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七伤拳

作品:《捞尸人

    有些话,我不需要说的太过明白,在今天能坐在这里的人,谁也不会是傻子,我可以给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他们能给我的,将是他们的忠诚,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切身的体会到了上官无忌之前的几手狠棋所起到的立竿见影的功效,他硬生生的把整个东方本来即将混乱不堪并且难以纠正的局势给拨正。

    整个天元大陆东方的局势,随着他们接受了那归元丹和各族的典籍,宣告成了定局。西门无双和帝天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多久,端木森也回了青木城去着手准备水族的事情,自从天尊敖天策陨落之后,青木城是端木灵秀手给带起来的,整个青木城人比较混杂,但是大多数还算是当年终于天尊之人还有他们的后人,这么多年,青木城算是借了北海妖族个岛,从而有城说,虽然是城,却与四方城相差甚远,若非是有北海天险,恐怕早已不复存在,如今端木灵秀居水族圣主,也算是让青木城翻了身。

    我没想到的是,白姑娘在最后竟然留了下来,其实我这时候并不想面对这个脾气古怪至极的姑娘,主要是因为金赤乌的原因,金赤乌的坟茔是在蛮荒森林之内,白姑娘接触武道的时候曾与金赤乌的元神对话,二人是有着这么层关系的,所以我自然是要躲着白姑娘不见,但是想要躲开这样个女人谈何容易?我是躲在天元药行之,但是这个蛮荒之主直接搬了个板凳坐在了天元药行的门口放出话来:“要么出来见我,要么我今天把这天元药行给拆了。”

    她的泼妇行径自然引的大量的人围观,其不乏议论纷纷,现在天下人很多人都已经知道这个长的仙气十足的姑娘是那蛮荒兽族之主,更是知道这个人性格泼辣脾气火爆,是个谁见了都头疼的人物,此时见她堵在天元药行门口逼我现身,个是新晋的天尊,个是蛮荒之主,也不知道是谁率先说了句难道这个新晋的天尊占了这个母夜叉的便宜又不肯认账,惹的这个母夜叉上门来逼人现身?这个说法马上就被人给议论纷纷,他们都是脸怪笑的道:“不愧是新晋的天尊,就是不样,试问这天下,谁敢惹这个母夜叉?”

    这切,自然是被站在窗台上的我尽收眼底,我不禁为下面那些修士们捏了把汗,既然知道是母夜叉,还敢在她面前这么说话?你当真以为神阶品的修为是吃素的,听不到你们在暗议论着什么?等下这母夜叉发起威来恐怕就是我也护不住你们啊!

    谁知道这白姑娘竟然不恼,她反而笑,回头对那些看热闹的修士道:“你们说的不错,这个新晋的天尊真不是个东西,仗着自己天尊之威,蒙骗我个小女子的芳心,结果现在吃干了抹净了就不认账了,可怜我这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他叶继欢的骨肉。”

    她这么说,本身是个仙气十足的女子,单看模样就足以让人生怜,她边说又幅泫然欲泣的模样,下子惹的群情激奋,这帮子无脑的畜生,似乎完全相信了刚才他们口这个母夜叉的话,把我当成了那采花的禽兽,个个的对着天元药行鬼叫个不停,定要我现身给这么好的个姑娘个说法。

    要容貌,仙气十足,要修为,位列天机榜,更是蛮荒之主,这样个完美的女子,我竟然狠心抛弃?

    站在我身边的胖子看到这幕笑的肚子都疼了,我瞪了他眼笑骂道:“你笑个毛线的笑。”

    胖子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他看着我懂啊:“现在怎么办?这姑娘不惜自毁清白的也要见你,显然是幅要跟你同归于尽的架势,你这个新晋的天尊要是背上个这样的骂名可不好,还是不见?”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再躲下去也不是办法,恐怕我再不露面,这姑娘马上就要放大招了,她是真的会把这个天元药行给拆了。”

    说完,我打开了窗户,我露面,下面反倒是鸦雀无声了,那些修士个个的面色发白,要知道,他们刚才在这个姑娘的诱惑之下可是对我破口大骂的。

    那白姑娘掐着腰,幅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我,我对她招了招手道:“过来吧?来让我看看你肚子里我的孩子?”

    饶是这姑娘刚刚对我打了记七伤拳,在听到我这句话之后也是面色发红,下面的那些修士们更是片哗然!

