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十八罗汉

作品:《捞尸人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那冲天剑,那剑真的已经冲破了云霄,大有直接破九天而去的势头。如果不是在这生死关头,如果来的人不是上官家族最有潜力的年轻代上官无畏,估计大家都会在此时笑出声,你来拿出把剑,直接去捅天是什么意思?剑是厉害,但是方向不对头啊!

    但是此时,最紧张的人,莫过于慕容九鼎。

    这剑的非凡剑意,绝非是寻常人能懂。

    直到这剑开始下落。

    从天而降。

    这天下的武夫作战,哪怕是我刚才跟慕容九鼎作战,都是以天地灵气五行之力为基础,这个世界的武夫境界更是由此而划分,但是谁见过把只有剑意,却不含任何灵气的剑吗?

    这把剑就是,它非但没有任何的灵气,甚至在它的下落途,以它为个心,周围的天地灵气都被它给驱散了般。

    不,不是驱散!而是那至强的战意,绞碎了天地灵气!

    慕容九鼎抬头,他没有选择避其锋芒,而是现在的他也能感觉的到,这把没有灵气只有剑意的剑已经锁定了他,剑意所至不死不休,他已经是避无可避的局面!

    慕容九鼎只剩只手,那单手往上拖,道金光从他的手心而出,开始围在他的全身,形成道金色的屏障。

    这次的慕容九鼎,终于拿出了他当世决定高手的架势,竟然开始往上冲去,他边冲边道:“告诉南宫离,慕容九鼎从不惧他!”

    那剑意与慕容九鼎相撞。

    慕容九鼎周身的屏障瞬间破碎。

    但是慕容九鼎的右手,也顶住了剑尖。

    剑尖刺入了他的手掌,直接洞穿而过。

    剑尖差分毫就刺入慕容九鼎的面门,但是就这分毫,却再也难以前进半分!

    慕容九鼎此时已经巅峰,那被刺穿的手掌,竟然五指并拢,抓住了那秋水无痕,他脸上带着狞笑,手上却开始发力,只是瞬间,那秋水无痕折为两半。

    慕容九鼎直接那把断剑丢在了地上,他道:“世人都说我慕容九鼎欠南宫离个天下第?你们看到了吗?!他的剑,今日断在我手!”

    上官无畏看着慕容九鼎道:“是吗?”

    他的脸上,洋溢着笑意,是淡然的笑意。

    下刻,道紫金天雷从天而降,天雷转瞬即至,直接劈在了慕容九鼎的头顶!

    此时,天下寂静。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之看到那道天雷直接砸在了慕容九鼎的身上,在那道天雷之下,慕容九鼎整个人都在痉挛,并且快速的变的焦黑无比。

    我也看不懂,为何会有这道天雷奔腾而至,难道说是九天之上天庭的人终于选择了帮我而出手?

    “天威不可犯,触犯天威者,引天雷加身,此乃天地之道,慕容城主,南宫前辈说,他的这剑,只练成了半。”上官无畏笑道。

    这时候,金赤乌嗤笑道:“好个练成了半,那九重天上与这天元大陆,自有大道规则压制,当年的西域佛陀入天元,还是天机阁入主东方,都是那有大神通之人强行的开天门,非有大神通者绝对不可轻易触碰,南宫离的这剑,直冲九霄,其实是触碰那大道规则,他的功力不够,自然引来天雷加身,等于是借刀杀人,这招看似简单,其实除了这个当时剑仙之外,其他人断然难以做到,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若是这剑的速度不够快,早已在云层之就被天雷击碎,正是因为它的快,这才有剑先至,天雷尾随之功。能用出这招的人,可以说是个奇才。”

    我好悬口血没有喷出来,南宫离的最后剑,竟然是这样个玩法?就等于他去捅马蜂窝,最后被马蜂哲的人却是慕容九鼎?也就是此时的慕容九鼎身在天雷之,不然他要知道自己竟然这样被南宫离给阴了,那气也要气死。

    那天雷劈在慕容九鼎身上,把慕容九鼎劈的全身乌黑。

    这时候,地面上的开阳城大军开始慌乱,因为在所有人的眼,慕容九鼎被天雷劈,哪怕他是地仙级别的强者,引来大道的压制,也定然是要命陨与此。

    可是我却明显的感觉到,那慕容九鼎身上的生命气息并没有消失。

    也就是在此时,从西方,道佛光而来,那佛光洒在了慕容九鼎的身上,那佛光端是神奇无比,似乎有治愈的功效,那慕容九鼎的身子,竟然在缓缓的愈合。

    佛光先至。

    佛音后来。

    而后佛影,从西方而来。

    这是十个和尚,浑身上下金光闪闪,或满脸慈悲,或虎目圆瞪,神态各异,但是身后都有佛光显现,眼就可以看的出来,这是佛家的得道之人。

    “十罗汉!”我惊道。

    西域的佛教,看来不愿意放弃这个已经成就了地仙境界的慕容九鼎,竟然派出十罗汉来救。

    那佛音气势恢宏,十罗汉的到来,第个不满意的人就是戮仙剑,那戮仙剑发出声冷哼,对着十罗汉就冲了过去!

    这次,戮仙剑身上所散发的的气息不同往常!我根本就不知道戮仙剑的上限在哪里,它似乎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此时对着是十罗汉,他竟然是丝毫不虚!

