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毛骨悚然

作品:《捞尸人

    先生的倾囊相助让我真的心情大好,在这混乱的局势,无疑是雪送炭般,接下来,我们回到了金族圣地,在这个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我去趟西域已经是势在必行之势,东西方的大战马上就要开启,韩雪的身世谜团是梗在我心的根刺,需要我去解开,李青这个光头也被带去了西域,他本身就是光头,剃度都不用剃直接就可以当个僧人,还有就是那先生口的金刚不坏之身。

    既然去西域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那在走之前,我肯定要把东方所有的事情都给安排妥当,我虽然是被别人强行的塞到这个位置上来的,但是既然在其位就要谋其证,现在我与整个东方都可以是捆绑在起荣俱荣损俱损。

    金赤乌得知先生把整个天元药行都给我时候也是大吃惊,这天元药行意味着什么,作为金族圣主的金赤乌不会不明白,他在惊喜过后问道:“那接下来呢?你准备怎么办?”

    “我准备去趟扶摇城与朝歌城,见个帝天和西门无双,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要去见下那阴山学院的楚萧然,之后我准备去趟西域。”我道。

    我完这句话之后,金赤乌明显有点怅然若失的样子,他叹气道:“我的那四位老兄弟,你不准备见下吗?”

    我眯起了眼,道:“既然他们摆明了不肯与我们联手,我肯赠给他们个死而复生的机会已经够给面子了,还需要我去见他们吗?”

    我这句话,完之后我都愣住了,在不知不觉之,我竟然融入了他们给我安排的这个天下共主的位置,我本身想给金赤乌解释下,但是转念想,既然我已经在这个位置上了,就必须要拿出在这个位置的气势才行,那四族之主非但是驳斥了金赤乌的面子,更是对我完全看不起,我更不能主动的去见他们,这反而让他们更加的瞧不起我。

    这四族之主跟帝天和西门无双还不样,想要折服他们,要的是实力,不然就要用道果来诱惑,不然其他的东西,对于他们这些族圣主来,不具备诱惑力。

    金赤乌看了我眼,他道:“是该如此,但是叶老弟,我相信有天,他们定然会臣服于你,忠诚于你,就好像我们当年忠诚于神龙氏样。”

    我笑了笑道:“但愿如此。”

    ——三天后,辆车队从东海之边出发,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个人手提把方天画戟,另个人骑着匹俊俏异常的黑马,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匹黑马绝非是寻常之马,它有着龙的三分姿态,有了龙族血统的,那就是龙马。

    在这二人身后,有数十人,压着五辆马车,这五辆马车之上,装着五个箱子,这五个箱子从外面就能感受到里面那浓郁的灵气几乎要爆炸而出。

    若是天下人知道这五辆马车上装的是什么东西的话,肯定会打破脑袋的也要前来抢夺,这五辆马车的五个箱子里面,装的天下修士无人不眼馋的进阶丹。

    不过这天下的修士要是前来抢夺,看到为首的那两人,稍微有点眼力劲儿的恐怕就会直接退走,因为这两个人,个是成名已久的青木城城主端木灵秀,而另外个则是刚刚与天下第二的慕容九鼎大战了场的龙族少主叶继欢。

    对,就是我。

    我们这次要去的第站,就是扶摇城的帝家,马车上的进阶丹,是我提了整个天元药行的库存,四百枚进阶丹,哪怕是天元药行的产量惊人,时之间也只能拿出这么多的进阶丹药,更有两枚在我的身上,乃是神品的进阶丹,对于神阶高手的突破,大有裨益。这是我给扶摇城和朝歌城的见面礼。

    我对端木灵秀道:“端木前辈,你这见面礼,那帝天和西门无双会不会嫌弃?”

    端木灵秀道:“经少主与慕容九鼎战,帝天和西门无双已经见识到了少主的潜力,相信他们肯定不敢在少主面前造次,但是他们当年毕竟与天尊之死脱不了干系,更是率众逼死过龙族众人,就算少主往事不再计较,他们肯定也会心有芥蒂,怕少主是日后算账。”

    “这个我倒是不担心,我担心的是,西域的佛门,现在估计也已经派人到了这两城,就算没到也在路上,他们会不会开出更加诱惑的条件,比如当年的不死妖王和石之轩,入西域便是直接跨境。”我道。

    端木灵秀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个人的境界虽然重要,但是西门无双和帝天这二人,他们自从跨入神阶当了城主之后,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锐气,从这么多年他们可以跟在慕容九鼎身后为虎作伥就可以看的出来,他们个个手握重兵,重兵才是他们的依仗,而并非是突破境界,从这点上来看,慕容九鼎反而是比他们还要更强上筹。他们现在心第忌惮往日之仇恨,第二忌惮的,就是五族并起之后天下势力的重新划分,那时候将没有四方城的概念,只有五族重出。要知道,对于他们来,最重要的是权利,而非是其他,不过就算五族重出,四方城不在,并非所有的人都会加入五族之,他们尚且可以保存实力,但是若是叛逃去了西方,那这么多年他们在东方的苦心经营,就会烟消云散。”

    我听了端木灵秀的分析,只感觉阵的头大,他了半天,似乎帝天和西门无双的态度依旧是点都不明了。

    “那依你之见,该怎么处理?”我问道。

    “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这事很难,很难很难。五族重出和四方城之间,必须做出个选择。”端木灵秀道。

