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当杀!

作品:《捞尸人

    坛子酒是喝不醉人的,有些时候醉与不醉与酒的多少没有必然的关系,还没有打仗,就上官无忌的帝王纵横术就让我感觉到了在其位的艰难,我最终也没有给端木灵秀个答案,我知道在这方面,我的优柔寡断或许会让这二人有些失望,但是有些人的性格,真的不是朝夕就能改变的。

    当我第二天大早醒来的时候,上官无忌已经不见了,在得知他走了之后,我的心立马就空了起来,心的滋味是五味杂陈不足为外人道。至于上官无忌去做什么了,端木灵秀和我都是心知肚明,今天的端木灵秀,直都是默默的跟在我的身边,句话都没有说。

    此刻已经是在扶摇城外,我们在这里驻扎了晚,帝天不可能不知道我们的到来,就在队伍集结的时候,帝天带着整个扶摇城的精锐到来,以往我们见面都是敌人,这是第次见面不剑拔弩张。

    帝天是四方城的四位城主模样最为俊俏的个,看起来也最年轻,不过修士的年纪并不能单看面貌,虽然男人很少会刻意的用灵气去改变容颜,但是不可否认也有很多人对这方面是非常的在乎。

    他骑在头高头大马上,身后的帝家人,脸上也都是不卑不亢,但是总归没有了对我的鄙视,毕竟我是刚在东海与慕容九鼎战之人。

    我夹了夹小黑的肚子,朝着帝天走去,他看着我,脸高深莫测的笑意,其实现在,反或者不反,都是在帝天念之间的事情,他的手下,还有精兵二十万,总兵力更是有三十万之巨。

    帝天看了看我们队伍后面的大箱子,他道:“我昨晚与上官无忌已经见了面,他说的条件,若是你应允了,以后天下归心,哪怕扶摇城不复存在,木族也会认你这个天下共主。并非是他的条件有多么的诱惑,而是扶摇城太多的人,生在东方,不忍西去罢了。”

    这个上官无忌,竟然真的背着我已经与帝天见了面,现在想都不用想,西门无双肯定也得到了上官无忌的话。

    帝天的态度,其实也会是西门无双的态度。

    这是好事,说明这切,都在朝着上官无忌预期的方向发展。

    但是在那刻,我对帝天道:“既然我是天下共主,那上官无忌说的话就做不得数!”

    帝天的脸色变,他道:“这又是何意?”

    “先走步,切,等我回来再说!”我勒转了马头,开始朝着东海之边狂奔而去,在最后的那瞬间,我依旧决定回去,把这切的打算都告诉金赤乌。

    当这个天下共主,有所为,有所不为!

    但是我叶继欢,同样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与金赤乌相见至今,他待我如同兄长,多次为我不惜拼命,如此兄弟之情,我不能让他寒心,兄弟若是没了,得了这天下又如何?

    小黑的速度飞快,没有了队伍马车,更没有什么可以耽误我的脚程,我必须赶在上官无忌找到胖子之前回到金族圣地。最后,我更是把小黑寄养在处客栈,御空而行。

    两日之后,我横跨几千里,到了东海之边金族圣地。

    我没想到的是,我如此倾尽全力的赶路,竟然还是落到了上官无忌的后面,看来他早已为此做了完全无比的准备,我找遍了金族圣地,都没有找到胖子和上官无忌,他们二人此时想必已经出发,最后,我在东海边上找到了金赤乌。

    此时的东海,已经慢慢的有了生命痕迹,不仅长出了海草,甚至还有小鱼小虾之类的海产出现,假日时日,昔日的禁忌之海,定然会崩发出片生机勃勃之相。

    金赤乌独自个人坐在海边,手拿着根鱼竿,似乎是在垂钓,在他的身边,放着个小鱼篓,里面却是空空如也。

    我知道,上官无忌和胖子已经上路,他们要去做的事情,非但是我不忍之事,若说对谁来说最为无法接受?那还当属金赤乌。

    我悄悄的朝着金赤乌走去。

    当我走到金赤乌三丈之内的时候,金赤乌挥了挥手,把金剑出,那把金剑,携着地仙之气,直接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我负手而立,闭上了眼睛,假如他真的要取我的性命,那我这条命他拿去便是。

    那金剑的锋芒刺的我双颊微疼,金剑却是在我面前停下,我睁开了眼,伸出手指,弹开了那把金行之气汇聚而成的金剑,我继续朝着金赤乌的方向走去。

    “你再往前走步,我必杀你。”金赤乌头也不回的道。

    “个毫无杀机的人,把毫无杀气的剑,如何能杀人?”我道。

    我继续往前走,金赤乌的肩膀抖了下,最终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动作,我坐在了他的旁边,轻声的说道:“看来所有的切,你都知道了。”

    我这才发现,金赤乌在钓鱼,可是他却是闭着眼睛。

    “金老哥,只要你句话,我现在就去拦着胖子和上官无忌。”我道。

    金赤乌依旧是闭着眼睛。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知道现在金赤乌心里并不好受,那四位,是当年陪他起奋战过的袍泽兄弟,此时却被他的另个兄弟给诛杀!

