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醒来

作品:《捞尸人

    我回到看,看到那龙头带着狞笑的看着我,刚才还话还脸慈祥的老者,还是我龙族的老祖宗青龙,转眼间却要把我推进棺材之要了我的命,我想要反抗,却发现在这虚无之境之,我竟然没有丝的力气。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道。

    “因为只有我凑够了足够的金龙血,才能从这虚无之境之内重生,你子的血,竟然比你父亲的还要多,听你还留下了个儿子是吧?等到他成长起来,自然也跟你是样的下场!”那龙头狞笑道。

    在他笑的时候,自有股子强横无比的力量把我往那棺材里面推去。我根本就无力去反抗,就在我的身体已经被推进那口龙头棺之,那龙头棺也要闭合的时候,忽然从我的身体里面冲出了幅太极图,那太极图上,有骑牛的老者脸严肃的看着那青龙之头。

    “老子,你要干什么?!若非是我青龙,你们三教早已覆灭,你竟然敢阻我?!”那老者怒吼道。

    老子不语,他摸出个金刚圈,对着那龙头就丢了过去,那青龙脑袋的龙目圆瞪,在金刚圈击在龙头之时,那龙头发出声惨叫,不过那老者依旧是怒吼道:“老子,我告诉你,没有人能够阻止我!谁也不能阻止我青龙归来!”

    只不过他在叫了这声之后,那龙头竟然消失在了这虚无之境之。

    老子扭头看了看我,我想对他话,但是面对这传的道德天尊,我竟然时激动的句话都不出来。

    老子只是看了看我,最后点了点头,消失在了这太极图。

    而我在这个时候忽然醒转,睁开眼,看到了张张熟悉的脸,有金赤乌,有端木幽若,有端木灵秀,最重要的,还有大哥。

    我这才发现,刚刚所经历的切,不过是做了个梦而已,但是梦醒来之后,我的心里却是极其的不舒服,我总感觉这个梦实在是太过真实,而且我总感觉,这个梦似乎是在向我预示着什么。

    我挣扎着起身,现在的我依旧是非常的虚弱,我对他们笑道:“好了,都不用用这个眼神看着我了,我这不是醒了吗?醒了就没事了。”

    我这才看到,远远的,有两个都穿着声黑袍的人坐在起,其个,是体修之祖傲天,他实在是太好辨认,因为他浑身上下都是有着层死气,而剩下的个,想必就是那个天元药行的先生了。

    看到我醒过来,那个先生站了起来,对众人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就离去。

    而我在跟他们的交谈之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在被西方的佛陀最后暗算那记之后,整个身体都接近崩碎,更是气息全无,每个人都以为我已经是必死无疑,是这个神秘的先生把我给带走,并且在这个房间里跟我起待了三天三夜,也就是今天,先生才让他们进来,我在今天肯定能醒转过来,之后的事情我就已经知道。

    知道了这个之后,我不禁看着那个先生走的方向,阵愣愣出神,真的见了之后,我可以肯定他绝对不会是胖子,胖子没有这个体型,更没有这个功力,最重要的是,就算胖子可以改变体型,更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功力突破到现在的境界,他也绝对不能像这个先生样沉的住气。

    那他会是谁?

    个可以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过来的神秘人。

    为什么会选择帮我?

    难道他是九重天来的强者?他那是属于天庭,还是属于三教?

    我在这时候,忽然想起是谁在梦救的我,是骑牛的老子出现在了太极图之上,在那青龙老祖想要要了我的命的时候把我给救了回来,而金赤乌告诉我,这三天三夜,是先生守着我把我给拉了回来,从这其的缕关系可以推断,这个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三教方的人,个很强的人。

    “金老哥,你虽然功力只有当年的半,但是却也是地仙的修为,你能感觉到这个人的修为吗?”我问道。

    金赤乌摇了摇头道:“九重天天庭方的修炼方式本身就与天元大陆并不想同,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而已,我能感觉到,他的修为绝对是要在我之上,起码是天仙之境,甚至更高。”

    天仙之境,是我们知道的最高的修为,天仙之上,甚至天元大陆都没有个名词可以去概括。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去想这个,个绝顶高手的帮忙是好事,同时也有可能是坏事,更何况这个先生并没有真正出手帮我大战的想法。

    ——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毕竟是龙族的金龙血液,因为那个梦的关系,我心里这两天直都惴惴不安,因为这个金龙血,很有可能会是个诅咒,也正是因为这个,我这两天直都想去找那个先生去谈谈,这个问题我必须要搞清楚。

    我可以容忍其他人对我有所图谋,但是我不可能去接受,其实我的老祖宗,是想要以我的命去换他自己的命。

    戮仙剑口的青龙老祖,可是个值得尊敬的战神,跟我梦里梦到的完全不样。

    我虽然想去找那个先生谈谈,不过他是否会见我是回事,更重要的是我这边也有很多事情要解决,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金族的圣地,在我昏迷之前,我见到了十罗汉不仅带走了慕容九鼎,还有股神秘的力量带走了冰冻之原的不死妖王,绝仙剑与戮仙剑也重回九重天,最重要的是,上古五族除了金族之外的其他四族之主,似乎也有苏醒的迹象。

    还有的事情就是,蛮荒兽族,北海妖族,凤鸣城,还有青木城,加上金族的精英围攻开阳城的战国到底如何。

    我不管算是侥幸还是如何,总归这次算是“战胜”了慕容九鼎,遗憾的是慕容九鼎未死,并且彻底的加入了西方之列。但是随着慕容九鼎进入西方,这边很多收尾的事情,都需要我来关心。

    金赤乌对我道:“叶老弟,联军进攻开阳城的事情,慕容九鼎不在,那慕容家族的很多人也跟着溃逃去了西方,虽然还有人在负隅顽抗,但是慕容家族的人去了大半,剩下的人败落也是迟早之事。”

    到这里的时候,金赤乌看了看我,似乎有些犹豫,看来在其他上古四族方面的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

    “我的那四位老伙计,怎么呢,毕竟刚从沉睡苏醒,想要让他们下子就扭转心态,似乎没有那么容易。”金赤乌道。

    “我龙族的身份,也不行吗?”我笑道。

    “不行,叶老弟,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们。。”金赤乌道。

    我点了点头,摆手道:“金老哥,你的我都明白,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实力话,而且西方随时有可能大兵压境,他们总不会把宝全部都压在我的身上。慎重些也是值得的,他们四人现在是什么状态?有可否开出什么条件?”

    金赤乌为难的道:“他们的状态,跟我当时的差不多,想要重生,必须依仗你的道树精华,但是他们想要的,却是你的道果。”

    完,金赤乌道:“当然,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看着金赤乌为难的脸,大概的猜出了他的想法,因为其他四族的过分,但是他们想要重生的前提条件还是需要我来帮忙,假如我现在不给他们道树的精华,他们甚至连醒来都难。

    “道树精华我可以给他们,不需要他们为此而归降于我,咱们之间的关系是咱们的,你们是你们的。”我道。

    金赤乌看着我,看了半晌,叹气道:“谢了叶兄弟。”

    我的脑袋在快速的运转,并非是我大度,这是权宜之计,西方想必很快就会彻底的对东方动手,而现在的东方,完全是不堪击,想要应对接下来的场硬仗,东方的格局必须改变,所以这四族的觉醒实在是势在必行。

    他们虽然不是归降与我,但是却是有共同的敌人,这点上总是没有错的。

    “凤鸣城的事情不用,那朝歌城还有扶摇城是怎么个法?”我问道。

    “不知道,他们目前来,还是按兵不动。”金赤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