    但是这十罗汉,并没有对戮仙剑出手的意思,在十罗汉的身后,有个闪着金光的降魔杵横飞而来,瞬间就挡在了戮仙剑的身前!

    那降魔杵之上,有着不弱于戮仙剑的气息,明显也是个强者曾经用过的绝世神兵。

    那降魔杵护在了十罗汉身前,那十罗汉抬起慕容九鼎的身体,开始往西方而去,而那戮仙剑虽然恼怒,但在这降魔杵之前,似乎也是谨慎的不敢妄动。

    直等到那十罗汉的身影缓缓的消失,那降魔杵发出道佛光,那道佛光,却不是对准了戮仙剑,而是对准了那东海之下!

    接着,整个东海海面开始开裂,这道佛光,竟然分开了东海海面。

    随着海面的分开,我再次看到了那海底的龙头棺,那是口巨大无比的龙头棺,那棺材的四角,有四根粗壮无比的铁链钉在地上,那棺材里,封印的是上古时期的魔王石之轩!

    那佛光震断了铁链,那龙头棺立马飞出,随着那降魔杵,起朝着西方而去。

    这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谁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戮仙剑也并未出手阻拦,就这么任凭着那降魔杵带走了那龙头金棺。

    现在看来,魔王石之轩出世!

    想必那冰冻之原的不死妖王也要被降魔杵带走!

    也同时就在此时,整个东方,出现四道奇特的光柱,有火之赤红,有水之深蓝,有木之葱郁,有土之厚重,四道光柱冲天而起,整个天地间的灵气,似乎都因此而变的活跃起来!

    谁能想到,就在这时候,这天元大陆的场盛世竟然开启,魔王与不死妖王出世的同时,上古五族的水族,火族,土族,木族族长也开始现世!

    大时代,真的要来了?

    这是天降的异象,那戮仙剑看着我,道:“那是准提道人,也就是阿弥陀佛的兵器,功力并不在我之下,除非诛仙四剑合为诛仙剑阵,不然未必会是他的对手,而且我早就跟你说过,既然天元之事九重天不会插手,那我们也没理由禁锢石之轩和不死妖王,不过他们两个的重生,同样换来了上古其他四族的重出,这对你来说不定是坏事,但是也不定是好事,现在的天元大陆,基本上依旧回到了原来的模样,接下来便是你自己的征程,我收你为徒,其实是私心使然,上古青龙,岂会屈居在我之下?你不必放在心上,但是你记住,这场征战,九天之上虽然不会插手,但是却关乎了九重天上局势,更关乎到地球上的修士未来之路。还有很多人,都在九天之上,等着青龙的回归。”

    说完,戮仙剑同样朝着那九天之上冲而去。

    但是我知道,他这去,自然是不会再回来了。

    就在我以为切都要烟消云散的时候,忽然记佛手,从天而降!

    “贼秃驴!好生的卑鄙无耻!”金赤乌痛骂道。

    这记佛手的从天而降,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提防,更没有力气去提防,我直接被这巴掌拍落在地,这巴掌像是把孙悟空压在五行山下的巨手样,瞬间的把我压在了地上,碾碎我的身体。

    我最后的意识,让我自己看到了那些惊呼的人们,有关切的眼神。

    接下来,我只感觉我陷入了片的虚无当。

    我进入了个空洞且黑暗的空间里,我不知道这是哪里,只感觉片的黑暗,我叫了两声,却没有人回应我,只有我自己的回声。

    难道我已经死了,这就是传说的九幽之境?

    “有人吗?我是在哪里?这是九幽地府吗?”我问道。

    “孩子,我龙族乃是上古神兽,不入轮回,不进九幽,九幽之地就是想,如何能把我们收去?”这时候,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接着,我看到在黑暗之,亮起了两盏明灯。

    “你是谁?”我问道。

    “我是你的祖先青龙。”这老人的声音说道。

    我朝着他走了过去,走的近了,我看到了个龙头,个被割下来的龙头,那两盏明灯并非是灯,而是发光的龙目。

    这个龙头,无比的巨大,那青色的鳞片,似乎都蕴含着无尽的力量。

    “您真的是青龙?”我不可思议的道。

    “你说呢?”老者笑道。

    “这是哪里?”我问道。

    “这是虚无之境。”老者道。

    我现在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整个人都是蒙圈的状态,我的祖先青龙,不是陨落在九重天之上的神魔大战里了?怎么会在这所谓的虚无之境里?

    “我已经陨落了,但是你身上流的是我的血,便能感受到我,这就是所谓的传承,你是的我血脉,血脉只要在,生命将永生不灭。”老者说道。

    我虽然是听不懂,但是我还是点头道:“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你已经死了,所以你才能看到我,你绕过我的身体往前走,你就会看到你父亲的尸体。”老者道。

    我绕了过去,在前面,我看到了个龙头棺。

    “打开这个棺材,你就能看到他了,他曾经也是我的骄傲。”他道。

    我缓缓的走了过去,不为别的,就想看下,我这个素未谋面的父亲。

    我轻轻的推开了这个龙头棺,在打开之后,却发现这龙头棺里空空如也!

    我正欲回头问,却听到了声狞笑,接着,似乎有个力量,要把我推进这棺材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