    那白姑娘平地而起,身白衣的她真的是洒脱异常,她如果不开口说话,那就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开口整个人的气质就会荡然无存。

    她落在了地上,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胖子道:“白姑娘,我这个兄弟人好是好,就是多情了点,孩子几个月了?要不要天元药行给你开几个养胎的方子?你可切记不能动怒,就算是神阶修士,若是伤了胎气也不是小事。”

    我瞬间回头对胖子骂道:“你给老子滚蛋!”

    “得嘞!”胖子那是头也不回,直接就走出门外,而那白姑娘挥手,直接把那打开的窗户关上,她冷笑的看着我道:“做贼心虚成这般样子,看来金赤乌的出走真的跟你有莫大的关系,那金赤乌三番五次的帮你,多少次更是以命相帮,果然是要当天尊的料子,这么快就学会了六亲不认了?”

    我就知道她见到我,肯定是为此事而来,我苦笑着摇头道:“有些话,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

    白姑娘看着我,冷哼了声道:“自从你拿出那四族圣典的时候,我大概就知道你做了什么,你现在贵为天尊,哪里需要对我个小女子有什么解释?我就问你句,那金赤乌是死是活?”

    “金老哥走了。”我道。

    “还算是你的良心没有全被狗给吃了。”白姑娘瞪了我眼道。

    她见到我没有直接动手,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当然我也不是定要自己找虐的人,我坐了下来,看着她道:“以前我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承蒙你的帮忙我才能活下来,现在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令人生厌?”

    白姑娘拢了拢额前的头发,她整个人忽然变的宁静了起来,她道:“听实话吗?”

    我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你我的关系,还需要说什么套话吗?”

    她瞪了我眼道:“这世间的事情,本身就没有什么对错可言,如果我是你,杀了金赤乌甚至是更好的选择,而且就那西门无双和帝天我也会并绞杀以绝后患,我是个不喜欢麻烦的人,留下他们,未来会有很多麻烦,比如说西门无双的帝天看似归降,但是他们二人却是个定时炸弹,当年他们本来臣服你父亲,后来可以与慕容九鼎联手做出那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呢?先卖慕容九鼎,再对你俯首称臣,这算是几姓家奴?这样的人,你还真的感觉自己能指望的上他们?”

    说完,她道:“不过你留下他们,也不得不说是目前来说最为稳妥的手段,但是有些后手,你必须早作打算。”

    看来这个女子能成为蛮荒之主不是没有原因的,她的话头头是道,我都有引为知己的感觉。

    她白了我眼道:“理解归理解,但是我这个人,从来就是对人不对事,还有你要记住,不管你欠任何人的,早晚都是要还的。”

    他的话刚落音,上官无忌就拍着手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的正是现在的水族圣主端木灵秀。

    白姑娘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她收起了刚好不容易露出来的平静面孔,转而是带着冰冷的眼神看着我道:“你是怕我杀你,还是想杀我?”

    端木灵秀出现我就知道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母夜叉其实心思细腻的蛮荒之主就会想多,我马上摇头道:“不关我的事。”

    上官无忌也是马上说道:“女神!您这是说哪里话?我这是刚听说咱们的天尊辱了你的身子更让你怀上了孩子,这才带着端木将军前来找他拼命的!整个天下谁不知道您是我的梦女神?这叶继欢竟然跟我是表面兄弟!兄弟妻不可欺,他倒好,完全不跟我客气!”

    那白姑娘瞬间出手,道白绫已经在眨眼间就到了上官无忌的面前,若不是端木灵秀拦着,恐怕上官无忌早已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这上官无忌对着白姑娘脸皮也是真厚,他拍着胸口道:“女神啊,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凶了,要是稍微温柔那么点点,那就真的完美了。”

    “你还说?!”白姑娘瞪了他眼道。

    上官无忌马上举起了手道:“闭嘴,我立马闭嘴!”

    上官无忌说话虽然欠打,但是却让气氛活跃了不少,我看着他们俩剑拔弩张的样子,道:“好了,咱们现在可都是这新天下的大人物了,就不能正常点说话?这要是给外人看见成什么样子?就这吊儿郎当的态度,拿什么赢大西方?”

    上官无忌落座之后,自从他进了这屋子,眼神就没有离开过白姑娘,他看着人家说道:“女神,刚才你的分析简直让我拜服,本来我还不理解这个叶继欢为何忽然变的如此六亲不认,您的话为我醍醐灌顶了,我这才发现我错怪了这家伙,既然女神您对这天下局势认知的如此清晰,那以您之见,下步我们该如何做?”

    白姑娘对这上官无忌是没有点好态度,她也没有落座,而是冷冷的丢下句别像敖天策样死的不明不白的直接就转身离去。

    她走之后,上官无忌拍大腿道:“聪明!看到没?这才是我上官无忌最喜欢她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