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当杀?

作品:《捞尸人

    我干脆不再插嘴说话,就听着上官无忌淡淡的说着,以前我知道他是巧舌如簧,但是却不知道在讲起纵横之术的时候依旧是头头是道,他说的很多东西,都让我难以接受,但是却也让我难以反驳。

    按照上官无忌的意思,东西方必有战,间只有个须弥山的天险,在两方都有所防备的时候,看似是主动出击的方会占尽先机和便宜,但是东方却绝对不是最先挑起战争的那个,因为开战,东方未必会输,但是若是东方横渡须弥山而去,那就是必死无疑的局面。就算如此,东西方的开战,东方胜出的几率也只有三成不到。

    上官无忌说道:“这三成,还有成是在你身上,你不要以为这时候把你推出来当成这东方的共主你感觉不对劲儿,其实这是必然,东方想要胜出,必须统,以前的慕容九鼎可以统四方城,但是蛮荒,北海妖族包括青木城皆不服于他,再加上他与西方的关系,他纵然是对西方并不亲近,却绝不敢开战,所以慕容九鼎肯定要死,不死于你手,也会死在天机老人手上,又或者是林千,亦或者是那个天元药行的先生。所以就在你挑战慕容九鼎之前,我就知道他必死无疑,这些人不会让他活着,他自己也察觉到了这点,所以才在那个时候选择强行冲击地仙,更是与西方联络的更加频繁,为整个慕容家族谋求退路。”

    我不得不佩服上官无忌看问题的透彻,这些东西,他不说,我做梦都不会想到这层面。

    “所以推你出来,方面你与南宫离的关系,与那蛮荒白姑娘的关系,与端木将军的关系,除了这个之外,你还是天尊敖天策之后,身有金龙之血,只有你才能让直不参与世间冲突的蛮荒北海参战,加上你刚与慕容九鼎大战之后立下的威名,你这个共主,其实是实至名归的。”上官无忌道。

    “谢谢夸奖了。”我道。

    “既然是共主,东方统又是势在必行,所以非常时期,你这个共主肯定要做非常之事,你知道慕容九鼎败在哪里吗?他败在为四方城之首,却不能真正的掌控四方城,你想想,若是此次,慕容九鼎联合其他三城,十万大军压至东海,就凭你和金赤乌,哪怕加上北海,蛮荒,青木三方的兵马,依旧是完全不够看的,他败的地方,就是你要吸取教训的地方,整个东方的天下,你必须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里。”上官无忌道。

    我知道,上官无忌这是在给我洗脑,并且是非常强力的洗脑,可是我竟然连制止他的力气都没有,而且端木灵秀也直听的非常入神。

    “四方城归五族,可以让东方的实力强横,这也是大势所趋,未来的五族,不应该是上古五族,而应该是共主之下的五族,加上天元药行现在在你的手上,你简直是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别说那上古四族的族长不肯归降,就算是肯,他们定然心也有傲气,未来也是隐患,但是你转念想想,如果这上古四族的族长,都是由你手提拔的,并且他们的命脉掌握在你的手上的话,你是不是就算是掌控了天下?”上官无忌看着我道。

    我深吸了口气,也看着他道:“你直接说,该怎么做。”

    上官无忌打了个哈欠道:“如果我是你,立马就派人请出你那个胖子朋友,先破那四族族长坟茔之前的护坟大阵,破了阵之后,把那四族族长的尸骨打为齑粉搓骨扬尘丢入东海之,拿下那四族的圣典,这是其,其二,许诺帝天为未来的木族圣主,西门无双为未来的土族圣主,他们二人现在不愿意的,无非就是丢掉现有的权利,可是他们也知道,五族重立他们拦不住,你用这个承诺他们,让他们方面得到了上古的典籍,另方面也保留了现有的权利,他们如何会不降服于你?这比起你的这四百枚进阶丹是不是诱惑力更足?”

    “你是不是忘了说了,那火族的族长,就应该是你上官家的?”我道。

    上官无忌白了我眼道:“怎么?给你找麻烦的可以加官进爵,直帮你的上官家就活该白忙活吗?”

    我苦笑道:“那倒不是,上官兄弟,你说的我都懂,可是那上古四族的族长,都是跟着我的先祖神龙氏直与西方大战功勋之人,更何况,金老哥那边。”

    上官无忌道:“他们若是念及神龙氏的旧情,就不会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做出这样的选择,至于金赤乌那边,叶子,有时候,人重义气是好事,但是这天下之争今时不同往日,你要知道怎么去取舍。这是摆在你面前最好的机会,旦错过,你就再也没有如此顺利的让整个东方归降机会,西方随时都会来,你不要妇人之仁。”

    “而且,你要是不准备这么做的话,最好现在调头回去,因为单凭你的这几百枚进阶丹,虽然珍贵,却绝对说动不了帝天和西门无双,相信现在西方的使者已经到达了扶摇与朝歌二城,许诺的条件也是丰厚无比,除了你许诺他们未来土行与木行之主,否则绝对不可能说动他们。”

    上官无忌说完,就这么看着我。

    我看了看端木灵秀,他对我点了点头道:“天尊曾经告诉过我,有些事,当断则断。”

    我捏了捏眉心,道:“我从来没想过我会成为这个角色,你说的这些东西,与我们那个世界的帝王纵横术很像,天子驭人术就该如此,可是我不是天子,这与我之前的价值观是完全违背的,给我时间,让我想想。”

    “有些事,不需要你自己出手,你只需要修书封给胖子,让胖子前去破阵,其他的,自然有人会帮你去做。”上官无忌道。

    “我说了,让我想想。”我道。

    上官无忌深深的看了我眼,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早下决定。”

    ——本来在这客栈之,就算是临时的休整,但是因为上官无忌的话,我们干脆晚上在这里露营,这夜,我注定难免,我知道上官无忌说的是对的,这么做也能起到最好的结果,但是我却始终是迈不过心的那道坎。

    等到半夜的时候,端木灵秀提着两坛子酒走了进来,我知道他也是要来劝我,只不过他没开口,我们二人坐在房间,慢慢的喝了起来。

    等酒喝完之后,端木灵秀轻声的道:“我去做,如果金赤乌问起来,就说切都是我的主意。你不知情。”

    我叹了口气道:“如果真的要做,事先定要知会金老哥声。”

    “他若是不同意呢?”端木灵秀道。

    “我会劝他。”我道。

    “如果他不同意,我会杀了他。”端木灵秀道。

    我看了看端木灵秀,十分的意外,他说这话我不意外,但是他说杀金赤乌我就意外了,金赤乌就算只有当年巅峰半的战力,却也是有地仙之境。

    “我入地仙了,个月之前。”端木灵秀道。

    “如此来,水行的圣主也已经找到了,就是你端木灵秀,这么说来,不管怎么说,听你们的,对我都是百利而无害,端木将军,你说,我该怎么做?”我问道。

    端木灵秀看着我道:“我只知道,天尊在时,我尊他为主,你回来了,我为你仆,这才是忠诚。他们当年既然尊神龙氏,今日就该尊你,不尊即为不忠,不听金赤乌劝告,则为不义,在这时候,不选择天下归心而是固执己见,是为不仁,当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