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帝师

作品:《捞尸人

    有时候我甚至看不透这个上官无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年轻人有着他绝对不该有的城府和心机,我甚至认为,他并非是没有真的想要杀掉金赤乌,他这手甚至可以是石三鸟,我若来拦着了,他便是卖给我个顺水人情,也让金赤乌对我这个兄弟消掉点怨念,我若是不来,他还真的把金赤乌给杀了,这是二鸟,第三鸟,或许就是他在试探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从我对金赤乌的态度来推断自己未来之路。

    我越想,越感觉上官无忌的可怕,或许他才是最为适合最这个天下共主的人,如果是在地球上,他绝对是那种可以驾驭万人但是却在功成名就之后随时可以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人,这样的人虽然可恶可恨,却是最为适合在帝王之家。

    也就是在这个天元大陆,他有着天生的个短板,那就是他对修炼毫无兴趣,我不禁想,以他的脑子和心性,如果醉心修炼,那会修炼到什么地步?不过用他的话来,那便是人各有志,他这个人很邪,做喜欢的事情可以做到极致,但是如果不喜欢,那即便是千夫所指他也不会去碰。

    金赤乌走,留下的那个盒子里面,有着上古金族所有的修炼典籍,并不算多,但是重在精髓,所谓的睹物思人,看到这些东西,我难免心生悲戚,反思了下最近上官无忌强行“绑架”我做的这些事情,不可谓对,更不可谓错。

    或许这就是故人所言的“忠义难以两全。”

    我随便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心里却始终无法从金赤乌临走时候那决然的眼神之走出来,干脆去了天元药行继续闭关。

    在第三天的时候,上官无忌找到了我,以他的脑子,定然是知道我对他不满,却也知道我这种不满只是无奈,所以他找到我,也只是静静的陪我坐着,到临走的时候,我对他道:“不管我的话你信或者是不信,我都还是要,你比我还要适合做这个天下共主,我知道现在是时事把我给推了出来,我不得不接受这个身份,既来之则安之我知道,如果,我是如果有天,东方统天下,那时候必然要建立个新的秩序出来,我会把这个位置让给你。”

    上官无忌看着我,只是笑,笑到最后,他收起了笑脸,本正经的道:“我最近跟胖子聊天,知道你们那个世界关于尊的法是皇帝?古时候是皇帝,现在换了个称呼罢了,我这么跟你,有种人,天生就是要做帝王的,还有种人,他做不了帝王,却可以做帝师。而我,从的志向,就只是做个帝师,从这几件事情的处理上来看,你是个绝对适合做朋友的人,你的妇人之仁和优柔寡断的确不适合做天尊,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把个完全不适合做天尊帝王的人,强行的扶成个天尊,其实也是件有意思的事情?比我去做那帝王更有意思不是?再了,后世人如果谈论起咱们这段历史,记住的是个千古第帝师上官无忌,就算有人记住你天尊叶继欢,也只认为你是个冷血杀戮的君主罢了。锅你来背,美名我拿下,我赚的比你多,当然,你在最后把我杀了,其实是对我最大的成全,那样你完全就变成那个自私的君主,而我,更是成了舍生取义的英雄,岂不美哉?所以我求你,旦真的赢了,就把我杀了,我死了,才能让后世真正的记住个悲情的帝师。”

    我看着上官无忌,只想骂他句操你大爷!

    “你真的是个怪物。”我道。

    上官无忌摆了摆手道:“好了,你也别装了,你心里虽然现在难受点,但是更多也是对我的感激吧?个帝王的身边,怎么能缺少像我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心之人呢?你做不了的事情,都可以交给我来做,比如接下来,我会对金族大清洗,该滚蛋的滚蛋,该杀的杀,争取在开阳城拿下之前,把这金族给收拾妥当。”

    “清洗?”我问道。

    上官无忌点了点头道:“无规矩不成方圆,现在的金族,虽然有过端木灵秀帮忙立规,不过还是太过懒散了点,想要成就个不败之师,必须要有铁血的规矩,特别是在战争年代,更何况,里面不少都是慕容九鼎派来的细作,并杀了便是。当然,最重要的就是金赤乌既然走了,接下来的重之重就是从这金族之选出新的金族圣主出来,金族九门门主乃是现在金族修为最强的人,本来按照我的意思,这九人是金赤乌提拔出来的,现在金赤乌不明不白的走了,这九个都要杀掉,你别瞪我,我知道你肯定下不了这个手,这两天我与这九人有了接触,其有两人必定要死,因为他们对金赤乌的走心生芥蒂并且有点怀恨在心的意思,至于怎么个杀法,我还没想好,最终估计是胖子在送给他们进阶丹里放点其他的药材让他们爆体而亡吧,这样的做法虽然不够地道,但是却能让影响降到最低,剩下的七个人当,有三人资质并不算上佳,还有个来历现在还不太清楚,所以合适的人选,也只有那三个人了,我不准备这么快就定下来,让他们三个表现,谁的表现好,谁更忠心,这个位置就是谁的。”

    我看着上官无忌苦笑道:“他娘的,胖子什么时候也被你洗脑了?”

    “他比你决绝多了,知道该做的事情肯定会去做,不会手软,把那四位上古天尊的尸骨搓骨扬尘,他可是出了大力气的,若是没有他对阵法的领悟,恐怕整个大陆,哪怕是那天下第的林千,也做不到那件事。”上官无忌道。

    我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我的脾气,我不喜欢杀戮,特别是我认为不该死的人,绝不想杀,但是我也知道,如今的情况,必须快刀斩乱麻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定下来,我只有句话,那两个对金老哥忠诚的人,你但凡能有丝其他的办法,放过他们,他们没做错任何事情,不该死。”

    “不该死吗?站错队,这个罪过,当诛啊!”上官无忌笑道。

    个明明是弱书生模样的人,出杀人的话脸上却可以带着自然的笑意,这不禁让我毛骨悚然。我摇了摇头道:“话我已经到了,你别逼的我到时候真的跟你翻脸。”

    上官无忌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最后争取争取,其实我也明白,真的到了战场上,这种心眼实在的人反而是更加的英勇,可是我们毕竟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些乱七糟的事情,好了,金族的事情就不提了,越你心里越难受,现在其他四族的圣典都在我们的手上,还有天元药行,切主动权等于全部都握在我们的手上,你看听我的多么的方便?现在我们不用去见帝天和西门无双,想必他们自己就会带着东西前来朝拜称臣,目前来,帝天是木族圣主,西门无双是土族圣主,这两族都可以交给他们,他们的亲兵愿意进入其他族的可以,不愿意进入的,也可以继续跟着他们,至于木族和土族的圣典,我本来想的是给他们半,免得他们到时候再生出什么事端,后来想想,真的大战开启,我们急求他们的突破,若是他们在大战开启之前进入地仙之境,那对于我们也只是好事,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反而是缺少了制衡他们的手段,要不我让胖子去炼制些必死的丹药让他们服下,解药你拿着?这样他们的命都在我们的手里,也不怕他们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