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激战3

作品:《捞尸人

    这个时候选择与慕容九鼎硬碰硬是不明智的选择,刚才在情急之下三行之力融合来抵挡那第记如来神掌的威势,我现在身体已经开始出现问题,我能感觉到整个身体之上开始出现细密的裂纹。

    但是就算知道不明智,我也不能退!

    刚才慕容九鼎身后显现大日如来,我的身后出现三清祖师,大日如来与三清祖师的碰撞难分胜负,但是这也代表着今日的碰撞,我代表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整个道家的尊严!

    死战而不退!

    这时候,我没有丝毫的保留,金火水三行灵气合,而慕容九鼎很明显也把浑身上下的修为提至巅峰之境。

    次,两次,三次!

    我们之间的碰撞每次都是碰即退,但是每次碰撞的威势,那力量的余波都是让人心颤,那整个东海的海面都变的几乎沸腾。

    他红了眼,我也是。

    力与力的碰撞,个地仙强者的金行真气,与我个神阶巅峰的三行合。

    我本来应该占上风,但是我输手境界,更输手身体出现的问题。

    ——越是简单的碰撞,在有些时候就显的越发的惨烈,下面所有看热闹的天下修士,此时个个的闭上了眼睛,他们个个的屏住呼吸,包括金赤乌还有那个出现的黑袍人,他们也都是默不作声,就那么安静的看着我。

    此时,身体的皲裂已经到达了个极致。

    我像是个骨架之上,挂着团鲜活的血肉,随时这些血肉都会离我而去。

    慕容九鼎此时披头散发,浑身的衣服也是挂在身上,而他的身体上,也是道道的血痕,这些都是被我的力量所击。

    谁都不好看,谁都不舒服,但是谁高谁下,现在明眼人眼就能看的出来。

    “现在你还想不明白吗?龙族所谓的天碑秘法,其实是针对你龙族的骗局而已,敖天策因此而死,你今日也会因此而亡,我再给你最后次机会,抛却天碑秘法,皈依佛门,我佛慈悲,非但给解决你当前的问题,更可以封你为部天龙,永生永世不死不灭。”慕容九鼎道。

    “若是地球上的佛教,我就算皈依也未尝不可,救苦救难,济世救人,出家人更是以慈悲为怀,但是这西方的佛教,早已把佛门的奥义丢在脑后,如此群卑鄙无耻之人,想要我皈依?做梦!”我吐出口血道。

    “小子,你记住,对他人的慈悲,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西方若是慈悲,早已被东方所灭,我若对你慈悲,则必然死在你手,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成败,没有对错,只有活着的人才是对的。我以为你会跟敖天策不样,没想到你龙族的人都是个德性,如此的固执,既然如此,受死吧!”慕容九鼎道。

    说完,他再次对我出手,这次,他整个人,化为道金光,这道金光,汇聚成把金色的大刀,对着我迎头劈来。

    地仙境界,灵气补给源源不绝,而我虽然三行合非常霸道,却无法与地仙强者持久战,这还是金赤乌,是金行的强者,若是碰到水族木族的地仙强者,那战斗更是可以把你磨死。

    就算如此,我此时已经感觉到道果之力的消退。

    同时,我也感觉到了慕容九鼎那强烈无比的杀意!

    今日,他成就了地仙之境,或许在他的眼里,要杀我简直就是捏死只蚂蚁那么简单,在我的身上浪费这么长的时间,他已经没有了耐心,更何况,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此时夜央,上官振华,白姑娘,端木灵秀的四家联军,已经开始出动,兵临开阳城!

    我知道的,慕容九鼎也知道,所以他这击,求的是击必杀!

    我看了眼身下之人,金赤乌虽然对我说了破而后立,可是看到我如此狼狈,他还是忍不住要出手,在这个时候,那个黑袍人先生却拉住了金赤乌,对他摇了摇头。

    我也对他们摇了摇头。

    事已至此,不死不休。

    我端坐下来。

    双手勾,幅太极图出现在我的身前。

    我再招手,有三个果实出现在这太极图之上,三个果实饱满而圆润,看起来无比的喜人。

    我看着它们,如同看自己的孩子样,我对它们道:“如果我今日不幸陨落,你们便去找最需要你们的人。”

    三个果实早已通了人性,它们不住的哀鸣,在哀鸣的同时,三个道果在旋转,最后化为三股精纯无比的真气,这三道真气在太极图上融合。

    这次,不是我控制三行真气,而是三行真气自发的融合,道果与我之间的默契,已经到了如此的境界,我是把它们当成我自己的孩子,它们又何尝不是把我当成了它们的父亲?

    这时候,龙岛的方向,有人来,她的身后,跟着三条茁壮的小龙。

    端木幽若泪流满脸,她看着我道:“不是答应过我,不要死?”

    我对她笑了笑,此时此刻,我甚至没有力气去分身说话,那三条小龙看着我,不住的惊叫,它们已经开了灵智,也是在担心我的安危。

    “金老哥,如果我今日不幸死在了这里,帮我照顾好它们,我不奢求龙族还能天下为尊,只求它们三个能够平安顺遂。”我道。

    说完,我单手撑起太极图,太极图之上的三行融合之力,此时化为了道惊天的巨龙,那巨龙昂头,以龙头对上了端木灵秀全身修为所化的大刀!

    这是个巨大的爆炸。

    金光夺目。

    等切安静,端木灵秀断了臂,而那条巨龙,则是溃散。三行道果的真气,刚才已经全部耗尽,此时它们三个已经回到了我的体内。

    但是,我体内的血几乎已经流尽。

    已经没有了可以给道树供给的能力,道树没有养分,道果也无法再战。

    这是我的最强击,也是迄今为止,我给慕容九鼎造成最严重的伤害。

    “跨入修炼之境,不过十年,却能伤了你这个龟缩近万年的老怪物,今日死不足惜了。”我笑道。

    “我直都知道,你会是个可怕的对手。”慕容九鼎道。

    他边说,边朝我走来,他这时候也是十分虚弱,可是这时候的我,连动下的力气都没有,我甚至感觉我若是动下,我整个身体都会散架。

    我只能看着他,朝我步步的走来。

    就在这时候,远方声马嘶,马嘶之声带着龙鸣之音,这个声音我无比的熟悉,我艰难的扭了下头,看到了小黑穿着黑气朝我狂奔而来。

    小黑的背上,背着个身白衣之人。

    我已经许久不见小黑,可是它看着我却还是那么亲切,我看了那把袭白衣的上官无畏道:“谢了。”

    那上官无畏看着我,轻轻笑,不得不说,上官无畏有种独特的魅力。

    “还能提剑否?”他看着我笑道。

    我摇了摇头道:“怕是拿不起来了。”

    上官无畏勒停了马头,取下背上的剑匣,道:“既然你今日是为南宫离南宫前辈而战,南宫前辈来不了,怎么能缺了这把秋水无痕呢?若是这把剑,尚能提否?”

    我依旧是摇头。

    上官无畏叹气道:“出息。”

    说完,他拍剑匣,那把秋水无痕争鸣而出,上官无畏看着那慕容九鼎道:“慕容城主,南宫离前辈在西域正杀的痛快,来不了,特意嘱托我,送你剑。”

    慕容九鼎脸色阴沉。

    但是那剑已出。

    剑出,却没有对慕容九鼎而去,而是直冲云霄。

    直到消失不见。