    过了许久,金赤乌睁开了眼,他看着我,我看到他的双眼里布满了血丝,他看着我道:“假如你今日没有回来,我会杀了你,然后自陨而死。”

    金赤乌的眼睛,和他的话,让我心也是十分的绞痛,我看着他道:“金老哥,我刚才的话,并非戏言,切都只需要你句话。”

    他哭笑了下道:“你把这个问题抛给我,就说明你心有所定夺,无非还顾及我这个兄长,又何必来问我?不过你问过我,也算是给了我这个兄长面子。”

    我站了起来,道:“我现在就去拦着。”

    接着,我往前走,步,两步,三步。

    “站住。”金赤乌道。

    他也站了起来,折断了鱼竿,丢掉了鱼篓,道:“罢了,时代不同了,这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叶兄弟,你能回来,就说明我没有看错你,你知道我心为难,做兄长的何不知你心之为难?怪就怪他们,明明要靠你重生,你有是神龙氏之后,他们却不肯归顺,只是可惜,我还想着,我们终于能像往日样起并肩作战。”

    “金老哥!”我道。

    他摆了摆手道:“不必多说,徒增伤感,叶老弟,兄弟场,能不能有个请求,他们的骨灰,交给我。”

    我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道:“好。”

    “谢了。”他对我笑道。

    ——我去了天元药行,先生此时已经不在了,那四族圣主,此时都是枯骨状态,他们之强在于当年通天教主为他们摆下的护墓法阵,但是这些法阵,想必都难不住精通阵法的胖子,我在这里待了半个月,没有出过天元药行,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我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什么都不做。

    什么都不想。

    半个月后,胖子敲开了我的房门,他看了看我,如果说这天下谁最知道我的脾气,那当属胖子,他甚至不敢看我的眼睛,说话的声音也很轻,他道:“都做好了。”

    我点了点头道:“好。告诉上官无忌,四族圣主的骨灰,交给金赤乌,这是承诺。”

    胖子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看着我道:“叶子,现在最好,是把金赤乌也除掉,你听我说,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或许有些难,但是杀了这四族圣主,金赤乌有极大的可能是个定时炸弹!就好像谁把我杀了,你会不会为我报仇?!”

    我在听到胖子的这句话的时候,在那瞬间头皮发麻,现在,有很大的可能,上官无忌,已经在着手杀金赤乌了!

    我站了起来,胖子挡在了门口,道:“叶子,上官无忌会安排人来做。你不用看,就当不知道。”

    我瞪了胖子眼道:“让开!”

    “叶子!情况已经不样了!”胖子看着我叫道。

    我把推开他,直接开始朝着金族圣地而去,在金族圣地之后的座山上,我找到了金赤乌,他此时,身陷重围,但是他却身金袍坐在地上,在他的前面,放着把抚琴。在他的身边,放着四个骨灰盒。

    四个颜色,木,水,火,土。

    金赤乌的周围。

    几百架破甲弩车。

    几百重骑。

    更有十几位上官家族的高手。个个都是神阶,真的到了这个时候,上官家族也拿出了那隐藏的实力。

    我落在了地上,看着上官无忌,上官无忌也看着我。

    “退下。”我道。

    上官无忌摇了摇头。

    “我说退下!”

    上官无忌依旧摇头。

    我伸出双手,纯正的真气汇集在我的手,我对着上官无忌甩去,他是个毫无修为的人,被我的真气击,整个人倒飞而去。

    他喷出了口血,瞬间面若金纸。

    那几百重骑咆哮,那破甲弩车对准了我。

    “谁敢!龙族少主,就是东方之主!跪下!”上官无忌声怒吼,吼的却是他带来的人。

    “我说跪下!”上官无忌道。

    重骑下马,士兵下跪。

    我走到了金赤乌面前,跪在了他的面前道:“金老哥。”

    他摆了摆手道:“你没听到吗?你是未来的天下之主,天下人都要跪你,你又怎能跪我?”

    我看着他,憋了半个月的泪水终于流出,我道:“金老哥,你又何必如此说?!”

    他走到我面前,手伸向了我的脸,抹掉了我的泪,他道:“上官无忌没有做错,任何地方都没有错,你需要个他这样的人,而非我这样的人,战场上的厮杀,刀剑无眼,会有无数人血洒战场,他们的命也是命,死了他们四个,能少死万人,他们死的也值了,更何况,他们本身也已经死了。”

    我要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金赤乌交给我个盒子,道:“你能在那天赶回来,我很欣慰,今日你若是不来,那我不需他们动手,也会死在这里,你来了,我便不会死。”

    “老了终究是老了,我会找个地方,安葬他们,陪着他们,看着你,君临天下,正如当年的神龙氏般。”金赤乌道。

    “可惜,你我兄弟没有机会起喝酒了。”金赤乌道。

    说完,他挥动披风,卷起那四个骨灰盒,冲天而起。

    ——上官无忌在两人的搀扶之下走到我的面前,他对我道:“我没想着杀他,杀他四个兄弟,他难免会心生芥蒂,我这么做,就是让你做个好人,我上官无忌既然是做了恶人,那便恶的彻底点也无所谓。”

    我看了看上官无忌,这个我越来越发现心思沉重的可怕的年轻人道:“多此举了,上官无忌,你很聪明,太聪明了,所有的事情看的太透彻了,但是人心,是你永远无法读懂的。”

    他耸了耸肩道:“谁说我不懂?像我这样的人啊,旦你得了天下,第个要杀的就是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