    这时候,我深切的感觉到其实我的智商和能力,还真的有点无法应对眼前的乱局,端木灵秀所的问题,也是我最近最为苦恼的问题。

    五族的重出,必然会造成天下势力的重新划分,四方城将不复存在,开阳城已经将要灭掉自然不需多,凤鸣城会不会答应我尚且不知道,更别是朝歌和扶摇二城,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等我回去之后再给金赤乌那道树精华的原因。

    因为这个问题的无法理顺,我甚至感觉这次,要无功而返,此去扶摇城的帝家,并不算远,但是因为问题没整明白,所以路上走的并不快,方面是因为问题,另方面,我也想等西方的若真的派人去了扶摇城的话,去的晚点才知道他们的底牌。

    就这么兜兜转转,等到了扶摇城的时候,已经是十日之后,在扶摇城城外,有个二流子嘴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挡在我们的车队之前,他的手提着把破剑,敲着地面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我早已看清楚此人是谁,哪怕他现在蓬头垢面,我还是能眼就认出他来,我笑道:“想要少侠让路,得多少灵石才行?”

    “这四百枚进阶丹,还有那两枚神品进阶丹,给本少侠我留下,其他的东西老子还真的看不上!”那人道。

    “上官无忌,几日不见,胃口不啊,开阳城战事正浓,你这个主将却跑到这里,信不信老子治你个什么罪来者?让我想想?办事不力之罪呢,还是逃兵之罪?”我笑道。

    那人干脆把刀丢,道:“哎呀,龙族少主好大的王之气,要治人的罪啊!人好害怕啊!求求你啊,杀了我吧!”

    他这装疯卖傻,引的路人纷纷侧目,我笑骂道:“操你大爷,别玩了,上马!”

    他站了起来甩了甩头发道:“不治老子的罪了?!”

    我假装瞪眼道:“再废话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他上了马,道:“有吃的吗?你们这些武夫啊不吃东西可以,要知道我可是点修为都没有,个弱书生,可是不顶饿,为了跑在你们的前面,我三天三夜都没吃东西了,累死了匹马啊!匹!”

    我们在城外找了个酒馆下榻,他是真的饿了,个人吃了四只桂花鸡,吃完之后,他抹了抹嘴道:“开阳城那边已经攻下来了,接下来就是收尾的事情,我在那就是大材用,掐指算,你定然因为朝歌和扶摇二城之事烦恼,而以你的脑子,定然是十分纠结想不明白,指不定还会办出什么错事,所以本少爷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为的就是怕你捅出什么篓子,谁知道你竟然已经出发了!”

    我看着上官无忌,心里涌现出个不出的感觉,不得不,上官无忌不算是我遇到的最聪明的人,最聪明的人应该是孙连城,不过孙连城的聪明更多的是聪明,而上官无忌看似玩世不恭的背后,装的却是整个天元大陆的布局和板块。

    我甚至感觉,整个天元大陆乱起来,才有上官无忌的用武之地,不乱的话,个对修为毫无兴趣的他,可能会这么平凡而死,毕竟凡人的寿命比起武者来差的太多。

    “上官大才子有什么意见,洗耳恭听。”我道。

    上官无忌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我皱起了眉头,让左右都退下,更是包下了整个客栈,不会儿,整个客栈里就只剩下了上官无忌,端木灵秀还有我三个人。

    “那鱼与熊掌,选谁?”我问道。

    “各有优势,其他的四族,他们手有上古四族圣典,若是四方城解散,加上天元药行的帮助的话,四族很快就会像今日之金族样崛起,假以时日,定然能够回到当年的鼎盛时期,而扶摇城与朝歌城,兵力加起来有六十万,除掉那些杂牌军,真的训练有素可以上战场打仗的,有四十万,这还不算这城主府的精锐战力。”上官无忌道。

    “别这些有的没的,重点!”我道。

    上官无忌又撕了个鸡腿道:“若是天元药行帮上古五族的话,那选第个,你没的选,因为就算没有你,有了那上古圣典,加上天元药行,四族也会齐头而飞,但是天元药行是你的,金族之所以快速的崛起,方面有金族圣典的光芒,还有就是天元药行的鼎力相助,缺不可,而现在,天元药行在你的手上,道树在你的肚子里,在四族的问题上,你应该更加占据主动。”

    他打了个嗝道:“可是四族的圣主,似乎不给你丝毫的面子嘛!”

    我皱起了眉头,似乎摸到了这家伙的意思。

    “五族重出已经是必然之势,谁也阻挡不了,你需要这其他四族的圣典和忠诚,可是这四族不听话,孩子不听话了,就要大屁股嘛,你不给他们道树,他们就是堆烂骨头,打碎了就行了嘛!”上官无忌道。

    “可是!”我道。

    他摆了摆手道:“他们四位心高气傲,断然难以臣服,但是他们没想过,没有你,他们只是堆枯骨?就算他们重生,不过当年半的战力而已,你需要的,第是他们的圣典,第二,只是五行之人到天仙之境,至于到天仙之境的是不是这四个人,不重要,对吧?”

    “金赤乌若是死了,自然有慕容九鼎顶替,他们都死了,也会有新的金族之人出现扛起大旗,这四人死了,自然有其他的人进入地仙,之后进入天仙。所以不听话的人,要他们有什么用呢?”上官无忌道。

    “破了这四人坟茔,除掉他们,拿出四族的圣典,四族圣典在你手上,你对四族就有绝对的控制权,不管天下变成了什么样,这天下都会牢牢的抓在你的手上!”上官无忌轻轻的道。

    他的很轻。

    我却忽然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