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三杯茶

作品:《捞尸人

    “既然是做药引,自然是需要五味药材齐聚,现在才三味,若是拿了,岂不是杀鸡取卵?”先生依旧是轻声的道。

    这时候,胖子似乎也听出了这个先生话里其他的意思,我看着先生,看不清楚他在黑袍下的脸,他的修为境界在我之上,所以想要在我面前隐藏真容的话十分简单,我慢慢的琢磨他话里的意思,感觉或许先生是在对我提示着什么。

    并非是他要拿我的五行道果炼丹,而是他在提醒我,最终我的下场会是如此。

    所以我步跨在了胖子的身前,看着这个先生道:“三味虽然少了点,起码我现在是束手就擒,若是到五味都成熟的时候,我改变主意不肯把这五行道果给拿出来了,那时候先生会如何办?”

    “卵既然成熟,到那时候,又何来杀鸡取卵?”先生道,他话,依旧是不带任何的波澜。

    我看了看这个先生,如果之前只是猜测的话,那他这句话提示的意思就更加的明显,不过这也跟我之前想的样,会有人在我体内的五行道果成熟的时候把我干掉取走这五行道果,我对着这个先生抱了抱拳道:“谢先生了。”

    那人没有丝毫的客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看着胖子道:“我不是很喜欢你这个人。”

    本来胖子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忽然的这句话把胖子给搞懵了,但是胖子这脾气,哪怕是天王老子在他面前这句话他也不能忍,所以在他回味过后道:“操!胖爷我给你三分面子你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你不喜欢胖爷我,胖爷我还不喜欢你呢,叶子,你别对胖爷我眨眼,我知道我打不过他,得,胖爷我走还不行吗?”

    胖子这人火起来是什么话直接就往外面丢,我还真的怕这先生怒之下跟胖子二人动起手来了,好在这个先生面对胖子的话也没有真的发怒,胖子在完这句话之后也是对我交代道:“叶子,胖爷我就在门口候着,绝不偷听,先好,咱们现在虽然还不够强,但是绝对不受气,点气都不受!这家伙要是还阴阳怪气的,咱们马上就走。”

    胖子走出去之后,我不好意思的对先生道:“我这兄弟就是这个脾气。”

    那先生似乎根本就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手招,有个檀木茶盘飘落在我二人之间,再招手,茶具茶水自然而来,如同变戏法般看的人眼花缭乱的,就在我迷瞪的时候,杯清茶已经到了我的面前,我道:“谢了。”

    “想要突破你当前的困境,单有傲天的体修之法远远不够,还需要西域的金刚不坏之身。若傲天的体修之法为人法,西域的金刚不坏之身是为佛法,你本身龙族身体得了道树加持是为道法,想要五行合,需要人佛道三法合方能承受。”先生放下第杯茶道。

    这个先生,果然是个大智慧大能力之人,起码是迄今为止,唯个可以非常肯定的给我指出条明路的人。

    “傲天前辈的体修之法问题不大,大哥跟傲天前辈算是师徒又算是莫逆之交,傲天前辈也答应传授,不过西域的金刚不坏之身,这有点难,西域对我的态度不是很好。”我道。

    “这我不管,路给你指出来,怎么走是你自己的事情。”先生道。

    他话就是这么直接,我愣了下,随即释然。

    这时候,先生拿出了第二杯茶道:“青龙临死前,留下天碑秘法,这个天碑秘法到底是青龙修炼之法,还是青龙设下的个局,迄今为止,哪怕是三尊也不能定夺,但是却因天碑秘法之玄妙,值得试,这句话,你当明白才好。”

    他的这句话,真的让我皱起了眉头,先生无疑是知道我那个梦境的,实际上我开始想找这个先生确定的也是这点,而他的这句话,算不算是给我个解答?

    天碑秘法,到底是青龙的修炼之法,还是青龙祖宗的个局?修炼天碑秘法之人,最后都得为他的重生而死?而且这切,竟然还只是因为天碑秘法的玄妙而值得试?

    我到底,依旧是那些至强者的个试验品罢了?若是以往,我想起这个肯定会变的非常的颓然,不过现在我对这个已经是习惯了,实际上,这事要换做是我,我也愿意去试试。

    “谢了。”我再次对他抱拳道。

    先生拿起了第三杯茶,他犹豫了片刻,道:“西域乃是西方圣王孔宣的埋骨之地,西域经营多年,不仅仅是为了天元的五行天碑,还要以众生之力信念之力加持复活孔宣,那孔宣法力无边,天下之大,其人可往,若是让他回到九重天上,东方岌岌可危,所以此次,无论是天庭还是三教,都会对你倾囊相助,势必要在孔宣复活之前,拿下西方。”

    等先生把这杯茶放下之后,他似乎就不愿意再继续话。三杯茶,也只有这三句话而已,不过其实我已经很满足了,他给我指了条明路,为我解了那个几乎成为我心魔的梦,更是送了个倾囊相助四字给我,我还有什么可想?

    我站了起来,对他道:“先生,那我先回去了。”

    先生点了点头道:“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与楼下的大掌柜直接商量,这天元药行,以后便是你的天元药行,我不会再插手去管,我自九重天而来,天地间有大道规则,九重天乃至高神界,由九重天来到天元,身修为被大道压制,若是动手,定然受大道所伤,所以我不会出手帮你,切都要靠你自己。”

    这个消息,更是让我欣喜无比,我对他点头道:“谢了。”

    这可能是我见到这个先生之后对他的第三句谢了,等到了门口的时候,胖子还是个人坐着生闷气,等我们下了楼,那楼下的所有伙计厮众人,这些天元药行之人,在看到我之后纷纷跪倒。

    这些人或许是早就得了先生的口谕,以后这天元药行,就是真的归我个人所有了?

    我看到了跪在那最间的掌柜的,我对他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那掌柜的走到我的面前,这时候我才发现,这天元药行的伙计们,个个的脸上的表情都非常的木讷,似乎只是个躯壳,只是提线木偶般。

    “有点像茅山派的撒豆成兵之术,这个先生,肯定是跟地球上的茅山脉有渊源,怪不得我感觉气息这么的熟悉。”胖子道。

    “我倒是感觉有点九幽之主的意思。”我道。

    我们俩就在这掌柜的面前对话,这掌柜的眼睛都不眨下,几乎是目不斜视,若他真的是个正常人的话,那养气功夫是真的不弱。

    “以后你听他的,这位胖子的,整个天元药行,你是掌柜的,他是大掌柜的。”我直接对他道。

    那掌柜的点了点头,看这个样子,他还真的不像是个正常人。

    “你这是干什么?人家刚送给你,你转手送给我干嘛?!”胖子惊道。

    “走,出去。”我对胖子道。

    走出了天元药行,因为在这天元药行的收获,我不禁心情大好,我勾起了胖子的肩膀道:“胖爷,现在的我们已经没有丝毫的退路了,这他娘的比黄袍加身还要可怕,要么死,要么我就要带头打仗,改变不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我现在大概看明白了,地球上也好,这个天元大陆也罢,打架都是要用钱的,还有大量的物资,甚至现在笼络即将复苏的其他四族,稳住扶摇城和朝歌城,我们最大的依仗就是这天元药行,这是我们的后方,最为稳固的后方,天元药行要是崩了,切都白搭了,你明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