山下有几万守军驻扎,因为联军与开阳城的大战,这里的守军竟然也解散,不过来的时候上官无忌已经过,作为守卫东方的第道屏障,这里很快就会有人来镇守,而且还是他上官无忌驰名天下的重甲军。

    翻过了这个废弃的军营,爬上了须弥山,在那刻,我甚至有些恍惚,这山里山外,几乎是两个世界。下了须弥山,看到的真的是所谓的西方极乐世界,这里佛塔林立,佛音环绕,让人过来就心生宁静。在须弥山下,我看到了那操练的僧兵。我们悄悄的下山,虽然不动用修为,但是要绕过这些僧兵的话,对于我们三个来也并没有什么难度。

    相对于东方的辽阔无边,其实整个地方的疆域版图并不算大,不得不,西方的整个气氛都非常的宁和,哪怕是现在谁都知道东西方开战在即,在东方还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制的时候,西方却是片的宁静,百姓们也会劳作,却也会去礼佛,随处可见僧人讲经治病救人。

    直以来,我对这西方的佛陀都没有什么好印象,比如佛陀会海等等,但是真的到了西方,我有了很大的改观,其实这些寻常百姓的生活,寻常百姓所接触到的佛教,是跟地球上的佛教差不多,那些在落寺庙里的佛陀,虽然没有什么高强的法力,我却能感觉到他们真正的慈悲为怀。

    但是问题就出现了傲天的身上,他现在是具骷髅之身,浑身上下缠绕着层死气,这层死气很快就被僧人们发现,他们或许以为傲天是个死物,竟然有三五个僧人来对着傲天诵经超度,傲天也是脾气好,这才没有对这些僧人们动手,只是让他们个个的晕了过去我们就离开了这个宁静的落。

    “我就了,这些贼秃驴绝对没有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么宁静随和,就在那几个秃驴给我念经的时候,我感觉到了股子神秘的力量似乎要把我拉扯走。”傲天道。

    我皱起了眉头道:“他们念的应该是往生咒,貌似是超度亡魂用的,他们是要把你送去轮回。”

    傲天摇了摇头道:“不是,那经有问题,可能你们会感觉这个地方很是祥和,但是过了须弥山,我竟然有不详的预感。”

    傲天是这个世界上的绝顶强者,他的感觉自然是不会错的,而能让他有不详的预感的东西,或许就是整个西方的秘密所在。当然,我开始还想着是佛法与骷髅天生相克,但是转念想就知道,切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走,去找个大点的寺庙,假装他们把我给收服了,我倒是要看看,那神秘的经力量,到底是要把我拉扯去哪里。”傲天道。

    傲天这家伙也是真的大胆,而且是干就干,大哥对此也只能是报以苦笑,不过我其实心里暗自庆幸幸亏傲天是以个骷髅死物形势行走在这西方,惹来了佛陀的念经超度,这才得以发现这西方佛门之法的“隐秘”。

    在刚到这里的时候,感受到这里的宁静祥和,再与须弥山外的世界比,我在那会儿甚至有点迷失自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或许这就是这些佛法的高深所在,他们总能在不知不觉之感染到你。

    ——前面不远就有个金碧辉煌的寺庙,这个寺庙的规格什么明显的要比之前的庄要大,傲天直接大摇大摆的朝着寺庙走去,要知道他可是具行走的骷髅,寺庙上上下下的佛陀马上就把他给围住开始诵经。

    所诵的经与那庄的和尚诵经相同,但是因为这些和尚修为要高点的缘故,这经的念力似乎也要更大点。

    经很快就把“傲天”给收服,让这个在大天白日之下行走于世的骷髅变成了堆粉末。很明显,傲天这次没有反抗,任凭那经的神秘力量把他带走,他竟然真的在这时候去寻找那经的真相。

    当然,这切与我们俩“无关”,我们俩此时,只是看戏的角色,傲天艺高人胆大,我虽然为他担心,但是却也拦不住他,接下来,我跟大哥便假装是朝圣的僧人在这边游历,这期间,与本地的百姓交谈,与僧侣交谈,都没有任何的异常。

    可以,抛却经的问题,这个地方的切,都是宁静随和的,是当的上净土二字的。

    那么问题,肯定就是出现在经上,我甚至做出了个大胆的假设,并非是这些僧侣有问题,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被利用的。

    佛家的僧侣修行,也是非常奇怪,他们宣扬佛法传颂佛经,那佛经本身就有典籍的作用,他们在宣扬佛法的同时,因为众生的信仰产生的众生念力也在反哺滋养着他们。

    而众生念力对于他们来,就是天地灵气的作用,佛门人,都是靠着这众生的念力修行,我感受了下,因为整个西方对佛陀的信仰,在天下众生诵经焚香的时候就会产生念力,而这些念力,最终都是朝着那须弥山的主峰飘去。

    须弥山的主峰上,是这西方的圣地须弥山,住着西方的圣者。

    这切,看似是个阴谋,雷音寺把整个西方百姓当成了个修炼的鼎炉,西方众生的念力,汇聚成他们的法力。

    但是又不能否认,众生因为信仰而产生念力,念力对于众生来无用,对僧侣却有用,僧侣修行之后,又可以为百姓祈福治病。

    等于众生拿着自己的信仰供奉着神。

    神同时也以自己的神力照顾着众生。

    在理清楚了这西方修炼的关窍的时候,我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这是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看似正常的修炼体系背后,我总感觉有股子阴谋的味道,而这些阴谋,针对的就是这些信仰他们的众生。

    傲天就这么失踪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以他的身手,我们也不需要替他担心,而我跟大哥在这里待了大半个月,终日里就是闲逛无所事事,西方的人以前为了杀我,不惜去东方动手,现在我送上门来了,反而没有人出手了。

    半个月后,整个西方的僧侣开始朝着须弥山的方向走去,我打听了下,原来这是西方年度的佛法大会,佛门圣主会接待他的子民,更会为他的子民祈福,那时候,雷音寺会天降甘露,保天下风调雨顺。

    虽然现在我们去这西方的圣地有点危险,问题是傲天猛的下落不明,西方也不派人去打我,搞的我跟大哥有点无所事事,本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想法,我跟大哥干脆跟着这朝圣的大军,也开始朝着那须弥山的雷音寺走去。

    这是场西方的盛会,我跟大哥混在人群之根本就不起眼,这里的佛门子弟也并非是每个人都会剃度,所以我们俩这方面也不会被认为是怪胎。就这样,我们跟着这些朝圣的大军到达了须弥山的雷音寺外。这个雷音寺,可谓是真的气势恢宏。

    到了这之后,我就听到了个消息,是佛门的圣主,要在今年,收个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